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美国执念“上头”:道路千万条 “威慑”第一条

参考消息 2019-08-12 13:13:43
A+ A-

论搞事情,美国堪称“在行”。

8月2日,美方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宣布正式退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军控协定《中导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令自身不良信用记录再添一笔。

▲资料图片:1987年12月8日,美国时任总统里根(右)和苏联时任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白宫签署《中导条约》。(美联社)

▲资料图片:1987年12月8日,美国时任总统里根(右)和苏联时任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白宫签署《中导条约》。(美联社)

虽然美方一直“贼喊捉贼”,将原因归咎于俄罗斯甚至中国,但外界普遍认为,其真实意图早已暴露无遗——自我松绑,谋求单方面军事和战略优势(make the treaty no longer binding on itself so that it can unilaterally seek military and strategic edge),而所谓“俄罗斯违约”“中国不受条约约束”都只是借口。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8月5日报道称,美国已宣布有意测试和部署此前被这项条约禁止的武器。美国国防部计划研制两种中程导弹:一是美国海军“战斧”巡航导弹的陆基版,二是由美国陆军负责研发的一种新型弹道导弹。

在夏夏看来,美国政府执意毁约背后,闪现出对威慑(deterrence)的执念和对硬实力(hard power)的痴迷。

众所周知,特朗普政府将俄罗斯和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的重新出现”(reemergence of long-term, strategic competition with China and Russia)视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威胁(the foremost threat)。美国当前对外政策重心已彻底转向“大国竞争”(great-power competition),包括国家间以军事力量为首的硬实力层面的竞争。

美国前副国务卿、布鲁金斯学会前总裁斯特罗布·塔尔博特(Strobe Talbott)近日在布鲁金斯学会网站撰文称,特朗普政府正在逐渐加大对硬实力的关注,并正在系统性地削弱针对自身硬实力的限制。包括退出《中导条约》。

但塔尔博特亦在文章中指出,美国并未从退出《中导条约》中获得战略优势;相反,放弃军控损害了美国的军事优势、外交传统以及盟友对美国领导力的信心。

▲报道截图

▲报道截图

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美国这种不负责任的言行显然是其霸权逻辑的又一表现,无疑对全球和地区战略平衡与稳定及国际军控体系产生直接消极影响。

值得警惕的是,在美国撕毁《中导条约》的次日,正在亚洲访问的美国新任防长埃斯珀就大言不惭地表示,希望短期内在亚洲部署中短程导弹,可能的话就在几个月内。外界认为,美方此番表态矛头直指中国。

对此,中方迅速作出反应。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8月6日表示,中国对美国推动在亚太地区部署中导坚决反对。中国拥有的陆基中短程导弹全部部署在本国境内,完全出于防御目的,不威胁任何国家,特别是不会打到美国本土。而美国军事上偏重前沿部署,明显具有进攻性。如果美国执意在亚太地区部署,就是在中国“家门口”挑衅,中国绝不会坐视自身利益受损,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

▲7月24日,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应约会见来华的美国助理国务卿福特。(外交部网站)

▲7月24日,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应约会见来华的美国助理国务卿福特。(外交部网站)

虽然美国抛出了在亚洲部署中导的想法,但其亚太盟友并无意被莫名绑上“战车”。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8月6日报道称,埃斯珀的提议在该地区盟友中充其量只得到了谨慎的回应。澳大利亚政府表示,没有在澳大利亚领土上部署中程导弹的可能性。韩国国防部发言人8月5日也表示,目前没有和美方讨论此事。日本国内舆论也普遍对在日部署中导的“选项”表示强烈反对。

那么,美国此举是否真的有助于增强自身威慑力?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急于摆脱军控协议之举,可能对其威慑力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counterproductive effect)

条约对签约方硬实力的限制是相互的。虽然美国宣称《中导条约》钳制了自身在新战略竞争时代的威慑需求,退出协定是因为其削弱了“美国对竞争对手的威慑力”,但上述条约也阻止了俄罗斯通过拥有中程导弹获得优势。因此,专家指出,对美国而言,退出这项协议的弊远大于利。

据路透社网站8月5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5日下令加强监视美国研发中程导弹的情况,并放话称无论美国制造出什么样的导弹,俄罗斯都能研发出足以匹敌的武器。他说:“如果我们得到可靠消息,发现美国已经完成相关系统的研发工作并开始投产,俄罗斯将不得不投入类似导弹的全面研发。

"If Russia obtains reliable information that the United States has finished developing these systems and started to produce them, Russia will have no option other than to engage in a full-scale effort to develop similar missiles."

▲8月5日,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中)与俄联邦安全会议多位常务委员开会。

▲8月5日,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中)与俄联邦安全会议多位常务委员开会。

可惜,在追求绝对安全(absolute security)与绝对优势“硬实力”的道路上,美国人显得有些执迷不悟:

夏夏注意到,在《中导条约》终止之前,美国政府开始对1996年签署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打起了主意。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小罗伯特·阿什利5月29日称,俄罗斯“可能”违反了暂停核试验的规定,进行了低当量战术核武器试验。国防情报局之后发布了一份声明,称俄罗斯实际上违反了CTBT。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和其他监督机构并未发现俄罗斯进行核试验,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均拒绝提供支持阿什利言论的细节。尽管阿什利的言论缺乏证据,但反对军控的人开始公开质疑美国对于CTBT的义务。今年3月,数名共和党参议员要求特朗普考虑退出CTBT。

失信失德,难逃失势。若全球军备竞赛(global arms race)“潘多拉魔盒”(Pandora Box)被打开,美方恐被拖入这场由于自身执念制造的困局……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