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只狼》对魂like游戏战斗系统设计的革新

2019-04-16 08:57:10 新浪游戏
A+ A-

从09年《恶魔之魂》开始算起,宫崎英高的魂系列游戏到《只狼》发售时正好刚刚过了整10年。作为最具标志的特色之一,让玩家又爱又恨的‘受死’式战斗系统以其独特的设计风格而备受玩家们的推崇。作为游戏设计师,在这10年中,随着魂系列的新作不断发布,宫崎英高也在不断的在作品中对战斗系统进行着调整和创新。而这次的《只狼》中,对战斗系统的革新力度可谓是前所未有。那么,我们今天就来分析一下《只狼》中的战斗系统设计。看看老贼这次究竟在哪些地方做出了创新,而哪些地方又继承了之前作品中的优秀设计思路?以及《只狼》的整体素质和他的魂系前辈相比究竟如何?

游戏的乐趣与魂like设计

(马里奥只有跳,但它简单吗?)

(马里奥只有跳,但它简单吗?)

开始这一段之前,我先想解释一下我自己对‘Gameplay’的理解。我觉得,游戏的本质其实是学习。这听上去是不是有点矛盾?不要紧,我来解释给你听。尽管现在的游戏类型已经发展的千姿百态,但归根结底游戏是要来‘打’的。这个‘打游戏’所指的就是我们通过某种设备来和游戏机(电脑)进行一个交互过程。这个过程可以根据游戏的难度最终变得的很复杂,但归根结底它可以被分解为某种‘基础行为’。我们可以以一个段子来说明这种情况:在我们调侃ACT游戏的技巧时,总可以用上这句:“你躲过他的攻击,然后再砍他不就完了”。段子归段子,但它的背后其实有着一个非常有趣的道理那就是:高超的游戏技术其实是由基本的游戏行为变体而来的。如果我们套用这个句式的话,RPG游戏无非就是‘你升几级然后再砍他不就完了’,RTS游戏无非就是‘你暴出一波兵然后A他不就完了’诸如此类……所以,我们‘打游戏’的过程其实也就是逐步理解一个游戏的游戏机制并掌握游戏所提供的交互操作的过程。本质而言也是一种‘技能获取’。当然,大部分游戏都会在基础机制上发展出更多的变体而让游戏玩法变得更多样。同时也要提供给玩家足够多的场景去实践和应用他所学习到的技能。这两部分,前者属于游戏的游戏性设计,而后者则是游戏的内容或者说关卡设计。那么很好理解的,游戏的乐趣来源也就是:我获得了一项技能,我应用了这个技能成功击败了游戏为我设置的挑战,我掌握了这个技能。这样的一种‘得到’的乐趣。

当然了,现在的游戏模式之间的区分已经没有那么泾渭分明。譬如ARPG就同时拥有ACT游戏所需要的操作技巧和RPG的数值提升。而MOBA则同时拥有RPG的数值提升和RTS的运营要求。这样的设置如果得当,自然会给游戏增加大量的玩法多样性。但如果操作的不好,比如在游戏元素的平衡上不合理,就会导致要么因解法太多而降低了游戏的可玩性,要么因为需要掌握的技能增多让玩家感到游戏上手太难从而弃坑。所以游戏设计这份活儿,没点儿从业经验可是不行的。

(单纯从操作复杂程度出发,鬼泣可比黑魂难多了)

(单纯从操作复杂程度出发,鬼泣可比黑魂难多了)

