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从红军到解放军 为何人民心中总是装着这支军队

中国军网 2019-09-30 19:35:14
A+ A-

今年中秋节前,火箭军官方微博@东风快递曾发布了这样一条视频:

13号的上午,一个女孩来到火箭军某部大门口。女孩向执勤哨兵鞠了一躬,放下一个装着月饼的纸箱和两袋水果,转身离去。正在门口劳动的战士拿起东西追上前去,想要把东西交还给女孩,但她执意不要,迅速跑开了。执勤哨兵打开纸箱,一张暖心的纸条映入眼帘——

从红军到解放军 为何人民心中总是装着这支军队

女孩写给火箭军官兵的纸条(资料图)

“今天送这个是因为昨天在门口等公交看到两位军人在站岗。昨天很热,他们却很精神,谢谢你们。中秋节我和你们一样也回不了家,所以就把我妈妈寄来的月饼分享给你们……”

视频发布后,很多网友留言评论,称赞这是一个善良的姑娘,正能量满满。其中,有一条评论特别的“硬核”:没想到东风快递也被强制收快递了,还是不让拒收的那种。其实,无论是真情表达还是善意调侃,谁又读不出那份骄傲,那种亲近?这,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是多么难能可贵……

1929年12月的福建上杭,朔风凛冽,寒气逼人。

在上杭古田乡曙光小学的会场,一次足以撼动中国历史进程的会议正在召开。这个破旧的闽南小学校堂,为我们记录下这样一段浓浓的湘音:

“红军与白军的任务是不相似的,如果单纯是为了打仗,红军确实与白军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我们既然是红军,是人民的军队,就要与白军不一样,就不能只认打仗这一项工作,才能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

讲这句话的人是毛泽东,人民军队的主要缔造者。这次会议,史称古田会议,第一次以决议形式规定了人民军队性质、宗旨和任务。古田会议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8项决议,内容极其丰富,系统总结了自1927年以来我党创立红军的斗争经验,强调用马列主义和党的正确路线教育党和军队,划清了人民军队同旧军队的界限,确定了无产阶级的建军路线。参加了这次会议的罗荣桓元帅后来曾多次讲,“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以后,我军要建立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就定型了。”

从红军到解放军 为何人民心中总是装着这支军队

古田会议遗址(资料图)

历史短暂的一瞬,铸就了时代永恒的辉煌。

两年后,一场惊天“兵变”在江西宁都上演。

这场兵变的主角是刚刚在军阀混战中被蒋介石收编后,发配到江西进行第二次“围剿”红军的国民党第26路军。

据参加过宁都起义的26路军士兵侯世奎、徐承俊后来回忆,“我们行军到了江西,所到之处,看到许多红军写的标语,有的还深深刻在石头上:‘打土豪,分田地,帮助穷人闹翻身!’‘红军纪律严明!’‘红军不打自己人!’等等。可当时我们都怕得很,红军究竟是好是坏,我们一点也不了解,只听说红军都是红鼻子绿眼睛,见人就杀……”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在国民党正规军眼中“红鼻子绿眼睛,见人就杀”的队伍,在当初进入宁都的时候,全城老百姓在一夜之间为他们打了7000双草鞋。

“红军既然那样‘坏’,为什么所有的群众都帮助他们呢?”这是当时26路军的士兵提出来的。如今,它被做成展板挂在宁都起义纪念馆墙上。

今天,当我们再次回溯宁都起义,很多细节已经湮没在历史长河中,杳不可寻。但这句“士兵之问”却留存下来,不断叩问着后来人,震荡起历史的巨澜!

红军长征之后,一位叫埃德加·斯诺的西方记者来到陕北,探寻中国的出路和未来。他与红军领导人及士兵、与陕北人民同吃同住,将所见所闻写成了《西行漫记》一书。这本书第一次全面客观地向世界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历程,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真正形象。其中,有这样一段记载:

斯诺在参加了红军一堂普通的政治课后,向听课的战士们提出了一个问题:红军在哪个方面比中国其他军队好?根据斯诺当时的记录,有12个人立即站起来进行了回答。其中,有一位红军战士的话似乎为“士兵之问”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军阀的军队的任务是收税和压榨人民的血,红军为解放人民打仗!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上海解放70周年。

