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封面占据一半兵力!历史上的蒙古海军真的是相声里的梗吗?

2019-04-04 15:04:25 中华网军事
A+ A-

"蒙古国海军司令"这恐怕是吃瓜群众眼中,郭德纲相声里的一句老梗了。

众所周知,现在的蒙古国是一个内陆国,四面都不沿海,又何来海军这一说呢?

可是,近期就有人发现了一部纪录片,为人们解决了这一疑惑。这部纪录片由英国人制作拍摄于2001年,片名为《蒙古海军:尽在海上》,在这部时长仅为27分钟的纪录片里,制作方把这个内陆国家辉煌的过去,暗淡的现实,和充满雄心的情怀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共就七个人,一张专辑封面就占了一半兵力

一共就七个人,一张专辑封面就占了一半兵力

由于时间及技术原因,现在已将找不到完整版了,但是从目前已知的仅有几分钟的片段里,还是可以对蒙古国海军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三条船(其中只有一条能开),两门炮,七个人(会游泳的只有一位)这就是现在蒙古海军的全部家当。

全部家当尽收眼底

全部家当尽收眼底

经过多方查询,目前的蒙古国海军与其说是海军倒不如说是"湖军",他们驻扎的地方名叫库苏古尔湖是蒙古最大的淡水湖。

库苏古尔湖水域面积有2700多平方公里,四周为山丘起伏的乾旷草原。离最近的大海还有2000多公里的距离。但此地却是近代蒙古海军的诞生地。

1930年,当时的蒙古迎来一位"稀客",一条来自苏联的运输船。这可是蒙古历史步伐迈入近代以来的第一艘船,而这条船在蒙古的"安身之所便是库苏古尔湖。由于库苏古尔湖地区有一条全长1024千米的,这条河的另一个终点便是著名的贝加尔湖,因此当时库苏古尔湖可是连结蒙古和苏联的重要水上交通枢纽。苏联"送"船的目的是为了运输石油。

为了保护水上运油通道的安全,蒙古组建了海军,而这条船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蒙古海军的旗舰,并且用了蒙古争取独立过程中最重要的人物达木丁·苏赫巴托尔的名字命名为苏赫巴托尔号。此时的蒙海军俨然是一群石油押运兵,这样的活动一直持续到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

苏赫巴托尔号

苏赫巴托尔号

不过我们把历史的指针回拨到700多年前,那时的蒙古海军可是一支拥有上千艘战舰,十余万将士威武之师,即便只在历史上活跃了不足百年。

1206年,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各部,建立了大蒙古国。随后采取远交近攻,蒙古铁骑连克西辽、西夏、金国、大理等国,使南宋政权陷入孤立境地。眼看就要对这盘菜动筷子的时候。蒙古人的目光却盯向了日本。

起初,一心称雄欧亚大陆的蒙古人,对日本这个岛国的存在浑然不知,当征服高丽后方才得知有这么个"边陲岛国""。

起初,一向尚武的蒙古人,并不想让自家的铁骑漂洋过海去打下日本,还是想"和平解决"。于是派出了使者通过高丽之手向日本递交了国书。可这封国书表面上看是希望"和平共处一家亲",可字里行间却透露征服者傲慢和嚣张。对于这份国书,当时的镰仓幕府选择了"沉默是金",压根就没把蒙古人当回事儿,这一下可惹恼了蒙古人。

当时的蒙古人还从马可波罗的作品里得知:当时的日本可是个遍地都是黄金和珍珠的"富庶之地"。从真实的情况来看,蒙古人显然是被马可波罗的作品给忽悠住了。这么多年来,蒙古铁骑征战四方,截获无数,抢劫与掠夺财富在当时可是家常便饭,贪婪奢华的蒙古权贵们也自然看上这"肥的流油"宝地。

此外,蒙古人还认识到,虽然在陆地上南宋孤立无援了,但是还有个隔海相望的"小兄弟",这可是一大隐患。要想彻底把南宋"包饺子"打下日本势在必行,更何况当时忽必烈对征服这个词有着狂热的追求,认为如此行事方可"有功可见于后世"。

