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军评 图片 武器 秘闻 航空

靠妻上位 纵暴仇警 公款养“独” 起底投机议员区诺轩

中国日报 2019-11-05 14:18:09
A+ A-

靠妻上位 纵暴仇警 公款养“独” 起底投机议员区诺轩

很难想象,这是10月17日发生在香港立法会的一幕,画面中上蹿下跳的男子便是现时香港立法会议员区诺轩

当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出席《施政报告》答问大会。大会结束,当林郑准备离开时,区诺轩气急败坏地翻过会议桌,欲冲出会议厅追逐林郑月娥,被安保人员拦下。事后,区诺轩却以议员身份,要求保安检讨做法。

无独有偶。2018年3月27日,香港立法会对《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进行审议,区诺轩公然冲向主席台,其中一名保安为拦截区继续向前冲而被撞跌倒地。

靠妻上位 纵暴仇警 公款养“独” 起底投机议员区诺轩

然而,这些只是这位粗暴议员丑态戏码的日常。

滥用议员身份纵暴、挑拨仇警情绪

区诺轩,32岁,现时香港立法会最年轻的议员,同时是香港中文大学、香港城市大学专上学院社会科学部客席讲师。身为议员和讲师,本应与暴力割席,但在诸多非法集会上,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7月21日下午,暴徒们借“和平游行”之名,围堵香港中联办大楼,向国徽投掷黑色油漆弹,在外墙喷涂侮辱国家、民族字句。区诺轩当时就站在天桥的指挥台上,通过旁人传达“指令”。

靠妻上位 纵暴仇警 公款养“独” 起底投机议员区诺轩

7月8日,暴力分子围堵旺角,区诺轩在现场手持扩音器,歇斯底里地嚎叫,阻碍警察执法,甚至用污言秽语辱骂执法女警。8月30日,区诺轩因涉嫌“袭警”及“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被捕。

区诺轩手持扩音器阻碍警察执行公务。

区诺轩手持扩音器阻碍警察执行公务。

事后,迫于压力,自诩半个教育界人士的区诺轩在其脸书主页上发布了一段毫无诚意的道歉:“我不但对不起任何觉得受冒犯的人,更觉得对不起手足,因为我未够好,而招致不必要的批评。

区诺轩还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主页疯狂炒作所谓的“警员暴力”,煽动民众的仇警情绪。

议员身份俨然已成为区诺轩纵暴的“护身符”。

力挺港“独”、反中媚外

不仅如此,区诺轩还与众多鼓吹“港独”的乱港分子搅和在一起。

近日,鼓吹“民主自决”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被裁定参选区议会提名无效。区诺轩立刻跳出来为其“打抱不平”,称黄之锋是“一名有志服务地区的参选人”,认为因政治观点而取消其参选资格不公平。

区诺轩为黄之锋参选站台。

区诺轩为黄之锋参选站台。

今年6月,区诺轩与黄之锋在《华盛顿邮报》投稿,要求外国政府在大阪G20峰会期间关注香港形势。

文中大言不惭道:Governments should take the opportunity to bring up Hong Kong’s case and emphasize that it would be in China’s interest to respect Hong Kong’s autonomy.各国政府应该抓住机会提出香港的情况,应该强调尊重香港的“自治权”符合中国的利益。
区诺轩还以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身份给日本政界写信,煽动主办国日本就香港问题“主动表态”,妄称“香港若只沦为中国一普通城市,相信亦非日方乐见。”

靠妻上位 纵暴仇警 公款养“独” 起底投机议员区诺轩

身居立法会议员要位,置香港命运和国家利益于不顾,为的不过是赚取个人上位的政治资本。

靠老婆博出位,凭投机走仕途

区诺轩,自小立志要成为职业政客。

学生时期,区诺轩不停地参加各种社团运动,中学时期对校长动粗口、香港中文大学的毕业礼上公开反对时任校长刘遵义为董建华先生颁发荣誉博士……一次次的出格举动让他找到一条收获“人气”的投机“捷径”——不顾一切谩骂叫嚣,屡试不爽。

大学毕业后,带着这种“便捷”的上位之道,区诺轩直奔仕途。

2009年,区诺轩加入民主党。2011年,成为南区区议会议员后,为搏得更多关注,区诺轩开始散布谣言。据香港《明报》报道,区诺轩公开指责内地游客入境导致香港日用品短缺,满城药房金铺,并建议开征“陆路入境税”来限制内地游客,对旅游业带动了香港餐饮、零售、酒店、物流等多个行业的发展置若罔闻。

时间一长,小小的区议员怎能按捺住一颗膨胀的心!区诺轩找到了仕途上的“贵人”。

2016年2月,区诺轩与刘芷蔚结婚,而刘芷蔚正是香港反对派内部交际名媛陆凤萍的外甥女。

(图自:大公网)

