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这款错过受阅的核导弹,本该是空中梯队最大的惊喜

扬基帧察站 2019-10-08 07:24:45
A+ A-

如您所见,上期的那篇全览内容,确实有不少错漏之处;很多读者给本公号留言指正了,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例如写到火箭军第一方队——东风-17方队的领队首长张建强少将的时候,其职务应为火箭军某基地副司令员;结果我在反复粘贴领队首长们的职务内容时,偏生两次发稿时都在这里漏了“某基地”三个字儿,着实是低级失误,再次致歉。

超级网红,人见人爱~

超级网红,人见人爱~

这两天,东风-17确实风头正劲,甚至压过了同样首次受阅的,真正的大国基石东风-41。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东风-17是“裸弹受阅”,能够向大家清晰地展示其高超弹头;实际上,空军本来也能在此次大庆中以“裸弹”形式,展示另一种外形从未公开,外界对其命名、用途的猜测更是千奇百怪的新型导弹;但由于种种原因,这型战略意义重大的导弹此次并未随机展示。

差不多就在当年这想象图出来前后,洋人就急不可耐地为之命名为CH-AS-X-13了

差不多就在当年这想象图出来前后,洋人就急不可耐地为之命名为CH-AS-X-13了

这型导弹的载机,就是本次受阅空中梯队轰炸机编队的“领头雁”——轰-6N远程战略轰炸机。作为轰-6K的发展型号,轰-6N外观上的两大主要改进之处:空中加油管和机腹半埋式挂点,都是服务于“战略核打击”这一终极目标的。而这一目标,之前已经远离轰-6家族很久很久了。

核力量对共和国有多重要,看看游行彩车上于敏院士照片的位置(左二)就知道

核力量对共和国有多重要,看看游行彩车上于敏院士照片的位置(左二)就知道

作为我军第一种实际具备空中加油能力的轰炸机,轰-6N在机鼻上方风挡前下方加装了固定式空中受油管,这一设计与图-95MS类似。为了不影响飞机内部布置,其附加油路是沿着机头右侧外部进入机身二段内部的1号油箱的,虽然看着有些简陋,但同样达到了设计要求。

可见加油管在机头右侧外部绕行

可见加油管在机头右侧外部绕行

图-16飞机结构图,红框内为其1号油箱位置

图-16飞机结构图,红框内为其1号油箱位置

除了通过空中加油延伸航程之外,该机还取消了机腹弹舱,这部分空间理论上也可以用于增设油箱,提升航程。轰-6K保留机腹弹舱,除了每年例行的黄河炸冰凌任务,以及参加国际军事竞赛、对外联演时用得上之外,主要用于投掷大尺寸特种弹药。而取消了弹舱的轰-6N,投掷的“特种弹药”那也是大不一样。

在肚子上挂弹,图-16之前倒也做过,但轰-6N的“特殊弹药”,其体积与重量都可能是图-16家族有史以来挂过最大的一个

在肚子上挂弹,图-16之前倒也做过,但轰-6N的“特殊弹药”,其体积与重量都可能是图-16家族有史以来挂过最大的一个

之前曾经说过,轰-6N和配套导弹的研制,要追溯到党的十八大之后,军委和空军各级首长提出的发展空基核力量、构建“三位一体”核威慑体系这一重大战略课题。作为这项课题的第一步工作,最重要的是以短平快的方式,获得一款具备对强敌领土最基本的核威慑能力,并为空基核力量的重塑积累人才经验,完善相关条令条例、训练大纲和法律法规的空中核打击系统

梦想总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梦想总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我国的地缘环境决定了,要想对强敌本土实施核打击,即使是空中平台也必须把弹道导弹作为核弹头载具才行。而即使把配套的核弹头等等都尽可能小型化,为了满足必要的射程指标,空射弹道导弹的体积也不可能小到能塞进轰-6的弹舱里,因此将原弹舱位置改为半埋式挂架,以挂载大型导弹,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轰-6N于2016年年底首飞,并在之后几次测试中验证了“机弹匹配”的合理性,随后就交付空军为之新组建的航空兵某旅试用,确实实现了“短平快”

