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华为告美国政府 胜算几何?

今天上午,华为正式决定起诉美国政府。

华为针对的是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第889条条款。该条款明令禁止任何获得政府贷款或拨款的执行机构、政府承包商或公司华为和中兴购买设备和服务,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与华为的客户签署合同或向其提供资助和贷款。

华为告美国政府 胜算几何?

华为的诉求是:法院判定《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中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违反宪法,同时颁发永久性禁令,禁止实施该限制措施。

美国宪法规定,国会不能制定褫夺公权的法案,则不得由立法分支以立法的形式,给一个公民或者一部分公民定罪及处以惩罚。因此,华为认为,美国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有关条款是未经过审讯就针对某个特定机构施行惩罚,是违反美国宪法的行为。


能否胜诉


支振锋(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如果讲胜诉的可能性,目前的材料尚不足以支持我们提出判断。因为中间有太多东西我们还不清楚,这里面涉及非常多的信息和技术细节,比如网络安全的评估,而且,不仅有技术,还有政治。

从新闻来讲,华为的起诉有几点可以讲。

第一,美国和我们国家不一样,根据美国的宪法实践,司法机关可以对立法机关法律的合宪性进行审查,如果经过审查发现某一部法律或者某一项条款违反了宪法,司法机关可以宣布其因为违宪而无效。因此,华为的起诉从美国宪法来讲是有依据的。

第二,华为起诉的是《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第889条,889条是禁止美国所有政府机关购买华为设备和服务,这就构成歧视。美国政府如果没有充分理由做出这样的限制性举动,对华为这样一个市场主体来讲,是不公平的。因此,华为做这样一个起诉是站得住脚的。

华为告美国政府 胜算几何?

华为讲得很清楚,这一条款对华为不公平,对美国消费者也是不公平的。因为华为技术的先进性和产品的高质量,华为设备能够为美国市场提供很好的服务。889条同样限制了美国消费者的选择权。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利益最大受损方的华为可以提起诉讼,对这一条款提出进行合宪性的审查,从法律上讲是没有问题的。如果美国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华为产品安全性存在问题的证据,他的败诉是情理之中的。


美国政府可能的应对


支振锋(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美国政府有可能以两个理由做抗辩。

一是政治问题。美国历史有实践,对于政治敏感性比较高的问题,司法部门进行司法审查的意愿不是特别高。当然,如果美国以政治性问题进行抗辩的话,对美国政府形象是不利的,相当于自相矛盾。

二是美国政府有可能会以涉及国家安全、国家机密的理由来做抗辩。如果做这种抗辩的话,华为胜诉的难度就更大了,但道义上对华为是有利的。你说基于国家安全,别人是无从判断真假的。

说到底,国家安全问题和国家机密问题,也可以归纳到政治问题上去。只不过,前一种政治问题是美国司法实践中的一个术语,后一个政治问题则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界定。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美国政府公开所谓的证据,那将会把案子拖得很长,有可能成为一个司法马拉松。这里面将涉及技术细节,而我们知道对先进科技做判断是很难的,需要求助于其他技术部门,以后的进展就不好判断了。

但是不管怎么讲,华为提起这个诉讼,有美国法律的依据,也有道义上的正当性,这个起诉对华为既是一个不得不的选择,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宋国友(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

这次华为起诉美国政府,背后显然是有高人指点。但必须得说,这样做的难度不小。

违宪这种官司,往往是比较抽象的,这个过程会涉及到释法。以前肯定有过一些受美国刁难的公司打过类似官司,我一时想不起来具体案例,但大体印象是大获全胜的不多。

在华为案件中,法院肯定会参照以前的案例,以往成功案例不多的话,显然对华为是不利的。

(叨姐注: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卡巴斯基曾提出类似的诉讼。美国国土安全部在2017年9月下令联邦机构从政府系统中删除这家公司的产品,国会其后将禁令写入了预算法案。卡巴斯基就这项禁令提出诉讼。初审与上诉法庭均驳回诉讼,法官称,禁用该公司的产品,是出于保护政府计算器不受俄罗斯入侵,是预防性而非惩罚性的措施。)

华为告美国政府 胜算几何?

