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马克龙的误判:中国崛起不可避免 但法国仍然可以“平衡”

观察者网 2019-10-31 14:09:55
A+ A-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宋鲁郑】

2019年11月,法国总统马克龙果然兑现了他一年一到中国的承诺,将再次来到北京进行国事访问。由于中文翻译的缘故,法国媒体也用“马”来形容这位年青而又雄心勃勃的总统,还曾一度戏称他是法国马,可以“克”中国这条巨龙。

马克龙仍然是小马过河

按说马克龙执政两年,二度来华,对中国的了解也算是老马识途。更何况,2018年狂飙而起席卷全法的黄马甲运动,也令他总算体悟到治大国如烹小鲜的个中甘苦和中国智慧。应该说他还是有进步的,这体现在今年8月底他所主持的一年一度的外交使节会议。

马克龙的误判:中国崛起不可避免 但法国仍然可以“平衡”

2018年11月17日,首场发生在沃苏勒的黄背心示威

这个会议针对的是法国驻外一百多个国家的使节,而且是闭门会议,所以马克龙自然是直抒胸意,全是干货:一是公开承认西方霸权已近终结。原因既有西方自己的失误,也有新兴国家的崛起。二是公开承认对俄罗斯的政策是欧洲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错误,导致俄罗斯拥抱中国,欧洲需要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他特别指出美国是盟友,但也是长期绑架欧洲的盟友。三是信息技术进步引发情感、暴力和仇恨的全球化。

马克龙最后的结论就是:世界将围绕两个极点运转——美国和中国,欧洲也必须在这两个统治者之间作出选择。

只是在我看来,非常遗憾,虽然马克龙对世界和人类未来——特别是对中国的认识——有相当大的提升,但他的应对之道却犹如要过河的小马,不知深浅,难言成熟。

他一方面表示法国要促进中国的新丝绸之路与欧洲联通战略的更好融合,但另一方面这种融合必须在尊重欧洲的主权和规则上进行。他进而认为欧洲在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期间,为了求得援助,不得不向中国降低欧洲的部分主权,矛头直指签订一带一路备忘录的意大利和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英国。更重要的是,他还要联合美国在亚太建立“法国战略”,以平衡中国的崛起。

很显然,法国和曾经统治过全世界的英国虽然都认为中国将是未来的超级大国,但不同的是英国选择站在中国一边,前首相卡梅伦曾这样说过:“英国将成为中国在西方最有力的拥护者。”而法国则选择一边要和中国合作,一边还要平衡(其实就是遏制)中国的崛起。

所以,毫不奇怪的,马克龙执政两年来,虽然中法关系没有再现萨科奇时期的对立,也没有如同奥朗德时期的过于平庸,死水一潭,但双边关系不仅没有恢复到戴高乐将军开创的中法特殊关系时代,也没有达到希拉克总统基于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和了解所形成的特殊亲密时光。事实上,如果不是由于种种特殊原因,中法关系早就风云变幻,跌宕起伏了。

中法何以难创历史新高度?

首先,法国是目前欧美大国中唯一一个要捍卫西方统治地位和价值观的国家。正如马克龙在外交使节会议上说的:“只有法国,能重新树立深刻的欧洲文明;只有法国,能从欧洲战略和国际政治的高度,去考虑欧洲的存亡问题。”

今天的美国和法国不同,它只是要遏制中国,以维持其全球霸主地位,因此价值观也可以放弃。所以特朗普能无所顾忌的反对全球化、反对自由贸易,到处挑起贸易战,还背弃自己对全球气候变化这一事关人类未来命运的承诺、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人权组织,对任职于美国媒体的沙特记者之死轻描淡写,为了军售而袒护沙特,甚至还要在墨西哥边境重建柏林墙诸如此类。

所以法国是从如何捍卫西方文明价值观的角度来看待中国崛起的。它的许多做法,比如对待“一带一路”的举措远远落后于中东欧和南欧国家,甚至还公开反对其他欧洲国家和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备忘录,都体现了这一点。

其次,是马克龙的战略误判。认为中国的崛起虽然不可避免,但法国仍然可以“平衡”,也就是阻挠。美国是现在的全球霸主,为了保住这个地位,不管成功与否,它都要竭尽全力去阻挠中国,可谓别无选择。但法国不同,它既无遏制的必要,更无遏制的实力。法国之所以这样做,主要还是战略误判。这和其他许多国家早就跳船押宝中国完全不同。

中法之间没有压舱石:既无经济压舱石,也无地缘政治压舱石。双方的关系属于锦上添花性质,有自然是更好,没有也无伤国本。这和中德、法俄的关系不同。

德国之所以维持和中国的良好稳定关系,主要是经济压舱石起了作用。德国对华出口占到整个欧盟对华出口的一半。这也是为什么默克尔总理任职十三年,到中国就已经十二次!

