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今日科技

我家住望京 这里有着最多的互联网公司

2019-02-11 07:31:00    今日必看

我家住望京 这里有着最多的互联网公司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李亦儒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望京站

香港地铁中环站有13个出口,通往不同的摩天大楼,据说白领们有本事在早晚高峰时一边头也不抬地看手机,一边准确走到自己应该去的那个出口。

据观察,望京站的白领也可以。北京地铁望京站是14号线与15号线交点,有A、C、E、F、H 五个出口,每天早高峰白领们从地铁口鱼贯而出,骑上共享单车或坐上互联网巴士,四散到附近的写字楼。

我家住望京 这里有着最多的互联网公司

当我夜晚走出望京站,会被密密麻麻的共享单车困扰,它们像蝗虫一样侵占了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只在自行车道上留下一条窄窄的路,如果有人与我迎面走来,我们需要为彼此让路。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共享单车为我制造了不少狭路相逢的缘分。

望京SOHO

刚刚结束BRAINSTORMING

回到工位继续工作

冲杯咖啡抵制瞌睡

深知要奋战到天明

#为奋斗在路上的自己点个赞#

我家住望京 这里有着最多的互联网公司

这是望京站地铁里以望京SOHO为画面中心的平面广告,搞不懂文案用意为何,“深知要奋战到天明”,听上去就苦不堪言,不是一杯咖啡和BRAINSTORMING能安抚的事。

提起望京SOHO,我就立马能闻到你推开它门时,扑面而来的香氛,我默默称它为望京SOHO香,在别的写字楼或酒店大堂里没有闻到过,似乎已经持续了好几年。

我曾采访过一个建筑师,他师从望京SOHO的建筑师扎哈·哈迪德。我问他怎么看待扎哈在中国的建筑,他的回答是这些建筑属于她的团队在她建筑生涯后期的商业化作品,是一种工业的、机械的风格的延续,一种品牌语言。

就这样,巨大的望京SOHO矗立在北京的东北角,没什么原因地成为望京的地标,因为这是从机场进入市区的第一个“引人注目”的高层建筑,所以它还承担着“首都第一印象建筑”的责任。但是它也没有成为地标。有一回亲戚来北京,住在望京SOHO旁边,当我们坐车路过同是扎哈工作室设计的银河SOHO时,亲戚以为自己已经回到了住处。

我家住望京 这里有着最多的互联网公司

互联网公司

“基本上在北京的移动互联网的大公司都集中在望京SOHO。”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曾这么说。这话还是有点儿夸张,望京互联网公司挺多,但在望京SOHO的,一般人能叫得上来名字的屈指可数。

不过望京SOHO 下的空地还是记录了不少互联网战事。O2O火热时,这里是“O2O必争之地”,地推扫码一条街。那时候有网友试过,如果每个传单都接,走五十米,就能收获11张传单,全是互联网公司的。

共享单车竞争格局还是彩色的时候,这片空地的热闹程度堪比北京的庙会,每种颜色的单车都亮得发光,旁边站着地推人员吆喝你去扫码,一声盖过一声。

瑞幸咖啡、奈雪的茶、coco奶茶、一点点、贡茶、皇茶、喜茶……望京SOHO商圈好像集合了时下所有热销的饮品品牌,他们不断抢占着更优质的店铺位置。

曾有一些不知出处的数据,被用来证明望京SOHO互联网公司比例之高,最大的数字是90%。后来时不时能听到望京SOHO风水不好的传言,说这儿的公司都活得惨淡,九死一生。我觉得如果90%的数字为真,那这主要跟互联网公司那两年的死亡率有关,也赖不着风水,毕竟望京SOHO的三座塔构成了狭长的风口,冬天稍微刮点风,就能看到不少在里面穿行的人缩着脖子倒着走,好像随时能被风口的风吹得飞起来。

说到风水,锤子科技入驻望京摩托罗拉大厦时,有人说罗永浩真不怕风水不好,罗永浩转发其微博称:“科技公司嘛,不信傻逼风水。”作为一个企业家,他这点简直令人敬佩。望京曾有一个人工智能公司的CTO要买房,跟我咨询我当时所住小区的相关问题,为了约采访,我热心回答了近十个问题,直到他认真地问,你们小区风水怎么样?有没觉出什么风水问题?他履历光鲜,曾是大厂的青年技术精英,后来自己创业,做了另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望京西园

望京西园有四个区,是拥有学校、银行、医院等设施的大型社区。均由北京首都开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开发,在新世纪之交竣工。与围绕着望京站与望京SOHO的高档住宅区相比,望京西园是初级打工族们的选择,我有几个刚毕业不久的同学都选择租住在这里,三四千块,拥有一个20平米左右的单间,与别人共用卫浴与厨房。

我住在三区,这里业主与物业长期处于对立状态,在小区走路要时刻当心狗屎,院儿里的垃圾从未见过有人清扫,全都得等着刮大风刮走。但2000年这里刚建好时,据伴侣说,住了不少明星、歌星,时不时能碰到长相姣好的电视剧女演员。下楼吃饺子,碰到演员傅彪穿着大白背心,催老婆快点儿。

1999-2003年,40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涌进望京地区。2002年时有部电影叫《十分钟年华老去》,几个导演每人拍十分钟短片,其中陈凯歌拍的叫《百花深处》,开头的取景像极了望京西园的单元门口,冯远征扮演的主人公在百花深处胡同的家被拆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分到望京西园的房。那时的望京在感觉上还离北京市区十分遥远,拔地而起的高层住宅代表了新,而周围与之相应的是垃圾堆与臭水渠。

*部分图片购自视觉中国

展开全文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