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写进解放军教材的“不死小强”:强-5的两次“生扛”便携弹

扬基帧察站 2019-08-26 07:32:26
A+ A-

大概因为......这也算是军火出口大国的一种象征?所以下面这张据说是“国机挨国弹”的图,今天在微博上不胫而走:

据说这架迫降的强-5IIK是被一枚FN-6(飞弩-6)击伤的,但从这图自然还是难以判断导弹型号的

据说这架迫降的强-5IIK是被一枚FN-6(飞弩-6)击伤的,但从这图自然还是难以判断导弹型号的

甭管是不是飞弩-6所为,要论强-5在实战中被便携式防空导弹(MANPAD)击伤后平安返回的事例,这算是有据可考的第二次了。早在2003年,苏丹空军的一架强-5IIA就曾在对当时的南苏丹武装进行空袭时,被MANPAD击伤,带伤返回。根据迫降后对受伤部位的分析,“作案者”是一发苏制9K32(北约代号SA-7“箭-2”),当然也不能排除国产仿制型红缨-5的可能性。

该机尾部受损部位特写,可见爆炸位置大概是在尾罩的左上方。左侧平尾整流罩后段被炸掉,露出了肋板和长桁;左后机身、尾罩左上侧、减速伞舱左侧也有明显破裂状损伤

该机尾部受损部位特写,可见爆炸位置大概是在尾罩的左上方。左侧平尾整流罩后段被炸掉,露出了肋板和长桁;左后机身、尾罩左上侧、减速伞舱左侧也有明显破裂状损伤

虽然国产外贸军机参加过实战的不少,也有战损情况,但多为被高炮机枪之类命中所致,被导弹击中的案例确实不多。因此中方得知此事后,很快派遣了专家组前往苏丹,一方面帮助其迅速修复飞机恢复战斗力,一方面也借此收集数据,为以后国产飞机的战伤原理分析和抢修方法积累经验。

由于需求急迫,苏丹空军的强-5IIA中有部分是从我军刚接收的现役飞机中直接调拨改装的

由于需求急迫,苏丹空军的强-5IIA中有部分是从我军刚接收的现役飞机中直接调拨改装的

尽管经历多年战争损耗,目前强-5仍然在苏丹空军中继续搭配其他机型使用

尽管经历多年战争损耗,目前强-5仍然在苏丹空军中继续搭配其他机型使用

在确认了“作案者”的同时,通过分析机体表面多处破孔的位置和朝向,中方专家使用“聚焦法”确定了导弹战斗部爆炸的位置:在飞机上尾锥左上方,距离机体中心线70cm,仅比平尾高20cm。尽管对于采用碰炸引信的9K32来说,碰炸变成了空炸,其实说明引信动作稍有迟缓,但仍可以算作是一次有效命中。

反正对于发射导弹的人来说,看到飞机冒个烟这就算是打中了

反正对于发射导弹的人来说,看到飞机冒个烟这就算是打中了

这次战例,也被写进了我军“2110工程”系列教材的相关内容中,成为了与外军飞机战伤案例并列的少数国产军机战伤案例之一。

但不比不知道,尽管苏丹那架强-5受损情况也不能算轻了,但和缅甸这架强-5相比还是够幸运:由下图可见,该机的右侧平尾被炸掉了一半,残存部分也严重撕裂破损;从其他受损部分以小型破孔为主来看,这次爆炸的能量主要被右侧平尾吸收了,碰炸引信忠实地完成了自己的职责。

从释放出的伞绳来看,减速伞舱仍然正常工作;全动平尾处于归中状态,飞机着陆时也没有擦地或偏出跑道,说明飞机受伤后基本可控

从释放出的伞绳来看,减速伞舱仍然正常工作;全动平尾处于归中状态,飞机着陆时也没有擦地或偏出跑道,说明飞机受伤后基本可控

相比原型米格-19/歼-6,陆孝彭总师当年研制强-5时,为提升其生存性能进行了一系列力所能及的改进。除了座舱地板和2号油箱下部有防弹钢板,可防12.7mm高射机枪普通弹之外,其平尾转轴是由锰硅铬镍高强度合金钢制成的,使得MANPAD小型战斗部(小口径高炮炮弹同理)的爆炸能量在被蒙皮、短梁和肋板层层消耗后,很难撼动转轴结构本身。

强-5和歼-6的平尾结构大致相似,控制系统和材料上稍有改进。尽管还不能和A-10/苏-25相比,但多次实战已经证明了“小强”在第三世界国家旺盛的生命力

强-5和歼-6的平尾结构大致相似,控制系统和材料上稍有改进。尽管还不能和A-10/苏-25相比,但多次实战已经证明了“小强”在第三世界国家旺盛的生命力

另外,强-5平尾操纵系统的传动线路是从飞机背鳍连过来的,不易被地面火力命中;同时还带有力臂自动调节器,能够在不同速度和高度条件下改变驾驶杆杆量与平尾动作量之间的比值(传动比),飞行员可以通过座舱内的指示器了解平尾传动比状态,在平尾受损时也能对动作量做到心中有数。

写进解放军教材的“不死小强”:强-5的两次“生扛”便携弹

写进解放军教材的“不死小强”:强-5的两次“生扛”便携弹

目前强-5已经从我军和巴基斯坦空军(上)退役,缅甸(中)和孟加拉国(下)是亚洲仍在使用该机的用户——注意,朝鲜并没有强-5

目前强-5已经从我军和巴基斯坦空军(上)退役,缅甸(中)和孟加拉国(下)是亚洲仍在使用该机的用户——注意,朝鲜并没有强-5

在强-5的两次战伤中,均无发动机特别是尾喷口工作受明显影响的报告,这得归功于强-5继承自米格-19的尾罩结构。虽然当初毛子设计这个笨重结构的目的,只是为了改变飞机后体流场,降低双发并列布局带来的后机身阻力;但由于尾罩是包在喷口外面的,所以必须具备耐高温、高压性能,其材料是高温合金钢夹着一层隔热橡胶石棉板......

注意不同于机体色的尾罩部分,小型破片战斗部(特别是为了轻量化,中俄MANPAD的战斗部普遍偏小,如果是“毒刺”可能就不好讲了)想掀掉这种“复合装甲”再打坏发动机喷管?那可不容易.......

注意不同于机体色的尾罩部分,小型破片战斗部(特别是为了轻量化,中俄MANPAD的战斗部普遍偏小,如果是“毒刺”可能就不好讲了)想掀掉这种“复合装甲”再打坏发动机喷管?那可不容易.......

尽管这次能化险为夷,强-5皮实的结构当记首功,但在一些比这受损更轻的战例中,也不乏飞行员因惊慌失措等原因处置不佳的情况;所以这位缅甸飞行员的技术和心理也确实过关,大概是常在北部民地武地区执行任务,水平不过关的飞行员早就那啥了吧。

2016年被疑似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的缅军歼-7残骸

2016年被疑似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的缅军歼-7残骸

总之,尽管这次受伤的仍然是已从我军退役的“小强”,但此次更加复杂的受损情况(以及可能更加先进的战斗部)可以让我们取得更完善的数据,为国产外贸军机、包括自用型飞机在提高生存性方面进一步积累经验,为作战部队真正满足打仗要求的战伤抢修工作提供新的依据。

苏丹空军已经开始使用新接收的FTC-2000,号称一机接替强-5/歼-7/歼教-7任务的它,能否续写强-5和歼-7的外贸传奇,还需观察

苏丹空军已经开始使用新接收的FTC-2000,号称一机接替强-5/歼-7/歼教-7任务的它,能否续写强-5和歼-7的外贸传奇,还需观察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