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中国又不是第一次“崛起” 谈何“修昔底德陷阱”?

观察者网 2019-08-01 09:49:08
A+ A-

编者按:近期,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举办的“台港澳纵论”系列学术沙龙中,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著名国际法专家熊玠教授对当前的中美关系、中美大国竞争和美国一些学者所宣扬的中美将掉入“修昔底德陷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熊玠教授曾先后担任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兼该校政治研究所主任,美国当代美亚研究中心主任,美国政治学会、国际问题研究协会、亚洲问题研究协会、国际法协会、中国问题研究协会会员,一直以来是中美关系的资深研究者和参与者,和美台上层关系颇深,与美国前总统卡特、里根有一定交往。

以下是熊玠教授讲话内容节选:

关于中美关系,我认为应该有一个比较长的时间的视野,不能只谈眼前,或者只看1979年以后的中美关系。我们对于中美关系的认识应该推到美国首先对亚洲有兴趣的那个时间点。

美国开始对中国有兴趣可以上溯到1892年的美西战争,因为西班牙被打败了,所以将它在亚洲的殖民地——菲律宾让给了美国,美国把菲律宾拿来之后就开始了对亚洲的注意,免不了就对中国投来了目光。

当时的美国国会把中国形容“unlimitable market"——“不可限制的市场”,这是对中国感兴趣的第一个理由。第二个理由是教会,美国的教会看到有四万万的中国人可以被传教。商业、宗教这两方面利益,促使了美国开始对中国进行经营。

但是很快,美国发觉英国和日本等国家已经捷足先登,在中国建立了势力范围,甚至在上海这样的城市有租界。于是美国开始利用政治手段,倡导“门户开放”政策,本质的意思是要求中国对所有国家要开放,大家平等,对你开放也要对我开放——这是美国人玩政治的手法。最后斗争的结果是各国在1922年华盛顿会议签订了《九国公约》,这九个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日本和中国,《九国公约》规定要“保全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而美国就利用这个条约把门户开放国际化、法律化。

华盛顿会议《九国公约》签订现场

华盛顿会议《九国公约》签订现场

为什么我们看中美关系要讲这个,这个对中国很重要,因为如果没有这条约,中国很有可能已经被列强瓜分,那个时候我们有强烈的证据,英国阴谋伙同日本、俄国、意大利将中国瓜分,因为他们的势力范围已经定了,他们想要把自己的势力范围合法化。美国的这个条约把瓜分中国变得不可能,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救了中国。所以我们今天骂“美帝”、“美帝”的时候,我还是要讲,“美帝”对于中国是有过贡献的,这个话,尤其是分析中美关系一定要先讲。

讲了这段历史之后我们就可以接着说,我们中国对你们美国人也有恩,这是我们对美国讲话的方式。很多时候有的人没有听懂,上一次我有一个朋友的儿子,是一个美国人,我讲完话之后他对我说,觉得我说话很有技巧——先说美国对中国有贡献,再说中国对美国也有贡献,这样你批评美国就站稳了脚跟。

那么,中国对美国有什么贡献呢,日本人炸珍珠港之后,美国跟中国和共同的敌人——日本作战,这是美国人自己承认的。中国在中国境内拖住了几十万日本大军,如果没有中国,这些日本军队就会被用在美国身上,所以中国对美国有恩,再加上尼克松时代,打中国牌对付苏联,这样就孤立了苏联,最后把苏联拖垮,所以中国对美国也有恩。

今天,特朗普总统批评中国,把中国当做苏联之后的第二个敌人,这是没有道理的,用我们前面说的作为依据,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谈到中美贸易问题,我认为我们眼光不要看得那么窄,这绝对不是只是一个贸易的问题,从特朗普的眼光来看,中国是苏联在二战之后的另外一个敌人,一定要把中国打垮,要不然中国会威胁到美国的安全。为什么,他有理论的基础,我教国际法之外还教国际政治,美国的学术界一直以来有一个理论:任何崛起的国家一定不是侵略别人就会是威胁别人,在历史上一共有五个例子,我加一个例子就一共有六个例子:

第一,十七世纪、1648年韦斯特伐利亚体系建立之后才有了国际社会,从17世纪以后,第一个崛起的是英国,英国工业革命之后建立了日不落的大帝国;第二个是拿破仑的法国,给欧洲带来二十年的战争;第三个是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崛起后就侵略了中国的附属国朝鲜,20世纪日本不单是在中国侵略还跑去侵略了东南亚地区;第四个例子是德意志民族统一之后给人类带来两次惨绝人寰的世界大战;第五个例子是斯大林在二战期间扩充苏联,在二战以后给世界带来四十多年的冷战;我再加一个,二战后的美国独霸,造成朝鲜、越南、阿富汗等地的战火,以后又打进了伊拉克,最后还有利比亚,这都是美国独霸的例子。

历史上雅典的崛起给斯巴达带来了恐惧

历史上雅典的崛起给斯巴达带来了恐惧

但是,有了这些例子后,美国学术界得出的结论有问题,这个结论是“修昔底德陷阱”——古希腊斯巴达是霸主,和今天的美国一样,后来,雅典起来了,雅典起来得快,给斯巴达带来了恐惧,引发了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的战争,而写这个战争的著名历史学家叫修昔底德,所以大家就把这个现象用“修昔底德陷阱”来形容。现在很多人认为美国是当年的斯巴达,中国是当年的雅典,他们就散布这样的思想,认为美中是不是也会爆发像当年那样的战争。

