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模拟中俄空军四十年的东瀛精锐,隐身机时代反而要改变传统?

扬基帧察站 2019-09-27 15:22:39
A+ A-

众所周知,日本的各类军事设施开放活动可谓十分丰富。本月14、15两日在东京横田基地举行的“日米友好祭”刚刚结束,紧随其后,位于日本海沿岸石川县的小松基地又在16日举办了令和元年小松航空祭。

在这次活动中,空自从不同基地调动了几乎所有主力机型,来此进行地面展示或飞行表演,同时展出的还有来自海自、陆自的直升机和坦克等装备,更有从三泽基地飞来的美军F-16C前来捧场。只可惜由于年初坠机事故的原因,刚刚复飞时间不长的F-35A就无缘与公众见面了。

也是要赶个改元的彩头~

也是要赶个改元的彩头~

在这些或空中表演、或地面展示的飞机当中,有几架与空自其他同型机涂装迥异的F-15DJ,它们均由经验丰富的资深飞行员驾驶,属于驻小松基地的航空战术教导团飞行教导群。飞行教导群是航空自卫队的专业“假想敌”部队,经常派出战机赴空自各战斗机部队所属基地进行空战对抗训练。目前飞行教导群所能够确认的所属战机共有9架,均为有JHMCS头盔瞄准设备和具备AAM-5格斗弹发射能力的双座型F-15DJ MSIP机。

小松航空祭上的92-8096号机,是今年夏天最新一架调入飞行教导群的F-15DJ

小松航空祭上的92-8096号机,是今年夏天最新一架调入飞行教导群的F-15DJ

飞行教导群的部队徽标是一只吐着信子的眼镜蛇,意为“拥有高智慧、像蛇毒一样一击必杀、对背后敌机的万全警戒”,比较特殊的是,这个标记在左右垂尾的内外两侧均有喷涂,这有别于现有其他F-15飞行队仅将部队标记涂在垂尾外侧的做法——当初他们还曾偷摸地在内侧涂了个红星,结果引来媒体口诛笔伐之后就再也不敢了。

飞行教导群的部队徽记是吐着信子的眼镜蛇

飞行教导群的部队徽记是吐着信子的眼镜蛇

模拟中俄空军四十年的东瀛精锐,隐身机时代反而要改变传统?

飞行教导群(上)与第305飞行队(下)的F-15DJ战机,可以明显看出垂尾部队徽记涂装方式的区别

飞行教导群(上)与第305飞行队(下)的F-15DJ战机,可以明显看出垂尾部队徽记涂装方式的区别

不让涂归不让涂,体现“红军”属性的办法总有的是。所以在飞机涂装之外的部分,该部队飞行服上与设施上又常用“红星骷髅”的徽章和红星标记,以显示其针对“东方系”国家的专业假想敌部队的身份。

模拟中俄空军四十年的东瀛精锐,隐身机时代反而要改变传统?

“假想敌”要素齐全

“假想敌”要素齐全

1981年,为应对冷战局势,飞行教导群的前身——直属于航空总队的飞行教导队(两年后驻地转移至宫崎县的新田原基地)在筑城基地成立,这支主要负责航空自卫队战斗机部队空战技法探索和假想敌扮演的单位,也得到了和美军同类部队相同的绰号——“Aggressor”(入侵者)。此时飞行教导队所装备的T-2超音速教练机,性能上主要模拟苏军米格-21、米格-23等战术飞机,同时在涂装上相比现在也更加“拟真”。

新田原基地保留下来的“红色27”,乍看上去颇有些米格-23的味道,该机在飞行特性上相比空自当时的主力型号——较重的F-4,更适合扮演米格机

新田原基地保留下来的“红色27”,乍看上去颇有些米格-23的味道,该机在飞行特性上相比空自当时的主力型号——较重的F-4,更适合扮演米格机

1990年,飞行教导队换装F-15DJ战机,这一方面是与空自F-15的铺开装备有关;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在假想敌任务中模拟苏军装备的苏-27重型战斗机。由于其自1983年至2016年这三十多年的时间当中,一直以新田原为驻地,故此又被称作“新田原的飞行教导队”。而自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人民空军就经常以“新田原部队”为例,作为建设空中蓝军的学习参照目标。

飞行教导队的两个时代之所以均使用双座机,体现的是空自假想敌部队的建设理念:假想敌部队不仅要“磨刀”,也要注重通过“磨刀”过程提升自己的水平。两名飞行员同时参与对抗,能够在飞行中实时交流讨论感受,既能相互提高,又能确保在对抗中做出的动作更符合假想敌的特点,这也算是日本人力求仔细的性格的一种折射。

