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从“接盘”到“操盘”:中国无人机新势力的崛起 始于一场死局

扬基帧察站 2019-08-06 08:30:19
A+ A-

从“接盘”到“操盘”:中国无人机新势力的崛起 始于一场死局

2003年12月26日上午10:38分,中国贵州航空工业集团新型多用途无人机在贵州双阳机场首飞成功。该机型是1999年开始研制的新型无人机,可以搭载多种传感器和任务设备,可以为航空遥感、气象探矿、灾害监测、海关巡查及科学研究等领域发挥积极作用。用途广泛,市场前景广阔。

这是该集团继“山鹰”高级教练机首飞成功后,取得的又一丰硕成果,充分体现了该集团在飞机研制生产领域的实力。

当时无论在圈内圈外,这条新闻的冲击力,都远没有正好在一个月之前首飞成功的歼-11B来得大。但对于贵飞(为方便行文,全文统一称呼)来说,这架当时还叫WZ-2000,外形与今天我们熟知的各种无人机相去甚远的小飞机,却是他们如今红红火火的无人机事业的发展起点。

大家所熟知的WZ-2000,反而是2002年航展上露面的这架喷气式无人机模型

大家所熟知的WZ-2000,反而是2002年航展上露面的这架喷气式无人机模型

差不多20年前,当贵飞刚开始展开对无人机这行当的调研时,潜在客户们基本都不拿他们当回事儿;之前搞无人机的主力院校们虽曾短暂和贵飞合作过,但合作期都非常短暂;到头来贵飞还得自己牵头找搞子系统的小厂家,整了个“草台班子”,然后去全国各种可能需要无人机的地方,挨家挨户跑东问西。

结果跑了一圈下来,就剩下头一回合计无人机这事儿的第二炮兵没把话说死,然而人家话说的也明白,您得把东西拿出来,咱们再考虑立项拨款的事儿,还得先签个责任状。回头想想,这里面多少有一些对贵飞的不信任,毕竟他们之前确实没搞过无人机;但这样的单子,也得拿。

相比从50年代就开始搞无人机,研制过拥有实战经验的无侦-5型的北航这样的“国家队”,贵飞的无人机技术在当时确实太不显眼

相比从50年代就开始搞无人机,研制过拥有实战经验的无侦-5型的北航这样的“国家队”,贵飞的无人机技术在当时确实太不显眼

虽然拿到了订单,但贵飞牵头的这个“草台班子”,此时(1999年)七拼八凑起来的研制资金却连千万级都达不到,要想从头设计制造一个型号显然不现实。结果还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救了贵飞无人机项目一命的,正是贵飞自己之前的一次失败投资。

上世纪90年代末,捷克欧飞航空工业公司(Evektor-Aerotechnik,也有音译为“爱维特”公司的)研制了一款名为EV-97“欧洲星”的运动飞机,1997年首飞。当时正赶上国内一波轻型运动飞机(LSA)热,之前就没少在通航领域折腾的贵飞,为了拓展自己在民机领域的市场,遂于2000年6月决定,与欧飞公司共同投资组建合资公司生产EV-97。

这种运动飞机的飞行性能当然是极好的,有比较充足的改进空间

这种运动飞机的飞行性能当然是极好的,有比较充足的改进空间

好歹也是能造超音速歼击教练机的厂子,四个月之后,首架由贵飞组装的EV-97就首飞成功,还立马送去珠海参加了2000年珠海航展,俨然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然而问题来了,即使是现在的通航市场上,留给EV-97这类飞机的空间也很小,何况十多年前呢?

后来捷克人又去跟沈飞组建了合资公司,生产版本更新的EV-972000型飞机。套路跟贵飞那边大差不差,参加了2002年珠海航展,亮了个相——然后也就没什么然后了。沈飞最终还是在2007年选择去组装市场广阔的塞斯纳L162系列,主打北美市场,生意倒也不差。

能被坑在一个项目上,也是缘分

能被坑在一个项目上,也是缘分

回到2001年,贵飞这边组装EV-97基本成了死局,那边无人机项目又要等米下锅。这时候就有人想到,要是利用引进的EV-97组装线上现成的设备,以及大量散件,自己搞一套地面操纵系统和遥测设备,这样不用花多少钱,就能先凑合出个无人机飞起来,让客户看看咱们的实力,岂不美哉?

说干就干,这事儿一报批上去不要紧,还惊动了当时已经退居二线的航空工业总公司前副总经理,著名试飞英雄王昂。尽管老爷子当时已经年近七旬,但一听到这个项目就非常感兴趣,还准备主动前来参与试飞工作;这对于当时干劲十足的贵飞无人机项目来说,又是一针强心剂。

王老不仅在“山鹰”项目上有很大的贡献,对那些因缺乏项目而步履维艰的厂所都进行了力所能及的帮助

王老不仅在“山鹰”项目上有很大的贡献,对那些因缺乏项目而步履维艰的厂所都进行了力所能及的帮助

最终这款被称为WZ-2000的无人机,首飞时间定在了2003年12月26日,时任贵飞集团下属设计所所长的杨绍文回忆,选择这个日子,“就因为是毛主席诞辰110周年”。对于广大三线军工人来说,毛主席的生日确实有着不凡的意义。时间很紧,12月25日晚上新机才进行滑行试验,而且由于试飞机场照明条件不好,厂里集中十几台轿车排成一排,一起打开车灯照着跑道才解决了问题。