轰-6N于2016年年底首飞,并在之后几次测试中验证了“机弹匹配”的合理性,随后就交付空军为之新组建的航空兵某旅试用,确实实现了“短平快”

然而半埋式设计虽然使得轰-6N能够较为方便地挂载使用新型导弹,但这也使得机腹挂弹时,轰-6N的飞行品质将产生很大变化(这在空中加油对接时影响更加明显);同时也使其尾后流场更加复杂,而这对空中梯队这种前后接续紧密的大编队飞行明显是不利的。

不过由于在实际执行任务中,轰-6N并不会以这样的形式密集编队使用,因此这一点的实际影响并不大

不过由于在实际执行任务中,轰-6N并不会以这样的形式密集编队使用,因此这一点的实际影响并不大

所以尽管在“1910任务”的筹备阶段,确实有轰-6N挂载新型空射核导弹受阅的计划,任务专用弹也已经交付,可谓万事俱备;但正是由于上述技术原因等等因素的考量,轰-6N在历次合练、以及最终的实际受阅中,均与轰-6K挂载着相同的长剑-20空射巡航导弹和鹰击-63空地导弹,显得颇为“平平无奇”。

其实在9月22日进行的天安门地区最后一次全流程全要素彩排结束之后,轰-6N不挂载该型导弹受阅已成定局

其实在9月22日进行的天安门地区最后一次全流程全要素彩排结束之后,轰-6N不挂载该型导弹受阅已成定局

由于新型空射核导弹的缺位,这使得时至今日,轰-6N仍被误认为反舰弹道导弹发射平台——这一只能称得上“战役战术级”的定位。实际上轰-6平台确实已经进行过空射反舰弹道导弹的发射测试,但这型导弹从尺寸、射程,到名称、定位,都与轰-6N使用的空射核导弹有着巨大的差别。

毕竟现在俄罗斯都没事儿拿着“匕首”晃了,咱们没个大刀片子护身,那也不合适

毕竟现在俄罗斯都没事儿拿着“匕首”晃了,咱们没个大刀片子护身,那也不合适

说回轰-6N这次不完整的亮相,本来在此次“1910任务”中,人民空军的戏份已经可以称得上举足轻重:中部战区司令员乙晓光担任整场大阅的总指挥,空军司令员丁来杭在领队机空警-2000上指挥着整个空中梯队,

两位空军上将担当如此重要的角色,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还是首次。

虽然早已不是首次亮相,但它们的每次亮相都代表着“三剑客”的战斗力在不断完善升级

虽然早已不是首次亮相,但它们的每次亮相都代表着“三剑客”的战斗力在不断完善升级

然而对于人民共和国武装力量来说,面对当前的复杂局势,先进常规力量与先进核力量两手都不可偏废,此次受阅的多达48枚洲际核导弹就是证明。而在火箭军和海军都“及时”展示了自身的战略核打击能力的时候,最早公开喊出战略军种口号的空军,却没能让空基核力量“初试啼声”,确实是一大遗憾。

巨浪-2潜射弹道导弹的光荣受阅,对于现场观礼的我国第一代核潜艇总师、“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黄旭华院士来说,也是非常值得欣慰的事情

巨浪-2潜射弹道导弹的光荣受阅,对于现场观礼的我国第一代核潜艇总师、“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黄旭华院士来说,也是非常值得欣慰的事情

在核威慑的种种套路中,通过受阅等重大场合对核力量的适度公开,也是构成威慑的一种方式。虽然轰-6N与新型空射核导弹的组合并不完美,远非人民空军建设空基核威慑力量的终极目标,但我们还是希望这一组合的完整雄姿,也能在不太远的未来亮相——让潜在对手“眼见为实”,真正意识到共和国建设“三位一体”战略核力量的决心,这也很重要。

有些人啊,他们听不懂善意,总该看得懂这个

有些人啊,他们听不懂善意,总该看得懂这个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