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中国空军缺国产"杰达姆"

A+ A-

别的不说,老孟这个涂装我是挺喜欢的

别的不说,老孟这个涂装我是挺喜欢的

上个周末,孟加拉国空军的歼-7BGI挂着雷石-6卫星制导滑翔炸弹训练的图小小的火了一把。其实雷石-6不是啥新东西,早在本世纪头一个十年,“雷石”和“飞腾”家族卫星制导炸弹就是珠海航展上的常客,歼-7、歼-8系列挂这玩意儿实验的图,那也早多少年前满哪儿都是了,之前还在一篇拙作里提及一二。

中国空军总是缺国产“杰达姆” 这事儿不能光怨美国佬的GPS

记得当年下面这图里,歼-8翼下挂的吊舱,还一度被当做霹雳-10

记得当年下面这图里,歼-8翼下挂的吊舱,还一度被当做霹雳-10

但不能否认的是,连相对常见的激光制导/电视制导弹药,在我军航空兵日常对地攻击训练的公开报道中出现使用实弹的画面都不多,卫星制导炸弹那就更是难得一见了。面对制导弹药使用及保障经验不足等这类与实战差距较大的现状,随着2018年新大纲的颁布使用,空军正在推进“两项研究”——即武器装备全系统全功能作战使用研究和精确制导弹药使用研究。

中国空军总是缺国产“杰达姆” 这事儿不能光怨美国佬的GPS

人们更喜欢关注歼-20装备了多少架这种话题,实际上在新大纲的推进中,对现有“过气网红”使用潜力的深度挖掘,对部队战斗力的贡献也非常之大,然而这也往往被人忽视

这两项研究,其实是有着很大的关联性的。前者反映的现象是,一些装备虽然列装多年,但由于部分功能使用较少,导致问题没有得到充分暴露,等到全面按新大纲跑几遍才发现“新”问题不断出现;精确制导弹药用得少,正是其中非常典型的一个例子。而要解决如何多“用”的问题,库存和保障缺一不可。

通常只有在西北大漠的各类体系对抗和检验性演习中,制导弹药的出镜率才会相对高一些。要想提升相对娇贵的制导弹药的可靠性,首先需要积累在各种环境下的保障经验

通常只有在西北大漠的各类体系对抗和检验性演习中,制导弹药的出镜率才会相对高一些。要想提升相对娇贵的制导弹药的可靠性,首先需要积累在各种环境下的保障经验

有朋友可能会想,咱们这么个世界工厂,填上库存缺口还不简单,多产点不就完了?然而在几年前,这个看似简单的逻辑却并不适用。以国产卫星制导炸弹为例,由于它们诞生时,“北斗”还远未成形,因此这些炸弹早期均只能使用美国GPS民码信号作为制导依据,这使得部队的使用信心不足,自然难以下决心大量采购。

境外一些分析认为,早期国产卫星制导炸弹生产数量非常有限,基本只是用于测试

境外一些分析认为,早期国产卫星制导炸弹生产数量非常有限,基本只是用于测试

另外,大量精确制导弹药的生产和储存都需要大量的经费,这对于当年的军费来说是不可忽视的压力;而且按照十多年前的我军训练标准,一旦这些弹药集中到寿,仅靠部队自身训练消耗是难以集中“消灭”如此之多的弹药的;而即使不考虑安全性,将这些弹药集中退役报废也是一种浪费;以上这两个因素,都导致在我军制导弹药技术处于过渡阶段时,弹药采购储备的数量较为有限。

新型制导弹药列装数量较少,使得我军制导弹药的库存长期以成熟型号为主,图为空军航空兵“飞豹”部队装备的鹰击-83K空舰导弹,远处深色弹翼的是鹰击-88空地导弹

新型制导弹药列装数量较少,使得我军制导弹药的库存长期以成熟型号为主,图为空军航空兵“飞豹”部队装备的鹰击-83K空舰导弹,远处深色弹翼的是鹰击-88空地导弹

反过来,用户长期形成的这种少量订货的习惯,客观上也使得厂家缺乏扩充产能的动力。特别是部分制导弹药核心部件/舱段,不仅生产周期长、个别还需要使用进口元器件;由于这类核心部件/舱段都是随少量订单的到来而投料生产的,平时缺乏储备的必要性,这就使得弹药的战时应急生产能力不足,整体交付周期难以压缩。