上海解放后的第3天,新华社发表了毛泽东亲自修改批准的社论,《祝上海解放》。社论中指出“上海的解放在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具有特殊的意义……上海的命运实际上是近代中国历史的缩影。”

从红军到解放军 为何人民心中总是装着这支军队

解放军骑兵团的战士们骑马经过延安东路时,民众涌上街头,热烈欢迎(资料图)

从1843年开埠之后,上海以其独特的地理优势,迅速发展为远东第一大都市。有一幅名为《外滩,1849年》的油画作品很形象地展示了这个时期的老上海:一栋栋西式建筑,华记洋行、宝顺洋行、李百里洋行及仓库……背靠外滩,比邻而建。到了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又成为世界上白银储量最多的地方,大约4亿盎司——差不多就是整个国家的总银库。

在繁华的浮影之下,却是无数普通劳动人民的水深火热。

就拿上海刚刚解放的那段岁月来说。历史学家刘统的著作《战上海》中有这样一段描述,“1948年到1949年5月,上海经济的最大特点是物资短缺、通货膨胀导致的投机盛行”。据当时上海市政府统计的数据显示,1949年5月30日主要生活必需品价格(人民币):中等籼米每市石4800元,兵船面粉每袋1350元,猪肉每市斤3207元;而仅仅10天之后,6月9日必需品价格迅速上涨到米每市石16000元,面粉每袋3995元,猪肉每市斤6000元。

然而,飞涨的物价却没有让这座城市饿殍遍野、饥寒流离。在进军上海之前,除了中央统一调配各地解放区特别是东北解放区的大批粮食外,第三野战军也动员起来,与解放区人民一起着手进行粮食准备。当时的一篇新闻报道《米是怎样运到上海来的》这样写到:

“人民解放军来了,大上海解放了!随着解放来的,是巨量的都会人民生活必需的物资。

米是怎样来的?通过党和人民政府的号召,所有的劳动力和所有的工具都动员起来了,一升一斗,千石万石,集中到交通线上。坏的小米自己吃,好的大米送出去,随着解放大军的前进,源源向上海进发。”

朱家角,距离上海城区约50公里,现在隶属于上海青浦区。这个江南小镇,随着古镇热的兴起,已经成为上海市民周边游的首选之地。这里小桥流水,风光旖旎,是一个典型的鱼米之乡。

根据当地解放前的史志记载,朱家角米市极盛,青角薄稻米名闻遐迩,其时漕港两岸的米厂、米行、米店就有百多家。每届新谷登场,河港几为米船所壅塞,其盛况可见。

70年前,小镇先于上海获得解放。在解放后的第二天,当地商界和粮户就在政府和部队的动员下迅速行动起来,捐献粮食支援解放上海。从动员捐献、自报数量、集中加工到运往前线,只用了一个星期。开始预定的目标是100万斤,结果完成了105万斤。据朱家镇当地老人回忆,当时碾米厂日夜开机,不停打包袋运,真是要人有人,要船有船,人人振奋。

这些粮食,主要用做了部队的军粮。还有一小部分,随着解放大军进入了上海。

上海解放后不久,遭受到了12级以上台风侵袭。当时外滩马路上的大水与黄浦江连成一片,市中心的积水深达1米,甚至连江堤栏杆粗壮的铁链条都浸没在水中,不见踪影。

面对突发的严重灾情,第三野战军政治部发布通令,命令所属各部队全力以赴协助当地人民救灾,厉行节约,与人民群众共患难。台风过境之后,官兵们又自觉行动起来,节衣缩食、接济受灾群众。据9兵团军史记载,驻邑庙区的20军59师的指战员从受灾当日起,将原来一天两餐干饭一餐稀饭改成两餐稀饭一餐干饭,把节约下来的粮食全部救济给了灾民。许多群众深受感动,说道“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军队,永远忘不了共产党的恩情”。

在艰难的时期,一粥一饭的背后,是这支军队对老百姓最朴实也最真诚的告白。

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主席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说:所谓人民共和国就是人民解放军,蒋介石的亡国,就是亡了军队。现在看来,人民解放军能够打败国民党军队,除了指导思想和战略战术上的原因,还有就是无论何时心里首先装着“人民”二字。而这两个字,正是这个国家与这支军队共有的名字!