马克龙之所以要改变欧洲对俄罗斯的敌对政策,一是俄罗斯是欧洲最大的地缘政治挑战,如果关系处理不好,欧洲的安全和稳定都成问题。二是俄罗斯的能源是欧洲必需的,俄罗斯随时可以利用这个武器报复欧洲。所以尽管欧洲制裁俄罗斯,却把能源领域排除在外。至于避免俄罗斯和中国走近,并不是最主要因素。

当然,大国之间的关系一向是非常复杂和敏感,这对国家领导人的素质要求是很高的。只是像戴高乐将军这样伟大的政治人物在法国已经是绝唱,甚至在西方都已是绝响,充斥西方的都是特朗普、约翰逊,学习西方的发展中国家,选出来的也都是巴西、墨西哥领导人那样的民粹主义人物。这样以民主为包装的一人一票选举体制,早就形成强大的“优汰劣胜”逆向淘汰体系。

马克龙的误判:中国崛起不可避免 但法国仍然可以“平衡”

特朗普和约翰逊,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中法关系何以也没有出现大倒退?

第一,是特朗普主导下的美国民粹主义崛起,日益走向孤立主义。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与法国的价值观格格不入,也影响到法国的根本利益。而中国是法国目前唯一可以获得实质支持的国家。当然,反过来也一样,中国也希望和法国联手捍卫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为基础的全球经济体系。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对法国的一些不友好做法采取了克制的态度,同时也在经济领域满足法国的一些需求。比如2019年3月习近平主席访问法国时,尽管法国公开反对意大利和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备忘录,中国仍然和法国签订了三百亿欧元的贸易大单。要知道,法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一年不过三百亿欧元。

第二,中国的实力远远超过法国。经济总量已经是法国的六倍多。法国仅凭一己之力是不敢和中国公开对抗的。所以,马克龙执政以来,对中国的核心利益还是相当尊重的,谈所谓的人权问题也是相当低调和克制。如果说萨科奇时代法国还有意愿对中国主动出击(比如会见达赖),那么之后,法国都只是“被动防御”,只有认为涉及到它自身利益的时候才会出手——虽然对自身利益到底为何,也有很多误判。比如中东欧、南欧和中国的关系被认为损害了欧洲的团结,和意大利与英国的合作损害了欧洲的主权。双方博弈的领域已经从过去中国一方挪移到法国一方。这大概是“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的含义吧。

第三,法国自身问题多多:经济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民众购买力持续下降、治安日益恶化、民粹主义持续崛起。2018年的黄马甲运动已经令马克龙伤了元气,他力推的改革也处于停滞状态,实在也无暇再开辟一个新的战场。

最后,国际关系上,法国和美国、俄罗斯两个大国关系都非常紧张。法国如果再和另一个世界大国中国再发生矛盾,这是法国完全不可能承受的。

目前法美关系日益恶化,美国不但不可靠,也完全无视欧洲和法国的利益。考虑到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依然存在,未来欧美、法美恶化关系将会进一步恶化。至于俄罗斯,法国虽然想缓和双方的关系,但它仍在执行欧盟制裁俄罗斯的决议。而且俄罗斯更青睐欧洲和法国的极右政党——这也是目前法国唯一能够挑战马克龙连任的政治势力,马克龙对此也是心知肚明。法俄关系的进一步改善存在巨大的国际和国内阻力。

虽然2020年如果民主党赢得美国大选,并且恢复联合欧洲盟友、打价值观牌的战略,法国可能会积极配合,中法关系将会面临严峻的考验。但对于中国而言,最根本的还是解决好自己的问题,继续发展。更何况今天中国的牌就已经很多:经济牌(比如中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外交牌(比如俄罗斯、中东欧、南欧)、科技牌(比如5G),事实上和过去不一样的是,中国正日益掌握国际事务的主动权。而马克龙仍然还算不上老马识途,这既有法国的国力使然,也是其本人的能力使然。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