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韩式抗疫,把人民战争打成了“宗教战争”

观察者网 2020-02-26 09:00:12
A+ A-

【采访/观察者网武守哲】

观察者网:拉希德先生您好,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就韩国目前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情况对您做一个采访。您现在在韩国的什么地方?到目前为止,韩国政府都采取了哪些比较重要的防疫措施?

拉希德:很荣幸能接受中国媒体——观察者网的采访。我目前在韩国首都的首尔江南区,这里是首尔重要的商业地带,人口十分稠密。目前韩国各级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应对日益严峻的肺炎疫情,而且这些措施每天都在增加。我归纳了一下,主要有以下几点:

以手机通讯广播的方式向全体国民播报抗疫的各种最新信息,包括新增确诊人数,死亡人数以及疑似人群的活动路线,划定防疫敏感区域;推迟全国中小学开学日期;建议某些大学的课程进行网上授课(这个目前做得不是很成功),敦促发热或者呼吸道有问题的人群赶快就医等等,取消了所有即将举办的演唱会和歌舞会等娱乐项目。

观察者网:根据您的观察,目前韩国普通老百姓对疫情突然严峻的反应如何?有没有出现恐慌性买口罩或者去超市扫货?你觉得韩国方面仍需做出什么举措,以防止疫情扩散和大范围传播?

拉希德:人群的社会性恐慌还是有的,而且表现在各个方面。网上购物现象激增,因为宅在家里的人越来越多,只能通过线上采购每日的生活必需品,导致很多网店都已经断货了,供不应求。昨天我想从网上买两块新鲜的面包,发现都已经买不到了。网上买口罩那更是不可能,几个星期之前就已经售罄了。

韩式抗疫,把人民战争打成了“宗教战争”

大邱市E-mart超市外排队买口罩的市民

今天(2月24日),大邱市的很多超市突然增加了不少口罩囤货,这批货是来自海外的捐助,霎时间,排队去超市买口罩的人多了很多,根据我的观察,排队的长度比以前至少增加了30%,而且几个小时以内口罩就已经被抢购光了。在半个多月之前,疫情还没有扩大的时候,超市里还有过卖柠檬水送口罩的活动,但是现在不可能有了。

为了避免疫情大范围传播,我认为韩国的各级政府必须要做到尽可能的透明公开,目前看来,普通百姓对政府对疫情的播报还是较为满意的,认为比较及时,并且感谢韩国防疫中心的努力工作。

韩式抗疫,把人民战争打成了“宗教战争”

半个多月前,首尔某家超市还有买柠檬水送口罩的活动

之前韩国政坛的一些保守派政客一度非常激进,说要切断所有中国人的入韩路线,目前看来这个提议很可笑,因为现在该轮到中国考虑是否切断韩国人的入华路线了。

观察者网:从中国全民抗疫到现在差不多也有一个多月时间了,对中国公众来说,他们对韩国的确诊数量突然暴涨感到有些不可理解。中国全民这30多天的各种抗击疫情的奋战和努力,有没有让韩国感到警觉?造成这个局面,韩国当局是否低估了病毒传播的危害性?

拉希德:问题在于,来自中国的疫情警报声一开始响起的时候,韩国的感染人数很低,而且无人死亡,连续几个星期的低感染率确实很难让韩国政府变得紧张起来,之前韩国各级政府商讨的重点是如何防止来自中国的传播源,直到最近这几天感染人数突然暴涨,韩国才不得不把警戒指数调到最高。

韩式抗疫,把人民战争打成了“宗教战争”

景福宫门口执勤的警察,周围区域禁止群众扎堆集会,违者将最高处以300万韩元的罚款

而且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韩国曾经短暂地连续多天零新增确诊,让公众都觉得疫情已经完全控制住了,我居住的江南区有一处地方是游客观光热点,一开始中国传出疫情的时候,旅游巴士马上就消失了,但是过了几天大家感觉没什么事,旅游巴士又出现了,但是昨天我出门逛了一下,发现旅游巴士又暂时歇业了,这说明韩国上下对新型冠状病毒也有个认识过程。

观察者网:东亚这几个国家中,日本的情况也不比韩国好多少,几乎在同一时间,日本的确诊病例也大幅度增加,你是否认为日本和韩国之间存在疫情传播的联动性?

拉希德:对于我不知道的事情我采取谨慎态度,所以不便评论日本的情况。韩国是个面积比较小的国家,人口密度很高。所以韩国是个易感染区,但韩国也是个容易获得支援的国家。现在韩国每天都在发布限娱令,所有的演唱会、大型综艺节目录制以及足球K联赛都被叫停了,政府号召现在全民自我居家隔离,包括禁止宗教聚会。现在就等民众是否真的听从政府的指令了,这对韩国抗疫的后续发展非常关键。

观察者网:说到这里,我们已经注意到疫情在韩国的急速扩散,似乎与该国早前的“邪教聚会”事件有关。信徒众多的“新天地”教会从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你可否分析一下,这种现象背后产生的社会根源是什么?

