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巴黎日记:方方粉开始反击了,只是扣错了帽子

观察者网 2020-04-20 11:05:54
A+ A-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宋鲁郑】

2020年4月19日星期天晴

封城第三十四天,日记也写了37篇。一个多月来我已经有了很多变化:人变胖了,变白了,生物钟也似乎乱了,白天错沉沉,深夜却很精神。

早上就有人在微信上询问:巴黎解封了吗?怎么这么多人出来锻炼?巴黎当然还没有解封,是散漫的民众忍耐不下去了。我所在的小区,户外到处都是人在健身。反正就在家门口,警察也不来。留学的时候同学们就开玩笑:法国不是法治之国的意思,而是法外之国。黄马甲经常不申请就游行,出租车和农民经常非法堵路抗议,现在大家又非法外出锻炼。

有个朋友讲了一段经历,经过允许,匿名分享。这位朋友要和一个国际组织开会,其发言稿找一位法国朋友修改——自然是指语法不是内容,结果竟然把“中国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的民主就是把人民的生存权放在第一位”都给删了!理由是会上时间不够用!这位朋友说,“我就是一个Nobody,说几句话都不行?”

这位朋友来到法国的时间短,不了解政府对媒体管理的能力。不过这件事也说明话语权和舆论战,并不仅仅体现在媒体上,民众这个层面也一样。我倒是很佩服法国民众的敏感意识。虽然疫情还远没有平息,西方媒体针对中国的抹黑和攻击一波接一波。但当中国使馆反击时,法国政府的反对理由是现在要团结,不是批评的时候。可这个理由为什么不用于法国媒体呢?

不过,西方媒体炒来炒去就是这几个话题:隐瞒真相、不透明、数据不准、借援助搞地缘政治扩张、产品质量差、病毒来源、操控世卫组织。尽管中国早就澄清,专业机构也早就驳斥,但西方仍然能够一而再地拿来使用。

就在今天,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内部人士”节目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坚持要求对新冠病毒来源等问题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她还强调,世界需要中国对(新冠肺炎)信息保持“透明度”。美国国会在近日也要正式启动新冠病毒调查机制,参众两院分别推出法案,允许美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提出诉讼。

巴黎日记:方方粉开始反击了,只是扣错了帽子

报道截图:ABC News

西方转移内部矛盾的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只是可叹西方的民众也太容易被忽悠了。不过想想也是,连口罩都能被忽悠来忽悠去,今天不戴,戴就罚款,明天就必须戴,不戴就罚款,何况这样的问题呢?西方政府不就是欺负民众好骗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执政和转移视线吗?

当然,捍卫国家利益、打击竞争对手这是西方媒体职责所在,各为其主,无可厚非。但关键是中国媒体要应战。我们也可以设置议题。

仅以法国为例,为什么在疫情即将爆发的时候,总理去竞选市长、卫生部长辞职也去竞选巴黎市长?疫情爆发后为什么才开始要求扩大检测能力和订购口罩?为什么还要继续主办每天平均有七十万人参加的农业展?为什么意大利疫情爆发,两国的足球赛也不取消,也不禁止3000意大利球迷现场观看?

在法国,到现在民众没有口罩、轻症和无症状患者不检测、不收治隔离,更不追踪密切接触者,每天都有相当数量的民众违反隔离令外出,甚至在边境封锁的情况下涌到同样是重灾区的西班牙去度假。死在家里的病患既不检测也不统计。养老院死亡超过七千,大巴黎地区所有养老院、全国45%的养老院被感染,初期也不统计。

尤其重要的是,到现在法国和所有西方国家一样,没有一个人被问责。前卫生部长爆料早在1月初就向总统和总理发出警告,但随后就再无媒体追踪,无人知道真相。

这些哪一个都可以用来回击。不能再让外交系统再冲上第一线,就应该媒体对媒体。不过,我很奇怪的是,法国媒体难道不应该把精力放到本国这些问题上吗?不应该像中国的某些媒体一样深挖再深挖吗?怎么都把精力放到中国身上了?难道西方媒体的批判精神就是指批判其他国家的精神吗?