2006年11月14日,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从红军到解放军 为何人民心中总是装着这支军队

李建英(资料图)

上午11时许,一架代号639的某型歼击机呼啸而起。原兰州军区空军某团飞行员李剑英和战友驾驶着战机,开始执行例行的空中巡逻任务。

中午12时02分,战机准备返航。下降高度,一切正常。

12时04分01秒,战机高度下降至194米。距离机场2900米时,突遇鸽群撞击,“砰”地一声巨响,发动机空中停车。

12时04分09秒,飞行员李剑英:“我撞鸟了,我要调整跳伞。”

12时04分15秒,飞行员李剑英:“看迫降行的话,我把起落架收起来了。”

12时04分18秒,飞行员李剑英:“我把起落架收起来,迫降!”

12时04分25秒,战机受到剧烈撞击后爆炸解体。人民空军一级飞行员李剑英壮烈牺牲。

从第一次报告“撞鸟”到最后改为迫降,中间有16秒的时间。

16秒对于飞行员意味着什么?在战机空中险情发生时,0.3秒就可以弹出座舱跳伞自救,16秒,理论上有53次跳伞机会。

但险情发生时,战机上还有800多公升航空油,120余发航空炮弹,1发火箭弹,以及助燃的氧气瓶。而从鸽群撞击点到战机坠毁点2300米跑道延长线的两侧680米范围内,分布着7个自然村、一处高速公路收费站和一个砖瓦场,共有814户村民。沿下滑轨迹依次分布着3个村庄、268户村民,居住着3500多口人。

选择有时就是如此残酷,或生或死。16秒的时间里,足可以让一个训练有素的飞行员随时做出这样的选择:伸手拉动红色拉环,战机弹射救生系统就会在瞬间将他送离险境;但战机一旦失控坠落下来,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将蒙受巨大损失。飞行员李剑英的选择,是将生留给他人,哪怕死亡随时降临在自己头上!

战机最终迫降失败,撞击到农田水渠护坡上解体爆炸。距离爆炸最近的一位群众不到20米,现场没有一名群众受到伤害。

事故发生后,事发地周围的群众被飞行员李剑英的壮举而感动,自发到烈士牺牲的地方进行祭奠。一位叫赵森林的村民含泪告诉当地媒体:“我家就在离这里不到50米的杨北庄。要是飞行员跳伞了,飞机可能就落在我们村里。村里人都知道,是那个飞行员救了我们。”

2007年,李剑英烈士当选感动中国年度人物。在颁奖词中这样写到:他是一名军人,自然把生命的天平向人民倾斜。飞机无法转弯,他只能让自己的生命改变航向。

2019年3月12日,@军报记者微博发布了一条信息:3月12日上午,海军航空兵一架战机在海南省乐东县境内组织飞行训练时失事,2名飞行员不幸牺牲,未造成地面人员伤亡。失事原因有待进一步调查。

从红军到解放军 为何人民心中总是装着这支军队

任永涛烈士(左)粘金鑫烈士(右)(资料图)

消息发布后,有媒体评论说,在“未造成地面人员伤亡”几个字中读懂中国军人。

其后不久,牺牲的飞行员任永涛、粘金鑫被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批准为烈士。3月18日,在任永涛烈士的家乡陕西省鄠邑区,“接英雄烈士回家”活动举行。当地群众万余人沿街牵起挽联,含泪迎接烈士魂归故里。

英雄的飞行员虽然已经离去,但英雄的战友们依旧驾机在翱翔、操舵在航行、钢枪在紧握,守护着国家,捍卫着中国人民和平安宁的生活。

正如在当月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对两位飞行员牺牲的评价: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在生死关头,他们想到的是人民的安危,却唯独没有他们自己。正是千千万万这样的英雄,铸就了我们共和国的脊梁。

是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但为了人民的安危,无论是战争年代裹尸疆场还是危难时刻挺身而出,始终是国家的脊梁,始终会得到人民永远的怀念和至高的敬仰。就像2018年3月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大校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派出专机从韩国接回了20具志愿军烈士遗骸回答记者提问时所说:无论英雄走得多远,我们的心总和他们在一起。

这,就是人民军队。一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来自人民、属于人民、始终为中国人民而牺牲奋斗的军队!

(执笔:李景璇)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