稍微多说了一些关于游戏底层设计的东西,我们回到主题上来。如果我们从游戏的‘基本行为’上来分析。其实魂系游戏在这方面的变化上并不算多。在进攻手段上基本只有变化很少的平砍模式,不存在踩节奏的‘连段攻击’,同时玩家能携带的主动技能也十分有限。在防御手段上,通常只有格挡和闪避两种选择(当然还有弹反,我们等下说)。想一想鬼泣SSS级评价的操作要求,魂系游戏的角色操作大概只能用一句刚健朴实来形容。然而,在实际体感中,我们可觉得魂系游戏比鬼泣暗黑血统难多了啊。没错,这正是因魂系游戏独特的战斗系统而带来的奇妙的游戏体验。从对玩家本身的操作要求而言,魂系游戏其实并不高。玩家所需要掌握的操作无非就是闪避或格挡。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提升玩家所得到的游戏乐趣,自然就要对敌人进行加强。基础操作简单,那么就增加操作失败的惩罚。比如增加敌人的攻击力,攻击欲望,攻击频率,伤害判定范围。减少玩家闪避时的无敌帧判定,增加玩家格挡后的体力消耗。简而言之,这种设置给玩家带来的感受是‘Boss很强’,但这样强大的Boss,其实并不会要求玩家使用超出基本游戏行为(平砍,闪避,格挡)的操作技巧。所以,甭管我们是不是躲在等人高的大盾背后一刀一刀磨死了Boss,但过关了就是过关了。玩家因通关带来的游戏乐趣并不会因此而打折,并且在低容错的压力之下,这种乐趣除了基础的‘我变强了’之外还加上了‘以弱胜强’的感觉。不少玩家在打赢魂系游戏的Boss之后甚至依然保持着对Boss的敬畏感,诸如王城双基,亚尔特留斯,格曼,孤儿,无名这样的Boss在玩家心目中甚至比主角还高不少。实在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魂血狼:战斗进化

(一看就知道这位老哥比我强得多)

(一看就知道这位老哥比我强得多)

然而虽然我们分析了魂系游戏弱化操作上限的原因,但有的时候还是不得不承认在玩魂系游戏时,玩家本身的形象实在是太不堪……比如为了过关,我们可以脱光衣服躲在猎龙大盾后面一刀刀磨死无名。但如果站在观众的角度出发,和又是骑龙又是放电的无名王者相比,这个所谓的‘无火灰烬’的排骨精实在是又弱鸡又猥琐。实际上,黑魂的标准战斗方式:提盾二人转所带来的缓慢的战斗节奏也一直是被诟病的一点。你说老贼自己不知道这一点吗?当然不。无论是出于一个游戏设计师的自我追求还是受到评论的影响。老贼都在不断尝试对黑魂的战斗模式进行探索和改进。比如在血源中就抛弃了盾牌的使用,再加上攻击回血的设置来鼓励玩家进攻。而从效果来看完成的也不错,血源的战斗节奏显然比黑魂要快不少。但到了魂3时期,战斗节奏又变回了符合系列风格的持盾对峙。所以我认为老贼在决定游戏的大体战斗节奏时,首先还是在考虑服务于游戏的整体气质。譬如魂系列始终是中世纪剑盾骑士的风格,那么就要继承这种持盾对峙的节奏。而到了维多利亚时期的怪兽猎人,则就变成了持枪闪转腾挪的高速节奏。因此,当游戏的时代来到了日本战国时期,为了符合游戏的整体气质而再对战斗系统进行调整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事实上,玩家在打游戏的时候心态往往是趋于功利性的。所以他们总会率先选择游戏提供的收益最高的技能。老贼在设计的时候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会有意的在构筑战斗系统时强化某种操作的收益来引导玩家向他所希望的战斗风格靠拢。想一想魂1中你获得的第一件装备是什么?是盾牌。游戏教给你的第一个战斗操作就是:举盾。在随后的几个活尸小怪的战斗中你就会立刻感受到举盾所带来的好处。自此之后你的一周目游戏就和各种盾牌绑在了一起。当然了,魂1时还有另一个收益很高的选择:双手武器的硬直攻击。我觉得老贼本来的意思是在中期给出另一种战斗风格选择。因为按照正常游戏流程,玩家拿到合适的双手武器时游戏已经是中期了。而后来玩家熟悉了游戏流程之后找到了在早期拿到双手巨剑的办法,一定程度上就削减了盾牌的作用。因此,老贼在魂3中大幅削弱了双手武器对怪物的削韧,让魂3中的盾牌收益回到了老贼本来希望的地位。

(我们怪兽猎人从来不怂)

(我们怪兽猎人从来不怂)

