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向美国贸易逆差开战,是特朗普对美国人民的戏弄

观察者网 2019-10-05 10:41:58
A+ A-

【文/翟东升】

我是从2018年1月份开始跟踪中美之间,或者说美国对全世界发动的贸易战、关税战的。我要强调一下,第一,时间是2018年1月份,那个时候还没正式开打。

其次强调一下这场贸易战不是针对中国的,是针对全世界的。这一年半以来,我们的认识也在不断地深化。在头十个月里,其实包括本人在内,我觉得都是在盲人骑瞎马,都在瞎猜。直到(2018年)10月份前后,我们才有了进一步明确的判断——特朗普总统发动关税战的核心动机是什么呢?就是联邦财政缺钱。

美国根据拉弗曲线大规模减税,这个事其实跟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后,如何有效地、合法地、不可逆地来为自己家谋利有关系。

特朗普总统一开始掺和总统竞选的时候,根本就不是严肃认真的,他并没有认为自己能够赢得大选。他和他的团队都是出于一种玩票的心态,通过加入这样一个大选来闹场。

第一,他这个人喜欢这套;第二,有利于吸收注意力,拉抬自己Trump品牌的价值。

向美国贸易逆差开战,是特朗普对美国人民的戏弄

一开始的出发点就这么简单,特朗普的竞选经理康韦(Conway)女士直到大选揭晓前一天,还在到处投简历找工作,也就是他们根本就没觉得自己家能够赢得大选。结果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美国白人对精英阶级的愤怒、那种民粹浪潮在美国汹涌彭湃,把他一不小心拱进了白宫。

所以他们进了白宫之后,就琢磨一个事儿:既然如此,弄假成真了,那我怎么办?我怎么能够合理合法地、不可逆地获取利益?

特朗普贵为美国总统,把联邦财政的土地批给自己家地产商开发行不行?在美国是不行的。美国经过200年的发展,它的制度虽然并不完美,但可以说是相当完善,有许多制度来约束这些事。大家可以想象,如果特朗普用这么low的办法来为个人获利的话,他将来一定会被查得底掉。

所以他就琢磨着减税,更重要的是他想减什么税?减遗产税。他知道美国的遗产税税率高达55%,800万美元是起点,800万美元以上的部分收55%的遗产税。美国许多富人对遗产税是深恶痛绝,特朗普的父母当年为了避遗产税,请了一堆的律师、税务师、咨询师,帮他们设计各种交易来避这个税。老头老太太已经过世好多年了,到现在还在被媒体“扒坟”,说他们当年用了哪些招式避了一共据说4亿美元的税。

所以遗产税是特朗普这些家庭心中永远的痛,他们特别想减遗产税,特朗普私下曾经讨论过要把遗产税降到零。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大规模减税是对特朗普于公于私都特别有利的核心政策诉求。

他上台之前,我系统地做过他的政策诉求的整理,前后有变化。最初他推出的口号是要10年减10万亿美元的税,后来上台之后,美国共和党参议院的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跟他说,你这个做法通不过。

为什么通不过?刚才我说了,美国制度其实有很多互相制约的部分。在美国的制度中至少有两项能够制约特朗普的减税。第一项叫债务上限,如果你大规模减税,财政收入减少,导致财政亏空扩大、赤字迅速上升,达到一定上限之后,就必须要获得美国国会特别是众议院的批准,然后才能提高债务上限。去年美国国会没给特朗普通过,民主党掐着他,不让他提高上限,最终导致美国政府历史上最长时间的停摆。

向美国贸易逆差开战,是特朗普对美国人民的戏弄

还有一个限制叫做PAYGO条款,什么叫PAYGO条款呢?就是总统想要减税可以,但你想请客吃饭,你就要自己买单。如果你请客吃饭导致了亏空,填不上账,怎么办呢?那对不起,减税政策立刻取消。美国民主党已经开始策划要启动PAYGO条款来制约特朗普的减税了。

所以对特朗普来讲,他的大规模减税计划面临美国制度的约束。那他怎么办呢?米奇·麦康奈尔等共和党高层和特朗普商议之后就对他的减税计划做了调整,调整为10年减5万亿美元,减半。

而且还不是一步到位,分成两步走。第一批减税是给美国中产阶级和富人一起减税,也就是带有一定的普惠性,不光是给富人,中产也能减。第二批减税,再重点减富人的税,尤其是遗产税。

2017年12月份,第一批减税就实现了。那问题来了,他们用什么钱来填补大规模减税导致的亏空呢?注意,他们公开宣传这个事的时候,主要的卖点就是刚才我们说到的拉弗曲线。说通过减税可以把美国经济的活力激发出来,让企业家们更积极地去做生意创造财富,从而导致税基的增长,从而导致也许税收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可能会增加。这是他们的一个核心卖点。

但他们其实心里明白,那只不过是一个神话,是一个故事。大规模减税之后,肯定会有财政亏空。怎么填这个窟窿?他们在2017年5月份之前商议的一个事儿,叫做边境调节税(Border Adjustment Tax),顾名思义,就是所有的进口商品和服务进入美国边境之后,我都要征收一个调节税,他们的想法是增收10%。

注意,美国是全世界市场最开放的经济体。作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美国每年进口2.7万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美国的税率是全世界主要经济体里边最低的,平均税率只有2%点几。所以如果他把边境调节这10%加上去,综合税率达到12%点多,这意味着美国联邦财政每年能够收到2000多亿美元。

大家看,这2000多亿美元的税收收入和第一批减税,是不是差不多在一个数量级上?这就能够cover了。但问题是你把这两个事放在一起说的时候,就特别难听。

减税是给中产和富人减税,可是你向所有的进口商品征税,意味着向所有美国人民,尤其是中下层美国人民征税,为什么?在美国进口商品消费最多的是穷人,因为在美国,进口商品是便宜货的意思。

向美国的穷人加税,而给美国的富人减税,“劫贫济富”,尤其想给你自己家减遗产税,那你特朗普总统还要不要脸?

所以在2017年5月之后,他们就不再提边境调节税了,专心致志地销售“减税能够带来GDP增长,然后导致税收反而增加”的拉弗曲线的概念。

到了2017年的12月份,第一批减税真的通过了。我们看到2018年1月份第一期减税开始实施之后,美国的联邦赤字,联邦财政的总债务量都大幅上升。

特朗普没办法,只好换一个名目,复活他曾经想过的那个边境调节税,这个名目就叫做向美国的贸易逆差开战。

这其实是对美国人民的一个戏弄。

如果说我要征收边境调节税来cover减税导致的亏空,那美国人民说这是在劫贫济富。所以我把这个事包装成是为了捍卫美国制造业的利益,为了让美国更加伟大,我需要带领你们怼那些所有的美国的贸易伙伴。所以他要说我们美国就是个全世界的大钱包,世界各国都到我们美国这个大钱包里边来偷钱。他把贸易顺差解释为别人偷他的钱。

刚才我说过了,中国是辛辛苦苦生产出东西来交给美国,而美国只需要印一张纸片,上面写上“In God We Trust”,就是钱了。你印张纸票就换我们的劳动,这还不够赚吗?

向美国贸易逆差开战,是特朗普对美国人民的戏弄

但是到了特朗普嘴里,就变成什么美国是大钱包,别人来偷我的钱。归根结底,关税战出发点其实就是联邦财政缺钱,所以需要用贸易赤字之名发动关税战,收点钱,以解决他联邦赤字之困。这是我所要提供的一个解释。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