巴黎日记:方方粉开始反击了,只是扣错了帽子

这里我要说一下,法国不仅对自己的媒体有很强的管理能力,对外媒也一样。

2003年,巴黎北郊由于警察执法造成两人死亡,引发大规模骚乱。当时法国和中国、俄罗斯、德国建立和平联盟,对抗英美的战争联盟:它们不顾联合国的反对、全球各地的抗议浪潮甚至教皇的公开批评,以编造的理由对伊拉克发动了战争。

所以美国等媒体对这场骚乱极尽夸张之能事,甚至说法国爆发了内战。中国驻巴黎的媒体则说巴黎一切正常,非常祥和。结果事件平息后,法国专门召集这些媒体,对它们的“不实报道”进行强烈警告。

按说美国等媒体不过是夸张一些,还是接近事实的,中国媒体的报道和事实最远。但只有中国媒体没有被警告!对法国政府来说,媒体的真实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否符合其国家利益。

当然,中国媒体和学界战斗力不强也并非一日之寒。我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两个经历。

2008年奥运火炬在巴黎遭到非法冲击,引发国内同仇敌忾。我当时写了很多评论,发表在一个很有影响力的网站上(总部在香港)。后来就是汶川地震,我的评论也被这个网站发表,当时每篇文章的点击量都是百万起跳。

巴黎火炬传递和汶川地震,一个是国难,一个是国耻,所以看不出我和那个网站立场上的差距,双方的愉快合作也是双赢。后来我回国,编辑专门把我引荐给他们的一位副主编,结果那主编一句话,我就心凉了——他很自豪地说,我刚从南方某报回来,你好好写,我们一定把你捧红。

那个南方纸媒,当时被视为自由派的大本营。我那时对西方已有了8年的观察,知道其弊端百出,活力将尽,出问题只是早晚的事——果然仅仅三个月之后,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就爆发了。尽管那个时候我初出茅庐,这种捧红的诱惑力极大,但作为一名学者,不能不尊重事实。我预感到我们的合作即将结束。果不其然,随后双方的分歧完全展露,我也从此在这个网站上销声匿迹。

巴黎日记:方方粉开始反击了,只是扣错了帽子

确实,这个网站显示了强大的造神能力。但我并不后悔,为自己坚持住了做人的底线、学者的底线而自豪。

但是这样的媒体状态,我们怎么去应对西方的媒体战?

第二件事就是,2009年我的第一篇最具学术含量和影响力的文章《中国为什么怀疑西方的普世价值?》发表在《红旗文稿》。不料,北京和上海的三位学者联名上书中央,要求停止批判普世价值——这就是这个群体所追求的言论自由?!

所以,学者面对西方的舆论战,也同样缺乏足够的战斗力。好在十八大以来,这种情况有了很大的改观,但仍然难以满足中国复兴构建话语权的需要。

日记开写以来,我对广受海内外华人争议的方方日记一直没有涉及。中国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存在不同的利益群体,每个人自然有自己的角度和偏好,只要符合事实、没有违反法律就是她的自由。

而且西方疫情比中国严重得多,问题更不是一个级别,但为什么只有中国有方方日记?为什么法国六千多万个民众就出不来一个方方?美国三亿人就写不出来一本影响广泛的记录疫情的日记?

可以说,方方日记本身要么证明了中国比西方更宽容、更自由,或者中国人比西方更具批判精神。如果我们质问西方为什么中国有方方,你们却什么也没有?看他们怎么回答?

当然,方方反对歌颂我是不赞成的。不管是批评还是歌颂,都是一样平等的权利,任何一方都不应该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对方,甚至不允许对方讲话。剥夺对方的权利都是错误的。

但直到美国和德国以特殊程序出版方方的日记时,我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我们内部可以争论,可以有分歧,但对外一定要团结。更何况德国和美国有什么脸出版自己的国民都写不出来的日记?

方方女士或许对西方并不了解,我的唯一一位自由派朋友乔木当初也是如此,后来去了美国了解了西方后才醒悟。也或许方方女士对国际关系很陌生,难以看到问题所在,所以我用两篇日记包括一封公开信对她给与提醒。

到目前,她没有回复,但她的粉丝开始回击了,而方方本人则微博转发。这应该也算是一种回复形式吧。

巴黎日记:方方粉开始反击了,只是扣错了帽子

和不同观点的群体交流,我一向秉持尊重事实、尊重不同观点、文明发言不扣帽子三原则。任何人都有立场,但立场不能高于事实。但方粉的回应显然有些欠缺。

以下是其原文:

“就像下面这种诋毁方方日记的所谓学者,动辙大言不惭地代表巴黎华人,拿华人当枪使,真是最令人恶心的事,这种把戏早就过时了。奉劝这类‘学者’,不要做病毒的帮凶”。文章还附有一张我的文章截图。

