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39人惨死英国 西方媒体开始怪“越南人太穷了”

补壹刀 2019-10-29 19:42:00
A+ A-

上周,39名亚洲偷渡者被冻死在英国货柜车厢里的悲剧震惊了世界。

一开始,英国媒体传出的消息是这39人可能都是中国人。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越南家庭通报自己家人在从欧洲到英国的路途中失踪,受害者中可能有多名越南人的猜测浮出水面。

尽管警方还未证实这个消息,西方媒体已经出现大量对越南向欧洲非法移民的调查式报道,一如上周末指责中国时的样子。

路透社今天就发了一篇特稿,描述了越南乡间的贫困状况和形形色色的劳务输出广告。西方媒体正在传递出这样的一种认知:还是因为越南人太穷了,不惜以最冒险的方式前往欧洲,“死亡货车”事件因此很难避免。

这些偷渡客们想要给自己和家人一份“更美好的生活”,不惜背上巨额债务也要前往发达国家,却不幸殒命在旅程的最后一路。然而,他们即便经历了九死一生,成功抵达英国,现实却很可能是在到达以后沦为“现代奴隶劳工”。

对于这些人,乃至这39人之死揭露的更广泛的非法移民现象背后,英国和欧洲难道就没有任何责任吗?

26岁的越南女子Pham Thi Tra My在发给母亲的短信中写道,“对不起,妈妈,我快死了,我无法呼吸。”该消息发出时,这辆死亡货车正在从比利时泽布吕赫港到英国珀弗利特港口途中。

据英国警方推测,这39人最可能的死因是冻死。按时间推算,他们至少在零下25度的冷冻车里待了15个小时以上。

39名死者被发现时,要么身体裸露要么衣衫单薄,口吐白沫,货车车门上沾满了血手印,显然他们生前曾奋力拍打货柜的墙面和车门,希望得到一线生机。

Pham Thi Tra My的家人为其偷渡英国支付了3万英镑。根据外媒的报道,这个价位完全应当够得上以“VIP”通道前往英国和欧洲。通常越南人蛇集团会提供给想偷渡到欧洲的越南人不同价位与待遇的旅程。

偷渡管道中,最低等的路程通常是偷渡客们先从越南进到中国,接着跨越俄罗斯,这段旅程通常是以轿车来完成;接着他们需要从俄罗斯步行至乌克兰或拉脱维亚,这趟旅程往往是在夜间长途跋涉过森林与高山,整个行程会花费数月时间。

而VIP通道则是让越南人以假护照从越南经过第三国来飞抵欧洲,这个旅程大多耗时数天。

根据统计,以低等方式从法国偷渡至英国大约需要3000英镑,而从法国进入英国的VIP通道则需要11000英镑。一名越南失踪者家属说,他为孩子好不容易攒了11000英镑交给蛇头,最后心碎地得知他的孩子还是被冻死在货柜车里。

专家认为,从欧洲大陆偷渡进到英国的路程,不管偷渡客们花了多少钱,最后可能并没有区别,都是与其他以低等模式偷渡的人一样被困在货柜车内,因为这是进入英国唯一的方式。

不管蛇头们把出国偷渡包装得多么轻松简单,多么“100%无风险”,然而这种跨越数个国家、涉及多种交通工具的偷渡之路,偷渡客们走的每一步都是踏在死亡节点上。

人口走私之所以久禁不绝,很简单,这是一笔暴利生意而且风险极低。

据统计,全世界每年人口走私的总利润已经高达70亿美元,是个仅次于军火和毒品的大生意。而跟军火和毒品走私比起来,走私人口简直没有任何风险。

英国皇家海军在地中海遇到偷渡船,基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满满一船的偷渡者。

对于这种现象,《每日电讯报》的记者科林·弗里曼怒骂:“在面对人贩子时,欧盟简直一无是处。”

最重要的是,这些偷渡客们倾尽家财、经历九死一生被带到了西方国家,等待他们的命运很可能是继续被压榨干净最后一丝价值,当初被许诺的、向往的“自由幸福生活”变成现实中的“奴隶劳工”。

