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中国弹”传奇:对台撒手锏的中国心 源于美国的意外馈赠

A+ A-

15日当天往返于宫古水道参加演习的东部战区海军某驱逐舰支队530舰

15日当天往返于宫古水道参加演习的东部战区海军某驱逐舰支队530舰

昨天参加台东外海演练的东部战区空军轰-6K,挂载的并非其“绕台标配”——两枚长剑-20系列(AKD-20)空射巡航导弹的各类训练弹,而是两枚看上去有些土的鹰击-63(AKD-63),难免让很多吃瓜群众觉得“武德不足”。实际上,轰-6K不仅在研制阶段就明确要求兼容使用两系外观差别很大的导弹,在参加2017年建军90周年阅兵和2018年珠海航展等重大活动时,也经常混搭亮相。

对比可见,外侧挂载的鹰击-63B(红外弹)的弹径要比长剑-20更大

对比可见,外侧挂载的鹰击-63B(红外弹)的弹径要比长剑-20更大

从型号顺序上看,更靠前的鹰击-62舰舰/岸舰导弹,由于有着细长的弹体和可折叠的一字型弹翼,在外形上更接近长剑-10/20,有着一副现代化远程巡航导弹的样子;反倒是顺序上更靠后的鹰击-63在总体外形上仍然延续了“海鹰”系列舰舰/岸舰导弹的气动特点。

原本作为换代海鹰-2的岸舰弹而研制的鹰击-62,由于研制期间任务调整,使得其最终亮相比鹰击-63更晚,图为其出口型C-602的模型

原本作为换代海鹰-2的岸舰弹而研制的鹰击-62,由于研制期间任务调整,使得其最终亮相比鹰击-63更晚,图为其出口型C-602的模型

的确,从外形上就不难看出,鹰击-63和“海鹰”家族的末代型号——80年代后期推出的,采用涡喷发动机的海鹰-4之间的技术延续性。但从1976年空军计划将“海鹰”改为空地导弹,到鹰击-63正式定型装备,却足足用了30年的时间。

1976年计划中的“鲲鹏五号”空地导弹(名字源于毛主席《念奴娇·鸟儿问答》中的“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和海军的鹰击-6类似,简单沿用海鹰-2岸舰导弹的弹体和动力系统。但不同于接受了这一设定的海军航空兵,空军认为使用液体火箭发动机对保养和整备都不利,因而这一方案被否决。

对于那个年代“南沙战事紧”的海军来说,只能有啥用啥,没办法

对于那个年代“南沙战事紧”的海军来说,只能有啥用啥,没办法

还好空军这次没有彻底重演“好高骛远”的故事,这是因为1977年提出“风雷一号”方案时,弹载涡喷发动机还真有了个选择,那就是在当年5月刚刚完成国家鉴定试车的涡喷-11。而涡喷-11的技术来源,则是1965年上半年,我军在广西边境上空击落的5架美军BQM-34(147H)型无人侦察机使用的J69发动机。

由于这些无人机通常在被命中几发30mm炮弹后就会失控,之后凭借其高升阻比的气动外形滑翔落地,使得其接地时的状态相对完好。北航甚至在1970年完全依靠我军歼击机部队击落的大量残骸,拼凑出了3架可以进行飞行的测绘样机,那自然就有多台完整的J69发动机可用。

4134号图-4挂载无侦-5,在运-8成熟之前,这对组合一直服役到1988年

4134号图-4挂载无侦-5,在运-8成熟之前,这对组合一直服役到1988年

1980年涡喷-11随无侦-5(长虹一号)无人机进入空军试用,由改装后的图-4轰炸机投放。1986年还在对越作战中首次出境完成任务,空军技术人员通过对其机载相机胶卷的回收判读,发现了越军200多个军事目标,是之后多场战斗胜利的幕后功臣。

不过同样的发动机,用在巡航高度17000米以上的无人机上是一回事儿,用在飞行高度从数千米到海平面剧烈变化的空地导弹上可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幸好,虽然在80年代早期装备型号集体下马的时代,“风雷一号”也没逃过去,但相关的预研工作仍在推进。

该机如今也在前两天提到的阎良功勋飞机园里了,今天《军事报道》刚提到,这个园现在对公众开放

该机如今也在前两天提到的阎良功勋飞机园里了,今天《军事报道》刚提到,这个园现在对公众开放

从1983年开始,试飞院利用086号图-16发动机飞行试验台,对弹载版涡喷-11的多种进气道设计方案和发动机启动方案进行了充分试验。这种少见的“导弹尚未立项,弹载涡喷发动机动力系统已经成熟”的情况,为后来鹰击-63的顺利发展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

所以,80年代后期海鹰-4的出现,其实从根儿上说,是充分利用空地导弹子系统预研成果的产物——再怎么说,沿用海鹰-2的单脉冲雷达导引头,就此搞一款增程型反舰弹还是很容易的。而1989年在北京国际防务展上展示的XW-41(巡航涡喷-41)外贸陆攻巡航导弹,则可以视作是鹰击-63的前身。

也就是这个涂装瞅着太像儿童乐园里头的玩具了

也就是这个涂装瞅着太像儿童乐园里头的玩具了

1990年,XW-41使用的,在涡喷-11的基础上进一步改进的涡喷-41发动机同样在086号试车台上完成了测试。所以在几个月后,当海湾战争带给中国军人的震惊,促使了轰-6空地导弹机第三次上马的时候,鹰击-63的动力系统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待弹成了。

