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原本最不被看好的人,为何逆袭接替博尔顿?

中国网观点中国 2019-09-20 11:25:51
A+ A-

陶短房旅加学者

北美当地时间9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将自己上任后第三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炒鱿鱼”时,人们曾担心,这个重要职位会像特朗普时代许多其它要职那样长期空缺或由某人“暂代”,但仅隔了8天,新人选便揭晓了。

原本最不被看好的人,为何逆袭接替博尔顿?

此前消息人士曾言之凿凿,称有“博尔顿影子”之称的原博尔顿副手库普曼将“毫无悬念”取而代之,也有媒体援引据称来自白宫“西翼”的消息,称新任国家安全顾问将从前博尔顿幕僚长、原CIA分析师弗莱茨,前副国安顾问沃德尔,副总统彭斯的国安顾问凯洛格,能源部负责核安全的副部长哈格蒂,以及国务院负责人质营救谈判的特使奥布莱恩等5人中产生。在这总共6人的候选名单中,奥布莱恩貌似是最乏知名度、和特朗普反差也最大的一位——然而最终被特朗普选中接替博尔顿的居然正是这位冷门人物。

原本最不被看好的人,为何逆袭接替博尔顿?

出生于洛杉矶的奥布莱恩是一位改宗摩门教的原天主教徒(这让他如今成为现政府中职位最高的摩门教徒)。和许多美国政客一样,他拥有大学法律学学位,并在大学毕业后首先从事律师工作。1996年,他进入位于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安理会赔偿委员会,从事法律服务工作,这个委员会负责帮助联合国秘书处审查、处理海湾战争期间伊拉克侵略科威特所掠夺财物的清退赔偿事宜,就此与联合国及美国国务院“挂钩”。2005年,他被提名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副大使,凑巧的是,当时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正是博尔顿。

2007年,美国国务院推出一项旨在帮助阿富汗“法制建设”,为喀布尔政府培训法官、检察官和辩护律师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项目,任命奥布莱恩担任联合主席;2008年他又被任命为美国文化遗产咨询委员会成员。

2011年10月,他被另一位著名摩门教徒政治家罗姆尼聘请,出任其顾问团队联合主席,随即重返律师行业,并成为包括康菲石油公司-东帝汶诉讼案、关塔那摩“9.11”事件主嫌在押犯哈利德.穆罕默德诉讼案等轰动性案件中诉讼一方的委托律师。2016年1月,他和前联邦法官拉尔森联手创办了Larson O'Brien LLP联合律师事务所并开业至今。

他和特朗普一直保持着不错的私交,2017年有消息称,特朗普打算提名奥布莱恩出任海军部长,但因军方对缺乏相关背景的他“不感冒”而作罢。2018年5月特朗普任命他为总统人质事务特使,今年5月又授予他大使衔级。

在宣布任命奥布莱恩后,特朗普称他“是太棒的人选、我们相互了解,在营救人质方面合作融洽”。

一些前美国政府官员,如曾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中东问题副助理国防部长的埃克苏姆等认为,奥布莱恩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因为他“长期在幕后工作,不招摇,善于交涉和谈判,务实低调”。有人指出,奥布莱恩曾先后和来自不同党派的小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总统,康多莉扎.赖斯和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共事,并都合作愉快,这表明他并非如博尔顿那样难以沟通、我行我素的“鹰牌”,而是一个合适的安全事务幕僚人选。

原本最不被看好的人,为何逆袭接替博尔顿?

原本最不被看好的人,为何逆袭接替博尔顿?

问题在于,特朗普何以要选择他?

如前所述,在短短8天里被频繁提及的几位博尔顿继任人选中,他是最冷门的一位,也是最“不像鹰派”的一位,和博尔顿、彭斯等公认的“鹰派”均无太多瓜葛(他和博尔顿曾共事,但前已述及,他和不同党派的许多重要人物都曾共事,并没有特别的人际背景色彩)。但在出任新职前,他实际上与特朗普已在和新职相关领域长期合作,相互间有深刻了解,彼此也比较适应。

这似乎表明,经过麦克马斯特、博尔顿两位个性鲜明人选后,特朗普在国家安全顾问这一敏感职位遴选上又回到最初“任用熟人和私人”(特朗普的第一任国家安全顾问弗林,上任不久就因“通俄门”等问题上的冒失举措丢了饭碗)的路数。

奥布莱恩阅历和经验丰富,但知名度却远不如行伍出身、老到的麦克马斯特和“想不红都难”的“铁杆鹰派”博尔顿,他以冷门姿态脱颖而出,或许表明特朗普希望改变此前在国际安全事务领域过于高调张扬却成果寥寥的“画风”,但另一种可能性也存在,即特朗普不希望他人和自己在高曝光率的国际重大事务问题上“抢镜头”,宁可选择奥布莱恩这样既有一定能力、又和自己合作愉快的“老幕后”,让后者负责任劳任怨,把出镜的机会尽可能留给自己。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