拉希德:这个“新天地”教在韩国很有争议性,而且长期在地下发展,由李万熙在1984年组建,他号称本人是耶稣转世,弥赛亚再生,曾经喊出口号“耶稣已死,万熙当立”,这个组织的教义很多都看起来荒诞不稽,所以韩国的其他基督教教派和“新天地”有过长达几十年的争斗,认为他们是异端邪教。

每次聚会,新天地教徒们都拥挤而坐,而且禁止戴口罩和面具,教主也曾对教徒们施加压力,让他们隐瞒教会信徒身份。疫情扩散以来,在韩国的蓝屋“Blue House”请愿网站上已经有50万人联手签名,要求政府取消这个邪教组织,但这个“新天地”被长期认定为基督教的一个旁系分支,在韩国,像这样旁出的基督教组织还有很多,而且每个组织都指责对方是邪教,宣称自己是正统。

在我眼里,这些教派都是一丘之貉。那些呼吁取消“新天地”的民众真的是出于对他们传播病毒的愤怒?也未必。不同教派的头目借着疫情的名义倾轧对方,要说有“争议性”,比“新天地”更有争议性,更腐败的教派有的是。

韩式抗疫,把人民战争打成了“宗教战争”

2月23日下午,“新天地”教徒在一家女同性恋书店门口涂鸦:同性恋行为是重罪

新型冠状病毒不会因为你是哪个教派的,就赋予你特殊的免疫系统。在韩国釜山,一个名叫Presbyterian(长老宗)的基督教会也出现了大面积确诊的情况,目前有超过20个重危病人。釜山市的22个确诊病例中,有14人参加过长老宗的聚会活动。

昨天长老宗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则消息,认为其内部被新天地渗透了,有内鬼勾结新天地故意在战疫形势面前抹黑长老宗。所以,本应该是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迅速演变成了一场宗教战争。

上周末,韩国中央政府已经下令禁止进行聚众宗教活动,但是规模更加庞大的福音派基督教徒们首先站出来抨击政府不尊重上帝,没有体会上帝洒向韩国的爱,引发了上百人的游行示威,游行的队伍中大部分人都没有戴口罩,而且有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其实并没有公开反对“新天地”教派,而且福音派的领袖还公开叫嚣“确诊患者都是不忠的信徒”,“战胜新型冠状病毒只能依靠上帝”等等,这体现了他们虚伪的一面。

韩式抗疫,把人民战争打成了“宗教战争”

上周六下午,福音派基督教会的信众上街抗议政府禁止宗教集会,高喊“把文在寅送进监狱”

现在政府命令禁止教徒聚众集会,而且大邱市警察局已经派出618名警察,全城追查242名新冠病毒新天地教徒的密切接触者。韩国庆尚南道的7名确诊病例中,有6人都参加过“新天地”聚众活动。这些宗教团体发动民众的能力很强,他们取代了基层政府的很多职能。

观察者网:根据你的观察和分析,韩国有足够的医疗队伍和相匹配的医疗设施应对可能更加严重的疫情吗?比如是否有足够的口罩,测试工具以及医院床位?

拉希德:简单一句话概括你说的床位问题:韩国国内很少有医院能提供较为良好的隔离区床位,目前韩国也没有计划像中国那样建造一个临时的雷神山医院,而且在韩国全国范围内所能完成的最大检测饱和度是一天最多检测5000个疑似病人,政府曾经宣传把这个数字提升到10000个,并且新增100多个检测点。

韩国的优势就是面积小,城市之间的联动性高,协同成本低,所以对于有症状的患者采取转移救治的方式也比较多,总的来说,目前韩国政府正在尽一切可能控制疫情。

韩式抗疫,把人民战争打成了“宗教战争”

2月24日下午,首尔市厅前广场,一个出现发热症状但拒绝被隔离的老人在街头挥舞国旗和警方对峙

口罩在网上早就买不到了,线下买的话要有渠道才行,而且要溢价很多。所以对普通民众来说,遵守最基本的防疫日常规则很重要,勤洗手,戴口罩,及时到发热门诊就医,目前韩国在很多公共设施,比如地铁、巴士、公园和路边各处都设有热线电话厅,并且开通了个人热线广播专线。

观察者网:目前来说,韩国的各大企业是否还照常运营?有没有出现因为肺炎疫情突然爆发而停工的情况?和中国商贸联系紧密的企业是不是之前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拉希德:直到2月23日,三星因为一名员工确诊为新冠肺炎而关闭了位于龟尾的智能手机工厂,不过当日下午1点工厂又恢复了生产。

虽然现代制铁传出一名员工也确诊,但浦项的工厂并未因此停工,因为该确诊员工平时在相对隔离的工作环境中上班。不过该企业某些特殊的工种,在韩国其他地区的分部目前都允许在家上班。

据报道,蔚山现代汽车工厂暂停了某些流水线作业,不过这种现象前一段时间也发生过多次,主要是因为来自中国的供应链断了。然而这次情况比较严重,主要是下游生产线上的一名员工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没有抢救过来,下游供应公司已经全部歇业了,所以现代汽车集团的某些部门也不得不暂时停工。

观察者网:从韩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地图上看,有两个地方疫情相对来说比较严重,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地区,这两个区域目前情况如何?

拉希德:24日早上,韩国共同民主党政府决定,对大邱、庆尚北道采取最严厉的封锁措施,“大邱、庆尚北道将被定为特别管理区,实行最大限度的封锁政策,以阻止新冠肺炎疫情扩散”。不过后来发言人说此次的“最大限度的封锁政策”不等于中国的武汉封城,主要是指防疫意义上的阻止新冠肺炎扩散。但是总的来说,政府的这项指令到底意指如何,还比较模糊,有待进一步落实和告知民众。

观察者网: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新型冠状病毒来自野生动物。现在中国立法部门已经准备就此修法,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不知道韩国方面对此是怎么看的?有没有采取和中国相似的措施,认识到售卖和食用野生动物的严重性?

拉希德:很遗憾,目前我还没有看到韩国人在讨论野生动物的话题,目前韩国所有的确诊病例,按照我的观察,都是人传人造成的。我了解野生动物的贩售和食用问题在中国引起了全民的关注,但是我接受到的各类讯息告诉我,全世界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严峻的几个国家,只有中国在认真对待这个议题,所以此问题目前貌似仅限于中国国内。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