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中美贸易战下一幕如何上演

美中两国之间日益升级的贸易战如今已经进入了危险区。当然,人类终将恢复理性(鉴于国际贸易战的过往历史,这一观点至少在某些群体中还是颇为普遍的)。虽然两国有可能在日本大阪G20峰会6月底召开之前(或峰会召开过程中)达成一份协议,不过这样一份协议恐怕会是非常表面化的,几乎不太可能为当今世界两大强国之间业已存在的深刻冲突提供一个根本的解决方案。

美专家:中美贸易战的下一幕将如何上演?

美国耶鲁大学教授、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斯蒂芬·罗奇2019年5月20日在“东亚论坛”网站刊发评论文章:《美中贸易战的下一幕将如何上演》

我之所以认为这份可能达成的协议难免流于表面化,原因在于其内容很可能只会聚焦于美中双边贸易问题,而这个问题在两国冲突的大图景中并非处于核心位置。然而贸易问题还是在两国交锋中引发了最多关注,特朗普认为正是两国之间贸易的不平衡导致了美国工作岗位的流失和美国民众收入增长的停滞。

美国2018年对华贸易逆差的确高达4190亿美元,占到了美国全部贸易逆差8790亿美元的48%。然而特朗普(以及不分党派的大多数美国政客)都不愿提起的是,在2018年,美国与102个贸易对象国之间都存在逆差。这一状况其实反映了美国国内储蓄的严重不足,而且这一状况在未来几年还将继续恶化下去,这正是由美国总统和国会2017年末鲁莽的减税措施所造成的。

因此,可以说美国致力于在一份双边协议中解决自己的多边贸易问题,这样一份协议的达成将凸显美方上述意图的荒谬性,它无助于解决知识产权窃取、强制性技术转让、网络攻击、中国国企享有有利的产业政策等诸多所谓的“结构性问题”。在对两国的结构性冲突进行描述时,我们很有必要凸显“所谓的”这个修饰语。事实上,美国的许多指控都建立在连美国法庭都不会采信的不可靠的证据之上。

美方给出的错误论述也让人们意识到了一个更深层的问题:长期以来作为美国和中国经济黏合剂的战略接触(strategic engagement)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猜疑是两国关系发生问题的根源,而且这种猜疑在美中双方都是存在的。美国两党如今认为一切都是中国的错。按照特朗普政府去年6月发表的白皮书的说法,中国对美国未来的繁荣构成了切实威胁。而中方认为美国的遏制战略对自己构成了威胁,这进一步强化了中方对美国的戒备心理。从亚太再平衡到TPP再到特朗普的关税大棒,这些举动令中国人很担心美国会把枪口对准自己以经济发展和民族复兴为内容的建国百年目标。

两国对对方的指责其实是长期以来互信缺失的产物(虽然美中之间是互相深度依赖的)。两国都依赖对方以实现自己的经济增长——作为一个出口型经济体,中国长期以来对此有很清晰的认识,然而华盛顿的那些政治家却似乎对这一点不以为然。其实,美国非常依赖来自中国的廉价消费品、依赖中国购买美债的资金、依赖中国这个美国第三大而且增长最为迅速的出口市场。

无论是人际关系还是国际关系,太过互相依赖的问题在于,这种关系是一种深受互动对象影响的、易变的关系,而且这种关系最终难免落入机能失调的命运。当一方改变互动的模式时,另一方就会感受到威胁,冲突便由此而起。其实,两国经济一直处于动态变化之中,而中国经济的转变尤为深刻——中国经济正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从依赖出口转向依赖消费,从技术引进转向自主创新。相比之下,美国却在固守“美式发展模式更加优越”的傲慢心理。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在与那个“旧中国”打交道时显然是更加舒适的,而面对如今的“新中国”,美国则感到备受威胁。美中两国的互相依赖关系已经进入了冲突期,美国对自身受到威胁的过激反应就是信号。

那么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呢?两国将陷入冲突的困境,而且很难脱身。虽然两国有可能在双边贸易不平衡等问题上达成一份表面化的协议,然而在科技发展等问题上,两国之间的结构性冲突长期来看将难以化解。经济冷战具体是什么样的呢?两国将长期陷入互相谴责的困境,两国将互相加征关税并采取其他制裁措施,各自的经济活力在这一过程中也将遭到削弱。

对于美中两国来说,终极解决方案的来源是唯一的,那就是两国内部的力量。对于中国来说,它应该成功完成国内改革,实现长期以来的经济再平衡目标;对于美国来说,它应该重建国内储蓄,通过投资基础设施、提高工业生产能力、增加人力资本等手段来恢复自己的国际竞争力。对于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来说,我提出的这些要求算得上过分吗?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