虽然合法的奴隶制度在人类的文明史上已经消失近200年了,不过在西方发达国家,实质上的奴隶劳工从未消失。

事实上,如果把“贩卖奴隶”换成人口偷渡;把“奴隶”包装成劳工或仆人,这个罪恶的产业链就有了迷惑人的生存空间。连特雷莎•梅在担任英国内政大臣时都承认,“他们的存在,从形式到目的,都是奴隶”。

根据人权组织“自由行走基金会”近期公布的一组数据,2019年英国至少有13.6万名奴隶劳工,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通过非法偷渡和人口贩卖而来的受害者。2018年仅英国警方查获的就有7000多奴隶劳工,这一数据比2017年上升了1/3。

而且从2012年开始,来自越南的奴隶劳工人数就已经超过了亚洲其他国家以及东欧国家,成为英国奴隶劳工的主要来源地。2018年,英国就有702名来自越南的奴隶劳工,他们大多在妓院、美容院、以及大麻地下农场等场所工作。

举个例子,英国街头贩卖的大麻大多来自这些越南黑帮的大麻种植场。Ping13岁时从越南来到英国。人贩子对他说,到英国当园丁能挣大钱,很快就可以帮助家里还清欠下的高利贷。父亲因工伤事故去世后,Ping挑起了养家的担子。

Ping来到英国后,被关在一个不见天日的仓库里,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园丁”的任务是照料经过特殊改装的仓库里种植的数百株大麻。

如果Ping拒绝做“园丁”,蛇头说,他的妈妈会死,他的妹妹双手会被剁掉。

事实上英国政府也已经注意到国内的“现代奴隶制度”。2015年3月,英国正式颁布“反现代奴隶劳工法案”,目的是为了敦促企业避免雇用非法奴隶劳工,同时承诺保护被压榨的奴隶劳工受害者。根据该法案,贩卖奴隶劳工的人蛇集团主使最高可以被判处无期徒刑。

然而,四年过去了,这部法案在保护奴隶劳工,以及打击人蛇集团方面作用实在有限。大多数英国公司根本没有把该法案的实施当成一回事。路透社采访的一名律师表示,“四年里政府根本没有颁布法律实施的指导原则。英国政府只是在用这部法案去国际上给自己贴金。”

英国为什么会屡屡发生人口贩卖案件并有这么多的奴隶劳工?

首先,由于英国本地人不愿意从事底层工作和体力劳动,大量工作机会成了哄骗偷渡者的诱饵。借助英国的农场、建筑工地、洗车行等体力劳动场所招工,人蛇集团通过诱骗方式将奴隶劳工偷渡到英国。他们通常将英国的工作环境和收入吹得天花乱坠,而一旦偷渡者被其控制,就会失去人身自由,沦为奴隶劳工。

其次,在英国贩卖奴隶劳工是一本万利。英国的普通工人工资与其他国家相比较高,如果使用奴隶劳工,就可以获得不菲利润。

例如2013年BBC披露的一宗案件,来自东欧的奴隶劳工被蛇头“安排”在一家工厂干了3年,每天工作16个小时,一天的“工资”只有2.8英镑。而他们的护照和银行账户攥在工头手里,工厂和宿舍外都有监工牵着恶犬看守。由于担心蛇头报复和政府收容遣返,被贩卖的劳工通常都不敢主动举报。

第三,法律上的困境让人口贩卖组织有恃无恐。虽然每年的10月18日被确立为英国反奴工日,但是“反现代奴隶劳工法案”实施的客观效果并不令人满意。该法案不仅没有及时惩罚有组织犯罪集团,反而让鉴别和驱逐非法移民成为主要目的。一些刚被从禁锢环境中解救出来的奴隶劳工,很快被转送到非法移民收容所(甚至是监狱),受害者不能得到帮助,更无法得到赔偿。多方人士反映,对于奴隶劳工受害者的有罪化处理,实际上使得举报和取证变得更加困难。

加之在“脱欧”时期,英国社会仇视移民的氛围日渐明显,对于非法移民的排斥,也使得这部法案的实施几成一纸空文。

最后,鉴于非法移民是世界性现象,经济发展水平差距构成了这方面的天然推动力,指责发展中国家为什么会有人要离开前往发达国家,是毫无意义的。

欧洲国家可以打击人口贩运网络,可以遣返非法移民,但是不让在它们的土地上反复发生偷渡者集体惨死的悲剧,这是欧洲国家没有任何理由加以推卸的责任。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