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今日科技

他是谭维维同学,凭抓黄鳝绝技成网红,曾当保安靠养鸭为生

2019-02-11 07:31:00    今日必看

他是谭维维同学,凭抓黄鳝绝技成网红,曾当保安靠养鸭为生

撰文/ AI财经社 刘碎平

编辑 / 梁夜

刚完成冬日户外拍摄的这双手,从手指到胳膊被冻得通红。不小心被外物划出口子的手背向外冒着血,厚厚的灰色泥浆将指甲掩藏,筋脉在低温下凸起。

他是谭维维同学,凭抓黄鳝绝技成网红,曾当保安靠养鸭为生

这是赵永红的手——擅长在户外抠黄鳝、摸鱼、掏马蜂窝。

西瓜视频上,赵永红以“拐哥”之名而为人所知。如今,拐哥是拥有近54万粉丝的账号——“拐哥打野”的所有者,认证为“三农领域创作者”。2018年11月7日,拐哥与西瓜视频签约,为期3年。

“我觉得说我是网红,是看不起我。”在户外打野领域小有名气的拐哥并不喜欢网红这个称呼,“有点讽刺人的意思”。在浙江工作的堂弟说,现在当网红的门槛确实太低了。

“其实走到网络上就是靠自己的一技之长。”拐哥认为自己靠双手吃饭,也算是手艺人。比起网红的叫法,他更愿意接受自己是一个草根,“接地气”。

01

抠鳝

头戴黑白相间的迷彩头套,身着专门户外打野的衣服,最后套上齐胸的水靴,和往常一样,赵永红做好了一次户外拍摄抠黄鳝的所有准备。

较为特殊的是,发生在1月25日下午的这次户外拍摄,除了AI财经社,还有赵永红的一大家子。堂弟一家头一天刚从浙江回来,岳父岳母还有身怀二胎的妻子,一早从自贡市驱车来到蔡湾村,完成拍摄后,又匆忙赶回去。赵永红的父母至今生活在这儿。

为了方便拍摄,外号“恐龙”的摄像师也换上水靴,他解释镜头近一点,拍摄出来的东西更真实。过去,赵永红常常被质疑是假抠黄鳝,“说我买了几百斤黄鳝扔到水里面,天天去抠。”说起这些质疑,赵永红气不打一处来。如今,他与剪辑过几年搞笑段子的专业摄像恐龙在不断试验中,试图通过不同的角度和近景拍摄等方式,去规避这些外界不好的声音。

十来号人浩浩荡荡地跟着赵永红向田间地头走去。常年在各地户外拍摄的赵永红,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在生养自己的家乡抠过黄鳝。旁边邻居乐呵呵地在一旁围观,却并不知赵永红是为了拍摄视频,“管他做啥子哦”。

高高地挽起袖子,左右脚先后踏进水田里,对抠鳝技术了如指掌的赵永红说,“我一脚踩进去,就晓得有没有黄鳝。”他总结道,黄鳝喜阳,一般树林多、阴森的地方比较少,泥巴越深,黄鳝越多也大条,而像沙地这些地方,黄鳝就比较小条。

他是谭维维同学,凭抓黄鳝绝技成网红,曾当保安靠养鸭为生

他熟练地掀起被杂草掩盖的田坎边,观察是否有黄鳝洞。为了增强互动性,通常情况下,在发现黄鳝洞和准备行动前,赵永红会盯着镜头说上几句,忘记的时候,恐龙也会提醒他。黄鳝到手后,还要给特写,为了让粉丝看得更清楚。

黄鳝洞出现了。赵永红迅速将洞口周边的杂草扯掉,眼睛死死地盯着洞口,一只手去试探另一端的出口,另一只手开始向洞口进攻,挖出的泥越堆越高,拐哥双手的手肘以下浸泡在1月的水田里,“马上就上货哈”,不过几秒,食指和中指夹着黄鳝的右手从泥地里拔出。被夹得死死的猎物,做着最后的挣扎。