(图自:大公网)

陆凤萍是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李永达的第二任前妻。从议员助理到小三上位再到离婚收场,陆凤萍赚足了参政资本,与戴耀廷、黎智英等多名乱港头目勾连在一起,频繁亮相。

正是因为陆凤萍的穿针引线,区诺轩搭上了仕途快车,成为祸港乱港大佬们的马前卒。

他迅速得到了李永达、黎智英的支持,被“占中三丑”之首戴耀廷钦点为“接班人”。戴耀廷甚至放话,一旦被判入狱,其“风云计划”便会交给区诺轩接手。

然而,当戴耀廷等人陷入败局,在民主党内望穿秋水的区诺轩动起了改换门庭的心思。

2016年10月的立法会宣誓风波让他看到了机会。当时香港特区新一届立法会大会上,新晋议员、香港众志成员罗冠聪因宣誓时故意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字用变调问号读出,被取消议员资格。

区诺轩称当年11月,众志找到自己询问是否可以作为Plan B参选,二者一拍即合。

转年,区诺轩悄然退出一路带他出道的民主党。

靠妻上位 纵暴仇警 公款养“独” 起底投机议员区诺轩

区诺轩宣布不加入任何政团,“希望以个人的角色去团结不同的板块”。事实上,善于投机的区诺轩明白,众志的“自决”主张违反《基本法》无法参选,而且这样也方便他脚踩多只船:一边能与老主子民主党搞好关系,一边还能迎合众志为自己投钱站台。

2018年3月,如他所料,众志成员周庭被取消立法会议员参选资格,区诺轩的机会来了。
无棋可走的众志为区诺轩参选投入了大量资金。资料显示,区诺轩156万港币的选举捐赠中,137万来自一个刚刚注册的公司“Chung Chi Limited”,其董事是“众志”成员吴天斌。

(香港立法会网站截图)

(香港立法会网站截图)

靠着处心积虑的人脉经营,区诺轩还得到了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等一众乱港头目的支持,罗冠聪、周庭之流也纷纷为其站台。

(图自:大公报)

(图自:大公报)

区诺轩甚至勾搭上了日本反华右翼分子、“台独”团体“日本李登辉之友会”的核心成员和田健一郎为其助选。

然而,一张照片让区诺轩惊慌失措。2016年11月,中联办外 “反人大释法”示威中,区诺轩公然焚烧基本法。 

靠妻上位 纵暴仇警 公款养“独” 起底投机议员区诺轩

此事被媒体和香港市民发现,纷纷质疑其不符参选立法会议员的资格。他一度百般抵赖,不得已又辩解烧的只是道具。

在反对派的操盘下,区诺轩还是走进了梦寐以求的立法会,他将接替被取消资格的罗冠聪,完成其余下的议员任期至2020年9月30日。

这次宣誓时,为了坐上立法会议员这个席位,他乖乖读出了誓词。

公款养“独”、过桥抽板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侥幸跻身立法会后,区诺轩成为众志在立法会的“代理人”,而众志也得到其迫切需要的运营经费。

据香港媒体报道,每月除9.6万港币的个人酬金外,区诺轩将议员每月25万港币的“营运开支”悉数发放给众志成员。黄之锋、周庭和罗冠聪等诸多众志成员都堂而皇之地成为其办事处工作人员。

区诺轩称,自己作为“香港众志”参选立法会补选的替补人选,聘请他们是“天公地道”。

(图自:大公网)

(图自:大公网)

公款养“独”的事实摆在眼前,香港民众要求取消其议员资格。
自认为站稳脚跟的区诺轩开始过河拆桥,矢口否认与众志的关系:“区诺轩是区诺轩,众志是众志。”他逐渐削减众志成员的“薪酬”、辞退众志成员,同时,还加入了所谓的“议会阵线”,寻求外援,以防将来成为众志弃子时,仍有参政资本。

众志怎会不知,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之前被裁定提名无效的周庭提出选举呈请。今年9月2日,法庭以选举主任取消资格时没有给她辩解机会为由,裁定周庭胜诉,同时裁定,区诺轩当选无效。

机关算尽一场空。眼看费尽周章才得到的立法会议员身份要泡汤,一年多以来的议员薪酬也可能要全部交出,区诺轩在媒体面前哭了:“这些日子,是我人生最光荣的日子。”

靠妻上位 纵暴仇警 公款养“独” 起底投机议员区诺轩

利益面前见人心,区诺轩选择了上诉。他特别强调,上诉期间仍保有议员身份。

眼看众志不再与其合作,民主党也回不去了,再次当选几乎没有可能,议员生涯所剩无几,区诺轩说:“我还有两个多月议员命,此时不闹,更待何时?”对比其脸书上的个人介绍“我们为了自己的地方奋斗,对得住活过的时代”,可笑至极。

投机之路是通向失败的最快捷径。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