我只批评了西方出版社,并给方方提了建议,怎么就成了病毒的帮凶?再说我可是在中国有效遏制病毒、欧美大爆发之后才提的建议,和大爆发没有任何时间线上的关联。更何况方方的书最早6月9号才在德国发行,如果不出意外(无人能够保证),那个时候病毒应该就控制住了,更谈不上帮凶了吧?这帽子可真是扣错了。

再者,早在1月份,中国、世卫组织和各国国内吹哨的医疗专家和和情报部门都无法唤醒欧美政府及早应对,此时一部迟来的日记怎么能帮助西方打败病毒?既然方方日记没有抗击病毒的功能,批评也好,建议也好,也根本和病毒帮凶没有任何关系了吧。病毒的帮凶当然有,比如放弃检测的瑞典,对轻症和无症状者以及密切接触者不收治、不隔离的国家才是病毒的帮凶吧?

另外这个回应,我看不到对任何具体观点的反驳或对任何事实的质疑。学者嘛,就是辩论观点,研讨事实,其他的就不要再有了吧。方粉或许来自三教九流,广布五湖四海,但方方不制止而是转发,显然是一种认同。这未免受其所累啊。

最后谈谈欧美的疫情。

美国确诊人数突破70万,死亡突破4万,西班牙死亡超过2万,是继美国和意大利之后的第三个国家。英国虽然养老院不检测不治疗不统计,但有关组织(Care England)认为高达7500人死亡。英国官方统计死亡人数超过1.6万。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整个欧洲死亡人数超过11万,占全球的三分之二。那些失去亲人的人们,未来他们将怎样走出难关?

巴黎日记:方方粉开始反击了,只是扣错了帽子

欧美疫情爆发情况

所以特朗普今天又说,中国不可能死亡人数这么少,如果中国隐瞒,将面对后果。可是这位大总统想过没有:中国是如何封城的?美国今天疫情这么严重,全国已经起来抗议要求解封了。中国是怎样在大年三十就开始全国派出医疗队援助武汉的?中国为了做到尽检尽测,很多地方发1000元进行奖励,美国初期则是没有医保还不检测呢。中国建了多少方舱医院尽收尽治,美国能吗?疫情期间,中国问责了多少官员?美国有一个吗?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撤换了,美国最严重的纽约州呢?法国媒体说这位州长还要竞选总统呢。

中国创造的是奇迹,因为中国认为生命至上,和美国政治人物动不动就说经济比死几个人更重要、老年人应该牺牲的调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威斯康星州宁可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也要进行选举难道都忘了吗?美国到现在,全国很多州还严重缺乏检测试剂、口防护服和呼吸机,怎么能拯救生命呢?

不看这些,仅以美国模式为标准,当然他理解不了。中国十天能建成一个医院,这确实超出美国的理解能力了。

下午5点半,菲利普总理和维兰卫生部长在总理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我上面建议中国媒体质疑的问题一个都没有涉及。主要是介绍疫情情况:住院人数已经持续十一天下降,医疗资源情况:口罩、防护服仍然短缺——三个月连这些问题都没有解决。中国初期也短缺,但很短时间内就解决了。难道记者们不应该问个为什么吗?

就这样政府还要求5月11日后所有外出的人要强制戴口罩。只是口罩何来?法国一周只能生产800万个口罩,到5月11日可以达到1700万。全法6500万人,怎么解决?8000万人的德国算过,要全民戴口罩,一年需要80亿到120亿个。天文数字。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不解释此前强调戴口罩没有用的政策以及究竟什么原因使得政府做出一百八十度的改变?经济危机:法国正经历1945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目前失业人口已超过九百万。

新闻发布会上有一项内容很重要,菲利普总理宣布将长期与病毒共存。按照中国抗击疫情的模式,病毒是可以被消灭的。中国后期几乎所有省市都清零了,只是由于欧美爆发,才重新出现输入病例。西方只要和中国一样,对轻症和无症状以及密切接触者隔离收治,就能最终把病毒消灭。可是西方现在的这种方式——比如瑞典实际在搞群体免疫——不仅时间长、生命代价高,而且把一场歼灭战搞成持久战。现在除了研发出疫苗或者特效药,否则人类将不得不和新冠病毒长期共存了。

西方模式的后果太严重了。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