一条、两条、三条......在将近一个小时的拍摄中,拐哥换了两个场地,收获颇丰。每抠完一个洞,赵永红就要用泥土将洞填上,他说,这样是为了防止田坎垮掉。期间,一条到手的黄鳝差点失手,这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并不多见。他解释,可能是手被冻僵了的因素。

拍摄结束后,恐龙会将这近一个小时的素材,剪辑成几分钟的视频投放到西瓜视频上。“拐哥辛苦了,这么冷的天还下水”“拐哥你不要把家乡的黄鳝挖完了”“天下第一抠”。这条视频发出来后,有3万的点击量,近300条的评论。

02

火了

“老婆,我是不是火了哦?”2018年11月1日,结束长达5个小时的抠黄鳝户外直播后,赵永红兴奋地问妻子。

2个多月过去了,赵永红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在西瓜视频直播时的盛况。“我简直崩溃了,最多有130万粉丝围观,hold不住啊。”回忆起当时的境况,赵永红显得难以置信,表情夸张。

眼前的赵永红,因激动而憋红着脸,试图对当时的人气进行还原,“评论多得就像以前电视节目抽奖时滚动的电话号码”。终于找到恰当比喻的赵永红,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赵永红难以忘怀的这场直播让“拐哥打野”的账号猛涨3.7万粉丝。更让他心潮澎湃的是,接下来的几次户外直播,围观粉丝数都在七八十万左右。短短几天,“拐哥打野”粉丝总数破十万。每次直播下来,赵永红的私信都爆满,无数个“黄鳝怎么卖”的问题向他抛来。

一周后,西瓜视频官方找来,准备签下“拐哥打野”。赵永红一开始并不相信所谓的官方,“我觉得把我套进去了。”他现在担心的问题是三年能不能坚持完。按照约定,如果违约,赵永红要赔偿500万元的违约金。不过,签约之后,西瓜视频将在推广、管理和运营等方面对其予以扶持。在“野惯了”的赵永红看来,签约就意味着被约束,束手束脚。“我觉得就像一个奴隶,就是在它(西瓜视频)的屋檐下。”赵永红聘用的拍摄者恐龙帮腔道。

四川方言中,翘舌是几乎不存在的,正因为如此,自贡人常常因其出其不意的翘舌发音而显得与众不同。举个例子,一般四川人打招呼喜欢说,“吃(ci)饭没得”,但在自贡人嘴里则是“吃(chi)饭没得”。

直播间的拐哥,在自贡话和四川普通话之间自由切换。看见直播间跳出要求“说普通话”的字眼,拐哥配合地点头,“要得嘛,说普通话。”词穷的时候,拐哥又很自然地切回自贡话。

在赵永红的理解里,60、70包括80后出生在农村的男性,基本上都摸过鱼、捉过虾、抠过黄鳝、捉过泥鳅,有的是卖了来补贴家用,有的是拿来成为充饥的盘中菜。“我的直播能让他们回忆起曾经的艰辛或乐趣,会有人想起,自己曾经抠过黄鳝,卖了来买盐巴。”赵永红坦言对自己的粉丝群体十分了解,也明白自己的直播对粉丝而言意味着什么。

拐哥赵永红正在享受直播带来的荣耀。2019年1月,四川乐山一家传媒公司邀请拐哥前去领奖。视频中,打开车门的工作人员静候一旁,从劳斯莱斯出来的赵永红,左手拿包,右臂自然摆动,丝毫不怯场,挺直腰板走向了人生中第一次红毯。到了签名墙,他还配合地摆好姿势,拿笔的手稍作停留,扭头看向镜头。

“我一个抠黄鳝的,喊我去坐劳斯莱斯,走红地毯。”赵永红觉得不可思议,但应主办方“穿正式点”的要求,赵永红为此逛了整整一天,最终为自己添置了红毯现场的衣服——一套价值2000多元的七匹狼正装。见面时,赵永红正是穿着这身衣服,这是他目前最贵的衣服。

他是谭维维同学,凭抓黄鳝绝技成网红,曾当保安靠养鸭为生

03

故土

赵永红是四川自贡富顺县永年镇蔡湾村人。在最近的历史里,富顺县至少火过两次。一次因为郭敬明,一次是谭维维。

展开全文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