根据我军经验,使用双座机和单座机进行假想敌训练其实是各有利弊的事儿

根据我军经验,使用双座机和单座机进行假想敌训练其实是各有利弊的事儿

2014年,飞行教导队从航空总队直属转至当年新成立的航空战术教导团旗下,并改组为飞行教导群。这个新设立的航空战术教导团除飞行教导群之外,还包含了此前分别直属于航空总队的高射教导群(原高射教导队,负责空自防空导弹的战术战法研究)和基地警备教导队(负责各空自基地的警卫反恐等方法研究和推广)等单位,功能更加全面。

2016年6月,飞行教导群驻地从新田原转移至现在的小松基地,加上303、306两支飞行队各约20架F-15,小松基地所属的F-15达到了近50架,成为了航空自卫队驻扎战斗机最多的基地。

驻小松基地第306飞行队的F-15J,早在2005年,第306飞行队就开始承担一部分飞行教导队分流来的机载武器使用训练科目

驻小松基地第306飞行队的F-15J,早在2005年,第306飞行队就开始承担一部分飞行教导队分流来的机载武器使用训练科目

说到使用F-15的“教”字号部队,就不得不提到同样长期驻扎新田原,也同样以双座型F-15DJ为主、俗称飞行教育队的航空教育集团飞行教育航空队第23飞行队。“教导队”与“教育队”仅一字之差,国内媒体将二者搞混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但这两支部队的性质和任务却天差地别。

与飞行尖子所组成的飞行教导队/教导群不同的是,第23飞行队主要负责的是F-15新飞行员的改装训练,其部队标记由一匹正在学习站立的野生马驹和幻化为闪电造型的汉字“二三”所组成,代表了其新训部队的性质。

与飞行教导队/飞行教导群不同,第23飞行队主要承担的是新飞行员改装训练任务

与飞行教导队/飞行教导群不同,第23飞行队主要承担的是新飞行员改装训练任务

和第23飞行队类似,驻松岛基地的航空教育集团第4飞行团第21飞行队,则是F-2战机新飞行员的改装训练部队,所属战机全部为双座型F-2B。顺便一提,同在松岛基地,也同属航空教育集团第4飞行团的第11飞行队,就是航空自卫队“蓝色冲击波”飞行表演队。

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中,直扑松岛基地而来的海啸让第21飞行队损失惨重,不可避免地影响了F-2部队的新飞行员改装很长一段时间

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中,直扑松岛基地而来的海啸让第21飞行队损失惨重,不可避免地影响了F-2部队的新飞行员改装很长一段时间

同基地的“蓝色冲击波”则因为当时大多数飞机在外执行表演任务而逃过一劫,仅有1架飞机受淹

同基地的“蓝色冲击波”则因为当时大多数飞机在外执行表演任务而逃过一劫,仅有1架飞机受淹

再说回飞行教导群,目前飞行教导群所装备的这9架F-15DJ,其中8架是在1991年之后生产的、机龄较新的飞机(F-15DJ的生产周期从1981年至1999年),也全部都是具备AAM-4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发射能力的MSIP机,仍能够在对抗中有效扮演对手三代机,甚至一定程度上模拟三代半战机的特性。

虽然在朝着三代半全面升级的进度上,空自F-15机群不仅已经落后于我军三代半机群的换装进度,甚至开始被我军三代机的全面升级进度所赶超,但空自的99架F-15J/DJ MSIP机在未来获得升级改装之后,理论上也能继续为空自提供合格的三代半“假想敌”。

真要改成F-15FX这样,在航电武器上是巨大的跃升,但如果选择“我全都要”,其费用也同样高昂

真要改成F-15FX这样,在航电武器上是巨大的跃升,但如果选择“我全都要”,其费用也同样高昂

不过由于各主要军事强国及其盟友,特别是日本周边国家也在陆续进入四代机时代,仅凭接受过现代化改装升级的F-15DJ“演真扮像”可不容易。就在今年早些时候,美国空军担任假想敌的第65“入侵者”飞行中队,已经传出将一部分飞机换装为F-35A的计划;而对于国产“将来战斗机”仍然是纸上之饼的日本来说,从订单总数已达105架的F-35A中挑选新的“入侵者”,似乎也成了唯一的选择。

摆脱坠机阴霾重新投入训练的F-35A,将来还要为日本承担起更重的担子

摆脱坠机阴霾重新投入训练的F-35A,将来还要为日本承担起更重的担子

唯一的问题是,真要换装F-35,那教导队使用双座机的传统,从这儿可就算是断瓷实了......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