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请问武汉病毒研究所,你是能未卜先知吗?

补壹刀 2020-02-17 09:01:49
A+ A-

执笔:窦含章

眼下,在中国人民众志成城团结抗疫的决战时刻,有一个阴谋论喧嚣渐起,成为抗疫悲壮画面外的另类焦点,吸引着全世界的注意。

一些别有用心的外媒称,影响世界的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是中国研究的生物武器病毒泄露导致的,而病毒的源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

请问武汉病毒研究所,你是能未卜先知吗?

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制造生物武器的机构并不符合逻辑。任何国家如果有研究生物武器的机构,一定要高度保密。可武汉病毒研究所干的事,从来没藏着掖着。以该所冠状病毒研究专家石正丽为例,她关于冠状病毒的研究成果,曾多次发表在《自然》、《科学》等国际权威刊物,公开可查,如果她研究冠状病毒的目的是制造生物武器,怎么会将相关研究公开发表?因此,说此次疫情是中国研发生物武器引起的,没有什么说服力。

但是,在“生物武器”这一不靠谱的阴谋论下,还有一系列相对靠谱的问题,也是需要武汉病毒研究所正视的:

根据公开资料,以石正丽研究员为首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科研团队,2015年11月9日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了题为《在一种传播性类SARS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感染人类的可能性》的论文,其中提到:“我们研究了一种类SARS病毒SHC014-CoV的潜在致病性,这种病毒目前在中国马蹄蝠种群中传播。我们利用SARS-CoV反向遗传学系统,在小鼠SARS-CoV骨架中产生了一种嵌合病毒,该病毒可表达蝙蝠冠状病毒SHC014spike蛋白(刺突蛋白),并对其进行了鉴定。结果表明,在野生型骨架中编码SHC014spike蛋白的2b组病毒能有效地利用SARS受体——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ACE2)的多个同源基因,在原代人气道细胞中高效复制,并在体外获得与SARS-CoV流行株相当的效价。

请问武汉病毒研究所,你是能未卜先知吗?

此外,体内实验显示嵌合病毒在小鼠肺中的复制具有显著的发病机制。现有的基于SARS的免疫治疗和预防方法的评估显示效果不佳;单克隆抗体和疫苗方法均未能中和和保护免受使用新spike蛋白的Covs的感染。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证明了该病毒在体内外的复制能力。”

这篇论文说明,石正丽团队在研究冠状病毒的过程中,曾经人为合成过具有感染性和体内外复制能力的病毒,这是国内外猜疑新型冠状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核心原因。鉴于当前疫情的严重和公共舆论猜疑的日渐升高,武汉病毒研究所应公开相关病毒研究的全部资料,并公开说明石正丽团队合成的冠状病毒与正在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异同。

在前面提到的同一篇论文中有这样的内容:“还需要对非人灵长类动物进行进一步的测试,才能将这些发现转化为对人类的致病潜力。重要的是,现有疗法的失败表明了迫切需求进一步研究和发展治疗方法。”那么,武汉病毒研究所在论文发表后,有没有在灵长类动物身上进行过冠状病毒的实验?有没有进一步研究和发展治疗方法,实验的结果是什么?如果有实验,那么实验使用的动物是如何处理的?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将能很好地回应公众的猜疑。

前一段时间,武汉病毒研究所抢注瑞德西韦在中国的使用专利,引发舆论高度关注,但舆论的关注点聚焦在这次抢注能不能成功和这样做是否厚道的问题上,而忽视了神奇的抢注时间问题。

请问武汉病毒研究所,你是能未卜先知吗?