1993年5月轰-6H正式开始研制,19批09和10号这两架原计划将作为轰-6D生产的机体,被改为轰-6H的原型机,两机于1998年12月首飞,可以说进度相当顺利。此时最大的难题,就是解决轰-6H和鹰击-63如何完成“人在回路中”的精妙配合了。

试验阶段的两架原型机,注意机头侧面的KJH6H(空军-飞机-轰炸-6H),后来也写作K/JH6H。这种正式型号,就和K/AKD63(空军-导弹-空地-63)一样,平时并不常用

试验阶段的两架原型机,注意机头侧面的KJH6H(空军-飞机-轰炸-6H),后来也写作K/JH6H。这种正式型号,就和K/AKD63(空军-导弹-空地-63)一样,平时并不常用

不同于在电磁环境相对“干净”的海上打击显眼的大型水面战舰,可以“发射后不用管”的鹰击-6/61;需要在地形复杂的陆地上“点杀”看似不起眼的敌重要目标的鹰击-63,要想完成精准的最后一击,必须需要轰炸机上的武器操作员通过导弹回传的视频画面进行识别。这就需要在轰-6H与导弹之间建立可靠的数据链路,而这是国内引进苏-30之前从未接触过的。

黄框内为接收导弹回传数据的天线整流罩

黄框内为接收导弹回传数据的天线整流罩

另外从头几次试射的情况来看,当鹰击-63转入低空巡航阶段时,受限于当时控制系统的水平限制,导弹的飞行稳定性出现了明显下降。最终为了适应这种变化,鹰击-63增加了一片尾舵,布局也改为X形,这也是鹰击-63和海鹰-4/XW-41气动上的最大区别。

“中国弹”传奇:对台撒手锏的中国心 源于美国的意外馈赠

但这种布局增加了阻力,影响了射程(当然这对采用电视/红外制导,存在数据回传距离限制的鹰击-63来说并不太重要)。后来改进控制系统的长剑-20空射巡航导弹,就采用了正常的十字形尾翼布局

2005年1月,定型后的首批轰-6H正式交付兰州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师。尽管此时鹰击-63尚有一些收尾科目尚未完成,但为了在前来参加“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演的图-22M3和图-95MS面前展示我军轰炸机部队的最新“撒手锏”,鹰击-63的试生产批导弹仍然随机交付,并在演习“强制隔离作战”环节首次公开发射,以其精准而强大的毁伤效果(战斗部重达510kg)给军迷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参加和平使命-2005的轰-6H,正在挂载鹰击-63实弹

参加和平使命-2005的轰-6H,正在挂载鹰击-63实弹

鹰击-63从发射到命中目标的连续截图,这款威力强大,外军也少有对应型号的“中国弹”,确实是我军航空兵的特色弹种

鹰击-63从发射到命中目标的连续截图,这款威力强大,外军也少有对应型号的“中国弹”,确实是我军航空兵的特色弹种

随着轰-6H进入批量生产,鹰击-63的红外成像导引头型号鹰击-63B也配套装备(就像供歼轰-7A使用的鹰击-88/88A/88B那样)。2007年,可以额外挂载两个电子战吊舱,突防能力更强的轰-6M也完成定型。这使得空军在2008年之前依靠引进的苏-30、国产的轰-6H/M和歼轰-7A,具备了多套防区外精确打击武器。

鹰击-63基本型,使用电视制导头,影响了在夜间和复杂气象下的使用能力

鹰击-63基本型,使用电视制导头,影响了在夜间和复杂气象下的使用能力

在轰-6K形成战斗力之前,数十架轰-6H/M是中国空军对台防区外打击的拳头机型

在轰-6K形成战斗力之前,数十架轰-6H/M是中国空军对台防区外打击的拳头机型

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中,轰-6H作为轰炸机梯队成员,挂载鹰击-63公开亮相。尽管由于载机实在不好卖,鹰击-63并没有对应的外贸型号,也就没法通过外国客户在不同环境下的实际使用获得经验;但空军毕竟自己也用了这么多年了,这款老弹的玩法仍在花样翻新。

当时很难有人想到,这款老弹在10年后仍然生机盎然

当时很难有人想到,这款老弹在10年后仍然生机盎然

例如之前在机上指挥仪推算导弹与目标之间缩短到一定距离时,指挥仪会自动向导弹发出指令,此时弹上图像发射机转为全功率状态。这种突然增大的信号传输,会引发对方战场电子侦察设备的觉察,导致敌提前做好抗击或转移准备,影响了打击效果。

一款武器装备部队十年之后,熟能生巧渐渐就是一种常态了

一款武器装备部队十年之后,熟能生巧渐渐就是一种常态了

随着机上武器操作员搜索目标的手法越来越熟练,部队已经能够在实际使用中不断延迟导引头的开机时间,使得导弹的暴露时间延后数十秒。打个比方说,从导引头开机到最后命中目标,中间相隔的时间啊,那都不够掏手机发几个字当遗言的。

挂载4枚鹰击-63的轰-6K,能够在单个架次中攻击更多目标

挂载4枚鹰击-63的轰-6K,能够在单个架次中攻击更多目标

所以,在下一代突防能力更强、智能化水平更高的中程空地导弹服役之前,这款成熟可靠、老而弥坚的大块头,仍将是中国空军轰炸机部队的重要弹药。

随着轰-6H开始移交哈尔滨飞行学院某旅,飞行学员在校期间就能掌握鹰击-63系列的使用

随着轰-6H开始移交哈尔滨飞行学院某旅,飞行学员在校期间就能掌握鹰击-63系列的使用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