面对一年买四万多枚精确制导炸弹的强敌,我们在这方面的差距非常非常大

面对一年买四万多枚精确制导炸弹的强敌,我们在这方面的差距非常非常大

以2017年对印应急作战行动准备为例,当时空军航空兵参战部队根据任务需求,完成了作战所需各类弹药数量的计算并上报,空军上级机关也尽可能想方设法在全军范围内予以调配。但考虑到还需保障其他重点方向应急战备需求,导致库存不足的部分新型号以及一些特殊用途弹药仍然很难解决,最终空军通过与其他部门单位联合启动应急采购程序,包括将部分外贸订单“征用”的办法,最终才完成了备战要求。

各类弹药平时应该储备多少,战时应该携带多少,是事关部队战备等级水平考核的重要依据。随着制导弹药比重的提升,这些标准都面临着需要重新制定的局面

各类弹药平时应该储备多少,战时应该携带多少,是事关部队战备等级水平考核的重要依据。随着制导弹药比重的提升,这些标准都面临着需要重新制定的局面

考虑到在那场最终没有爆发的战争的相关预案中,受限于局势、地形等诸多因素,空军航空兵不仅远称不上“男一号”,其对地打击的“戏份”也不算多;即使如此,在相关弹药保障工作上却仍然出现了捉襟见肘的情况,这就为之后的备战打仗工作及时敲响了警钟。

尽管没有变为热战,但2017年发生在那里的很多事情,都在不同程度上推进着军改的步伐

尽管没有变为热战,但2017年发生在那里的很多事情,都在不同程度上推进着军改的步伐

应急的办法是最容易想的,咱们从源头开始合计:首先看看最缺什么型号,那就相应增加采购数量;再看看库存,既然总数不足,那就加强修理工作,尽可能让现有的制导弹药完好率高一些;最后到部队使用环节,大家在妥善存储的基础上挖挖潜能,比如延长一下通电寿命之类,这样一来总能对付一阵儿。

由于新大纲中实弹科目比重高,相当一部分使用制导弹药的科目暂时还得靠非制导弹药顶着,这导致后者的储备规模下降速度也比预计要快很多

由于新大纲中实弹科目比重高,相当一部分使用制导弹药的科目暂时还得靠非制导弹药顶着,这导致后者的储备规模下降速度也比预计要快很多

从长远的角度说,随着新一代卫星制导炸弹、以及二代激光制导炸弹等新型弹药的批量采购,过去满足于以非制导弹药为主,制导弹药库存少、训练使用频次,对检修能力要求不高的弹药保障储备体系,也必须进行全面升级才能满足需求。很多军迷都发现,目前一些新机部队仍在使用旧型弹药,其中固然有新型弹药本身可靠性不够稳定的因素,但新装保障能力的欠缺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

能玩得转数量巨大、琳琅满目的“灵巧炸弹”,必须有强大的维修保障能力做支撑才行

能玩得转数量巨大、琳琅满目的“灵巧炸弹”,必须有强大的维修保障能力做支撑才行

要说怎么建立这个新体系,咱们普通人肯定说不出多少道道来。但我们是有这么一个传统的:

在上级首长机关密切关注的大项任务的牵引下,很多过去长期解决不好的问题,这时候

往往

总是能弄出点成果来。

比如空军每年都会组织代号为“金飞镖”的对地突防突击竞赛性考核——说起来今年的“金飞镖”也为期不远了。作为空军实战化训练的“四大品牌”之一,在过去几年的“金飞镖”中,我们不仅看到靶场上逐渐引入了实体靶标乃至运动靶标,空地对抗、体系支援等要素也日趋齐全,

但竞赛中使用制导武器的比例较低的问题,仍然是影响考核成果向真正的实战转化的一大短板。

参加“金飞镖”的苏-30MKK,混合挂载了122mm火箭弹、KAB-500KR电视制导炸弹及国产电子战吊舱

参加“金飞镖”的苏-30MKK,混合挂载了122mm火箭弹、KAB-500KR电视制导炸弹及国产电子战吊舱

先做个梦,如果我们能在“金飞镖-2019”上,看到来自不同战区的歼-16、苏-30和歼轰-7A等多种机型,在竞赛期间密集高强度广泛使用各类精确制导武器的场面;在这种刷足“时髦值”的场面背后,那也将是空军航空兵制导弹药保障朝着实战化迈出的又一步。

哪怕仍然以鹰击-88/91,一二代激光制导炸弹为主体,这样的大型演练对弹药保障能力现代化的推动,都远非总是打火箭弹丢铁炸弹可比

哪怕仍然以鹰击-88/91,一二代激光制导炸弹为主体,这样的大型演练对弹药保障能力现代化的推动,都远非总是打火箭弹丢铁炸弹可比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