第二天上午,WZ-2000起飞十分顺利,但是由于之前进行机体电磁测试时经验不足,导致无人机的无线电高度表的信号恰好被固定式起落架的金属部件阻挡,导致在无人机操作员席位上,回传的数据始终显示飞行高度为0.7米。幸好当天天公作美,无人机还不至于飞出肉眼观测范围,但在操纵员无法知道准确飞行高度的情况下,着陆难度仍然是很大的。

虽说无人机一般不至于“机毁人亡”,但首飞摔机怎么说都不好,必须小心操作

虽说无人机一般不至于“机毁人亡”,但首飞摔机怎么说都不好,必须小心操作

危难关头,一方面试飞站赶紧启用备用的测距测高设备,向无人机操作员人工报出飞行高度;一方面操作员在久经考验的王老的指点下,遥控着无人机先后进行8字机动、水平盘旋,让地面始终有良好的观测条件;随着操作员逐渐对飞机高度心中有数,再缓慢下降高度,保持轻柔姿态接地。

最终原本计划27分钟的首飞,生生拖到74分钟后才落地。幸好WZ-2000到底是拿运动飞机改的,燃油经济性不错,即使首飞时只是按照基本油量加注,也足够它飞几个小时。而且WZ-2000误打误撞地在首飞中就给客户展示了该机的机动性,也算是坏事变好事。

以运动飞机的底子设计无人机,虽然在长航时性能上显然不如专业的,但其更接近常规飞机的操纵性能,在这种突发情况中有其独特的优势,也利于缺乏无人机使用经验的客户用于无人机操作员(其中多为飞行学员出身)的初期培训

以运动飞机的底子设计无人机,虽然在长航时性能上显然不如专业的,但其更接近常规飞机的操纵性能,在这种突发情况中有其独特的优势,也利于缺乏无人机使用经验的客户用于无人机操作员(其中多为飞行学员出身)的初期培训

总之飞机落地后,现场众人心里一块石头也是落了地,端得是喜极而泣。观看首飞的时任第二炮兵副司令张翔将军(张爱萍将军长子),不仅对贵飞这次组织首飞时临危不乱、处置有方的表现表示肯定,还称赞他们为“无人机的正规军”——对于曾经的“草台班子”来说,这简直是莫大的荣耀。

更多细节欢迎点击询问啦~

经过一年的调整试飞,证明自己完全满足用户需求的WZ-2000,于2005年正式获得军内立项,并于2006年交付给第二炮兵直属的无人侦察机单位,主要用于训练。同处京畿的总参X部下属无人机总站,本来计划几年后接装北航研制的、性能更好的BZK-005长航时无人机,一看居然这么早就有现货,也在BZK-005到位前,订购了一小批WZ-2000用于适应性训练。

地面准备中的“鹞鹰”(WZ-2000民用型),可见原本是座舱的位置被用于装载其他设备,后面是其遥控方舱车

地面准备中的“鹞鹰”(WZ-2000民用型),可见原本是座舱的位置被用于装载其他设备,后面是其遥控方舱车

一传十、十传百,其他军种和军区也纷纷来到贵州看货。这下WZ-2000的改进型不仅先后行销济南、南京和广州三大军区和海军的无人机单位(还没等到BZK-005的总参无人机总站也“赞助”了一批),还拿到了BZK-007这个“登堂入室”的型号。

参加2015年“9·3”阅兵的BZK-005

参加2015年“9·3”阅兵的BZK-005

等到2008年又一批WZ-2000Z交付第二炮兵之后,贵飞前后交付给我军的WZ-2000系列竟已多达四十余架。虽然其载荷航程性能相比后来的BZK-005们确实不够看,也没有上阅兵的命;然而“笨鸟先飞”的它们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抢占了一波国内军用无人机的市场,也让贵飞从此成为多型军用无人机的生产企业。

从“鹞鹰”的指标,大概可以反推出WZ-2000系列的性能

从“鹞鹰”的指标,大概可以反推出WZ-2000系列的性能

如今,WZ-2000已经变身为军民两用的“鹞鹰”-I,经常在珠海等大大小小的航展上抛头露面,仗着成熟可靠,偶尔还能拿点政府部门的订单。虽然都不需要和“翼龙”、“彩虹”相比,哪怕是跟自家后辈“鹞鹰”-II/III比起来,“鹞鹰”-I外观上的“凑合”都是肉眼可见的。然而还是那句话,正是这款其貌不扬的小家伙,打出了贵飞如今敢于宣称“打造世界一流无人机基地”的底气。

从“接盘”到“操盘”:中国无人机新势力的崛起 始于一场死局

别的不说,鹞鹰-II(上)这试验环境就战斗力十足鹞鹰-III隐身无人机还有内置弹舱

别的不说,鹞鹰-II(上)这试验环境就战斗力十足鹞鹰-III隐身无人机还有内置弹舱

从“山鹰”,到红旗-12/22,再到“鹞鹰”,贵州这地界的航空航天产业,真“邪”!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