1274年十月九百艘战船,近四万名士卒和水手(大部分是汉人和高丽人)在忻都元帅的统领下,从高丽起航向日本进军,这便是元朝

第一次东征史称"文永之役"。

起初,元军进展还算顺利,迅速的攻下了对马海峡中的对马岛以及一岐岛,并在一个月后到达日本博多湾,日本武士,甚至连僧人都上阵阻击,可在元军火器和势不可挡的冲锋面前还是败下阵来,元军攻下博多城,可是当初走一路抢一路的蒙古人没有意识到,日本列岛不同同于中原大陆,渡海作战后勤有多重要。士兵疲惫无援,后勤辎重难以得到有效补充,没办法只好在博多抢了一通后,回船住宿。可就在当晚风雨大作,战船毁伤大半,还有不少搁浅在日本海岸被日军俘获。在赔上一万多条人命的代价后,元军退回高丽,

"文永之役"也草草收场。

蒙古袭来绘词

蒙古袭来绘词

仗虽然没打赢,但忽必烈认为,这一仗也让日本人见识到了大元帝国威武之师的强大,日本也该"吓破胆"了。1275年二月,又一次派出使臣同日本"修好",可这一次日本武士,干脆用武士刀说话,把来使统统砍了脑袋,这下忽必烈怒了,发誓一定要完全征服日本。

此时的元朝刚刚消灭南宋,得了江南大片国土和人口。这一次元军决定两路出击,1281年5月,东路军4万余人,900艘船只从高丽出发,江南军14万余人,并3500艘船只从中国泉州港出发,分两路向日本九州岛进军。

这时的日本,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既然元军在陆地上所向披靡,那么取胜的希望就在于海战了。可这一次元军可是上千艘战船,还有南方人在船上,海战到底该再打。总结起来有三大点。

一是困,把元军困在海上,让他们无法上岸。在日本人看来元朝人主要还是拿船当运输工具来使用,海战是次要,把它们困在海上,可使他们无法发挥陆战优势。为此当时统治日本镰仓幕府增加了西日本的防御部署,并且在博多湾沿岸西起今津,东至箱崎长达十多公里的地带,修筑了一条高约六尺,厚约一丈的石坝,日本人称之为"元寇防垒"。

由于事前没有做好侦察工作,当6月份进入博多湾之后,方才发现石坝,难以冲滩登陆,就这样元军在海上漂了一个多月,未能成功登陆上岸。日本的困敌战术取得了成效。

"弘安之役"

"弘安之役"

二是扰,当实力相差悬殊时,"敌驻我扰"的手段就显得高明多了。元军上岸不成只能以船为家了。日本人利用本土作战的优势,在夜晚用小船偷袭元军船只。虽然每次规模都不大,但在这种零敲牛皮糖的攻势下,还是弄得元军"船坏粮尽"苦不堪言。

三是"神风"相助。虽说,前两招都起了效果,但元军毕竟人多,船多。日军想一口吃掉也绝非易事。这时老天爷"帮忙"了。八月一日夜间,骤然间台风大作,在台风的破坏力下,元军损失惨重。史书记载"战船皆破坏终覆没,左副都元帅阿刺帖木儿以下溺死者无算,流尸随潮汐入浦口,积如邱陵"。而常败将军范文虎等一票将领此时也只顾自己逃命了,日军乘机发起反攻,元军大败,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将士死里逃生回到国内。相比于第一次东征,这一次元朝输得更惨。

战后,虽然忽必烈勃然大怒,欲第三次出兵雪耻,可此时朝中大臣多数持反对意见,再加上南方动乱,忽必烈把目光转向了交趾(今越南北部),讨伐日本也就被无限期搁置了,元朝将水军调往征讨交趾,结果同样全军覆没。元朝海军在历史上的主要表演也匆匆谢幕了。

如今,石油运输也停了,押运员的工作也没了。铁木真的海军子孙们,守着旧船,跑跑运输,接待景区游客,俨然一副"与民同乐"的景象。

陪游客跳跳舞,怎么说也代表国家形象啊

陪游客跳跳舞,怎么说也代表国家形象啊

(本文为中华网军事原创,作者傅鑫。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