根据公开报道,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患者1月19日就医,20日确诊,在入院高烧7天后,症状恶化,才根据美国的“同情用药”原则使用了没有任何官方批准的实验阶段药物瑞德西韦,结果发现有立竿见影的明显疗效。1月31日相关结果发表在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请注意,在此之前,瑞德西韦尚未获得美国审批机构的上市许可,还处于实验阶段。2月2日,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特事特办,正式受理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申请,2月6日,瑞德西韦进入中国开展临床试验获得批准。

那么问题来了,武汉病毒研究所抢注瑞德西韦在中国使用专利的时间是1月21日。在那个时候,普通中国人都不知道有瑞德西韦的存在,而武汉病毒研究所不仅知道瑞德西韦,还未卜先知地知道瑞德西韦对新冠肺炎患者有疗效,未卜先知地知道瑞德西韦有可能进入中国,未卜先知地知道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对中国的国家利益造成重大损害,因此,为保障国家利益抢注了瑞德西韦的专利。

真是太神奇了!

请问武汉病毒研究所,你是能未卜先知吗?

1月20日,全国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刚刚达到291例,虽然当天下午钟南山院士宣布这种疾病会人传人,但武汉还没有宣布封城,全国的紧张气氛还没有开始,1月22日,中国股市还在大涨,全国人民都还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喜迎春节,可武汉病毒研究所仅依靠体外试验的结果,就敏锐超前地在1月21日,为了保障国家利益抢注了一款在美国都未被批准上市的药物,这说明武汉病毒研究所在之前很早一段时间就已经展开了相关试验,很了解瑞德西韦,那么请问:

1、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在什么时候预见到新型冠状病毒将对中国国家利益造成严重损害、并开始相关药物筛查工作的?是否对上级进行了汇报或警示?

2、是什么神奇的因素促使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员,极其富有远见地选择一款为治疗埃博拉病毒、正在进行临床研究、到现在都没有获得美国相关部门生产许可的药物(更别说获得中国药物审批机构的许可),作为治疗新冠病毒备选药物开展体外试验的呢?

大家知道,无论是李兰娟团队发现的对新冠病毒有效的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还是不太靠谱的双黄莲,都是已经获得国家批准,在国内早就上市、安全性得到确认的药物,这是进行相关治疗试验的前提。可武汉病毒研究所选择的却是一款治疗埃博拉病毒的未经批准上市的实验药物作为备选药,这显然不符合科研规定,除非武汉病毒研究所采取了广撒网式的药物体外试验,选择了国内国外大量药物作为备选,结果最终找到了瑞德西韦,那么这就需要武汉病毒研究所公布筛选药物的原则与范围,以及进行体外试验的全部资料。

3、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如何获得瑞德西韦的?瑞德西韦正式进入中国开展临床实验是在2月6日获得批准,在此之前,由于没有获得美国的上市批准,瑞德西韦别说在中国,在美国也买不到。那么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如何在1月21日前,获得瑞德西韦并进行体外试验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此前与生产瑞德西韦的吉利德公司是否有联系?在冠状病毒研究方面是否开展过合作?应进行详尽说明。

请问武汉病毒研究所,你是能未卜先知吗?

4、1月20日,美国首例患者确诊新冠肺炎,1月21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抢注瑞德西韦,抛开这时间上的紧凑性,让人非常费解的是,在没有对患者进行临床实验的情况下,武汉病毒研究所仅凭体外实验,就抢注了一款还未上市、未经临床实验的美国药品的国内专利,武汉病毒研究所对瑞德西韦的信心和抢注的急迫性可见一斑。但是,对但凡有点科学常识和基本医学素养的人来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对瑞德西韦超乎寻常的信心,实在无法让人理解。

药物体外试验的有效性有多高呢?前段时间,双黄莲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也是上海药物所联合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的,进行的也是体外试验。也就是说,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宣布瑞德西韦对新冠病人临床有效之前,如果你相信瑞德西韦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有效,你也应该相信双黄莲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有效,因为两者都通过了体外试验,而且双黄莲比瑞德西韦更靠谱,双黄莲至少还有国家的正式批准文号,而瑞德西韦在美国都还没有取得生产许可。可武汉病毒研究所不仅把瑞德西韦作为两种有效药之一向国家相关机构进行了报告,还抢注了瑞德西韦的专利,这种对瑞德西韦超高的迷之信心究竟来自哪里?是因为体外试验结果吗?如果仅凭体外试验结果,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什么没有向国家有关机构推荐双黄莲口服液!