我在自己的一本英文书——The South China Disputes and US-China Contest,International Law and Geopolitics里给出了我的观点,我驳斥这个理论,我说你上面的四个例子也好,五个例子也好,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些国家都是第一次崛起,中国不是。

中国官方自十八大之后不再用“崛起”这两个字——和平崛起大家都觉得了不起,但是问题是,历史上凡是崛起国家没有是和平崛起的,所以我们不能说自己是崛起,我们得说我们是复兴。十八大之后官方更多用了“复兴”这个词。

中国不是第一次崛起,而是第二次复兴,何以见得?我们中国自己没有数据,我用了英国人的数据,再参考了荷兰的数据,甚至日本的数据,都证实了英国人的数据是可靠的。英国人的数据来自Angus Maddison,他是英国的一个经济历史学家。从他的数据我们知道,中国从公元713,就是唐朝开元盛世唐玄宗时期开始一直到1820年,这一千多年来,国内生产总值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比欧洲所有国家加起来都大。很可惜,国际社会上没有这个先例——一个国家一千多年是第一,被打下去了150年再起来,它的表现会是什么,我们没有这个先例。所以我们就不知道中国第二次复兴会有什么表现。

可是我们有三点指标可以让我们推想未来的结果:

第一,中国第一次崛起有没有侵略别人。我们之前讲的六个例子不一样,中国第一次起来的时候并没有侵略别人,也许你认为中国人自己的历史侵略别人可能不会讲,可是中国是被十几个邻国包围的国家,如果中国侵略过他们,中国的历史没有记载,他们的历史也一定会有记载,而他们的历史没有记载。

曾经有一个美籍韩裔的教授他研究中国从明朝开始到19世纪,500年的对外交往历史,这期间中国只参加了两次国际战争,其中一次还是日本人发起的——日本人打朝鲜,中国帮助朝鲜,另外一次是中国对越南,因为那个时候越南是中国的藩属。而我们想想欧洲在这500年打了多少战争。所以说中国的第一次强盛期就没有侵略别人。

明朝曾经为了帮助属国朝鲜抵御日本侵略而与日本爆发过战争

明朝曾经为了帮助属国朝鲜抵御日本侵略而与日本爆发过战争

第二,在这一百多年的低谷期,中国学到了什么?我为什么会提出这个问题,因为我曾经在研究联合国宪章的制定:草案是美国国务院提出的,后来送给英国人看,苏联不感兴趣,法国是流亡政府没有参与,最后送给中国政府看,中国政府看到草案里面宪法第二条第三款讲,所有联合国的会员国在他们国际争端的时候要和平解决,为什么——so that,peace and stability,and justice,will not be endangered——和平与稳定,逗号,与正义,逗号,不会被威胁。当时我看到这段我就在想,为什么要peace and security之后加一个逗号,and justice后面再加一个逗号,为什么不是peace,justice,stability,and justice will not be endangered。少掉一个and和一个逗号。

我就开始研究,因为在国际法中,一个逗号都不会有错,而为什么这里多了一个逗号,还多了一个and,结果研究出来,是中国政府看了这个报告之后想,国际争端要和平解决没错,可是和平解决有时候是大国对小国的一种命令——我告诉你怎么解决,你去解决吧——这不合乎正义。所以变成and justice是中国人加进去的,逗号,and justice,在英文中等于括弧,是当时的顾维钧大使加进去的。

著名外交家顾维钧

著名外交家顾维钧

这是我的发现。所以中国一百多年被人欺负的历史教会我们,社会正义非常重要,中国一百多年被人欺负让我们知道了一定要帮助弱小,所以当我们稍有起色后就拼命帮助非洲落后的国家。这是美国政府绝对不可能做到的。此外从我们最早孟子说,文王“以大事小”。我对很多文化研究的结果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文化教你以大事小,只有中国。今天中国起来了,依然遵循这样的传统。

最后,我想从国际法的视角谈一谈中美贸易战。贸易战中,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国际法的重要性。

增加关税这个事情在以前小布什总统时期做过,但是失败了。小布什2002年三月宣布美国对进口的钢铁加17%-33%的税,这个比特朗普对中国加的25%的税还要高。出口美国钢铁的的国家是欧洲和日本,结果欧洲与日本联合起来到世贸组织告美国——世贸组织最基本的几大规则之一就是税率都是两个国家之间签订的,另外一个原则是普及,你们虽然只是你们两个国家定了其他国家也可以享受到了,可是一旦税率被世贸组织登记以后,你就不能用这样那样的理由更改——所以那时欧洲和日本联合起来把美国告到了世贸组织,世贸组织成立了一个专家小组,最后研究出两点:

第一,美国违背了世贸组织不可以单方面更改关税的规定;

第二,授权欧洲和日本对美国可以施加惩罚式关税,一直到(欧洲和日本)拿回损失的46亿美元为止。

中国又不是第一次“崛起” 谈何“修昔底德陷阱”?

这是2003年9月公布的,不到三个月,2003年的12月初,小布什就收回成命,不加税了。为什么中国不效仿欧洲和日本的先例呢,如果你要去告,有现成的判例,最后一定会有同样的决定,美国单方面加税是违背WTO规章的,这个比告小布什那一次还要加一条,因为世贸组织有一条规则是,你不能歧视,你对中国加税,为什么没有对其他国家加税啊。因此,美国既违背了你不可以单方面加税这个规定,也违背了不可以歧视任何成员国的规定。

但是,这一次中国反而是以被告的身份去应诉,因为美国将中国告到了世贸组织,说中国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面对这样的情况,我认为中国也应该善用国际法,充分利用世贸组织的规则维护自己在全球贸易上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