但无论如何,华为这样做是值得肯定的,也是合理的。

虽然有难度,但不一定就是失败。之前也有过三一重工起诉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例子。起诉内容是奥巴马以国家安全为由叫停了三一关联公司在美国俄勒冈州的风电项目。那个诉状,也是告奥巴马违宪,结果就告成功了。


美国的瑕疵

奥卡姆剃刀(通信网络产业观察者)

美国政府抵制华为的历史由来已久,早在奥巴马期间就禁止华为承接美国的电信工程,华为与美国本土企业的合作计划和收购美国本土公司的计划,都遭到了国会议员的警告和阻挠,所用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的安全隐患。

在刚刚举行的巴塞罗那通信展上,美国派出了整整的一个代表团,向全球各个国家游说,要求他们与美国一道联合抵制华为。

华为告美国政府 胜算几何?

在本国抵制也就算了,毕竟那是你国家的主权,但威逼利诱全世界都来抵制打压,这就是蛮横的霸权。

一般情况下,企业都是不愿意跟政府叫板的,但美国政府的全球围剿战略就是要你死,只有奋力反抗才有希望。


李海东(外交学院教授)

华为这么做是很正确的。

美国政府针对华为和中兴那么长时间,其目的不仅仅是打压华为,而是把它当做对华强硬政策的关键性环节。

然而,这显然不符合美国民众的利益诉求。在当下的美国,政府界定的切身利益和美国民众的利益是不同的,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所作所为,已经伤害到了美国老百姓的利益。

起诉美国政府对于华为来说,当然是件有风险的事情。但美国政府打压华为的做法,已经非常政治化了,也不顾及所谓的法律了。华为在美国本身就已经被视作一种风险,美国的各个部门、机构,甚至美国也鼓动其他国家禁止使用华为设备。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华为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据理力争。

即使从宣传角度而言,这个起诉也能让民众知道美国政府运作不是毫无瑕疵的。

所以,华为如果将在美国的诉讼尽全力打下去,就会对美国界定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的总体战略规划造成影响,这既是为了华为自己,也是为了中国,同时也是为了美国政府与民众,帮助他们在外力推动下扭转错误的政策。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孟晚舟起诉加拿大政府,这两件事情接连发生,显示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华为是在利用美国、加拿大标榜的司法独立,在美国和加拿大社会内部借力打力。


宋国友(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

这次华为起诉美国政府,律师团队应该会很给力,其中应该有一些对美国宪法有着深厚造诣的顶级律师。这本身就会给美国法院带来一种压力,即便它们最后要做出倾向于美国政府的判决,也要考虑这个案件背后的影响。

对华为而言,打官司比不打好。

在程序上,不打,就等于是束手等着美国那边操作。打了,赢了更好,即便输了也没更多损失。这个过程还能变相给华为的全球品牌做个广告。


示范作用


李海东(外交学院教授)

美国现在的精英群体、战略界,有一种非常危险的倾向,那就是美国国内目前政治、族裔、价值与文化认同、族裔等诸方面处于深刻的高度分裂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塑造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外部敌人,来将内部的危机化解掉。一旦有一个外部强大的敌人出现,美国国内的各种矛盾就会有出现化干戈为玉帛的过程。

所以这段时间美国对中国不断敲打,华为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

但美国真正的问题是,它不想着把自己的内部解决好,而是试图推给其他方面,所以华为也需要用法律手段去破解这个怪圈。

最关键的是,在美国大选年里,华为的起诉在推动过程中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阻力,估计不少政客会利用国民情绪,继续将矛头指向中国、指向华为,这也是一个风险。

可以通过华为事件教育美国民众,不能任由美国政府甩锅。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