需要追问的是,如果美国始终没有出现病例,瑞德西韦在美国无法临床试验,中国相关机构会不会因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的瑞德西韦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报告,而从美国引进瑞德西韦呢?

请问武汉病毒研究所,你是能未卜先知吗?

5、从表面上看,武汉病毒研究所与生产瑞德西韦的美国吉利德公司是博弈的双方。武汉病毒研究所抢注瑞德西韦专利是为了“保障国家利益”,制衡吉利德公司。但在事实上,武汉病毒研究所也是瑞德西韦在中国的推广方之一,因为瑞德西韦被作为两种有效抑制新冠病毒药物之一,早于1月21日之前,就被武汉病毒研究所上报到国家相关机构了,如果没有《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报道,瑞德西韦想进入中国,还真得靠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推荐。但是,当《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宣布瑞德西韦在临床产生效果后,舆论爆炸,推动中国相关机构特事特办,立即受理并批准了瑞德西韦进入中国的申请,时间是2月2日。这时,对吉利德公司来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在中国推广瑞德西韦的作用相对来说明显变小了。可就在2月4日,也就是瑞德西韦即将进入中国进行临床试验的时候,武汉病毒研究所却发布声明,抢注了瑞德西韦在中国的专利。

这是整件事中,看起来很正常又很奇怪的部分。如果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瑞德西韦对新冠病毒治疗有效,为了治病救人,也为了展示自己的重大成果,为什么不在抢注的第一时间1月21日发布声明?而等到国家相关部门受理瑞德西韦进入中国申请后再发布声明,不是摆明了警告吉利德,你的中国使用专利攥在我手里吗?武汉病毒研究所真的是为保障国家利益,抢注一款尚未上市的药物吗?

6、吉利德公司也应该作为事件关联方回应公众关切。吉利德公司此前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有过合作?是否获得过武汉病毒研究所合成的病毒?是否在SARS、MERS之外,应用瑞德西韦进行过治疗类似冠状病毒的研究?

之所以要诘问吉利德公司,是因为它与武汉病毒研究所一样,对瑞德西韦能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有着迷之自信。从瑞德西韦“首次”应用在人类身上进行临床治疗,到1月31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宣布瑞德西韦对新冠病毒治疗有效,时间还不到一周,病人甚至还没有出院,瑞德西韦就在中国开始塑造治疗新冠病毒特效药的形象。为了治病救人,2月2日中国相关机构受理瑞德西韦申请,2月6日正式批准其进入中国临床实验,瑞德西韦和吉利德以“光速”走过了新药进入中国进行临床实验最短的路。而这一切,仅经过了一个病例!这是世界医药史的奇迹——如果不是奇葩的话。在所有参与者中,除了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是因为救人心切、特事特办外,其它相关方都耍了非常大的滑头。

首先,美国治疗首例病患的机构在患者入院7天后使用了瑞德西韦,入院第10天向外透露患者明显好转(但具体通过何种渠道透露消息并不十分清楚),但这家机构重来没有表示,通过瑞德西韦治愈了新冠患者,他们使用瑞德西韦是基于美国医疗体系的“同情用药”原则。而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里,只是描述了患者的症状得到了迅速缓解,并没有说,瑞德西韦能够治愈新冠肺炎,论文作者还特意强调,尚未确定瑞德西韦和其他在研药物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也就是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其实是耍滑头、两头堵,从来没有说瑞德西韦能够治愈新冠病毒,而到了国内媒体这里,瑞德西韦俨然变成了治疗瑞德西韦的特效药。舆论引爆,在客观上推动了国家相关机构的速审速批。

请问武汉病毒研究所,你是能未卜先知吗?

那么,瑞德西韦真的有效吗?瑞德西韦在中国临床使用已近十天,尚未看到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的明显下降,每天仍有几十上百人不幸过世。但是,瑞德西韦已经成了这场疫情中,最爆款的尚未证明有效性的药。

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早在1月21日前,就对此深信不疑,将该药上报国家,并抢注专利,请问神奇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如何做到未卜先知的?

作者是媒体观察者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