而到了血源中,老贼为了能让玩家们成为如范海辛一样帅气的猎魔人,果断放弃了盾牌,还给了玩家一把火枪。没了盾牌,你还怎么躲?只能靠闪避上去和Boss跳舞咯。老贼用这种‘做减法’的行为来鼓励进攻,加快战斗节奏。但在削弱了格挡,鼓励闪避的同时,血源中的闪避操作本身并没有获得Buff。那么,如何提高闪避的收益呢?老贼的做法是从关卡(Boss)设计的角度上入手。《血源》中存在着大量的‘巨型野兽’类Boss,它们拥有一个普遍的特点就是体型大,攻击幅度大,攻击间距时间长(当然伤害也高)。这就让玩家在一次成功的闪避后拥有了大量的攻击时间。从圣职者野兽,白羊女到重生古神都有这样的特点。而在此之上,血源中的Boss还存在受到大量伤害后打出硬直的特征,又进一步的增加了主动进攻的收益。但这样的设计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当玩家熟悉了‘一次英勇的突进后进行一波疯狂输出’的战斗模式后,会对那些小体型,速度快,攻击间隔短的人形Boss十分不适。这也是为什么血源中的大部分玩家会对敏捷的人形疯狗Boss印象更加深刻。譬如神父,渴血兽,格曼都给玩家留下了许多美妙惨痛的回忆。与此同时,除了不同类型的Boss战斗节奏不同的问题之外,游戏中为了让玩家能持续获得‘变强的快乐’,后期的关卡设计必须要有阶梯型的提高。但是,在基础操作被限制的情况下。想要提高血源后期Boss的难度,那只能把前期Boss的弱点一步步削弱,譬如扩大原本小体型的人形Boss的攻击判定范围,增加大体型的野兽型Boss的攻击欲望,压缩玩家的攻击空间。这种思路到最后就造成了《老猎人》中的Boss设计走向极端。小体型的人形Boss攻击范围却非常巨大,比如师姐P3的血刀和孤儿的闪电血球AOE,而大体型的野兽Boss则在尽可能的压榨玩家的攻击空间,劳伦斯各种火焰AOE压缩场地,路德维格的攻击欲望疯成一匹野马。我们可以说到了老猎人时,血源的Boss设计基本已经达到了上限。再往后也无法跳出老猎人中Boss的设计模式。这大概也是血源只有一个DLC的原因吧。

(师姐P3几乎是全屏攻击了)

(师姐P3几乎是全屏攻击了)

当然,从玩家所掌握的技能性质来看,无论是格挡还是闪避都属于防御性技能。这也是由魂系游戏独特的“Boss强于玩家”的思路来决定的。玩好魂系游戏,先学好如何防守。但我们知道无论是黑魂还是血源,都存在着一个攻防一体的技巧。那就是收益高但风险也高的‘弹反’。无论是黑魂中的盾反还是血源中的枪反,在施放成功后都可以直接获取一次致命攻击的机会。但因为弹反一向的严苛判定,使玩家在操作失败后挫折感巨大。所以不少玩家都会在初期尝试失败后放弃这个技能的学习。比如我本人在魂3中成功弹反的次数就不超过5次,而在血源中也只是在板砖哥等小怪身上使用,Boss战我是基本不敢尝试的……

宫崎英高听闻之后微微一笑,你们都掌握不好弹反是吗?那我们这次就在弹反上做做文章试试。

我们不能确定‘我要做一个忍者游戏’和‘我下一个作品要强化弹反’究竟哪个先出现在老贼的脑海中,但不得不承认的一件事就是此次《只狼》对弹反的强化又一次和游戏的整体风格形成了完美的结合:两位武(ren)士(zhe)互相拼刀,在激烈的攻防转换中比拼自己的技巧,直到其中一方露出破绽然后一击必杀!这种场面,我们在茫茫多的武士电影动漫中见过太多。毫无疑问,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当然,脑补些画面自然很容易。但真正落实到游戏的战斗设计上可就不是动动手指这么简单了。为了实现想要的达成的效果,老贼在《只狼》中对战斗系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变。首先,玩家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弹反操作的改变。在只狼中,弹反(或者说完美格调)的判定时间相较黑魂和血源明显变长了。同时,弹反操作失败的惩罚也从之前的直接承受一次攻击伤害变成了普通格挡。操作难度和失败惩罚都有降低,玩家势必会对这一操作更有信心。这样的改动,使得之前被列为高端操作技巧的弹反变得更像一种基础操作。这和‘基础操作简单’的魂系游戏设计思路是相符的。

但是,相比于黑魂和血源中一次成功弹反所带来的高收益。只狼将弹反操作常规化的改动,势必也要在操作收益上进行修改。并且之前的弹反收益其实来自于后续追加的攻击,并不来自于弹反本身。于是,为了平衡收益,同时也为了让战斗更为流畅。老贼在《只狼》中引入了一个新的‘架势’的概念。两管血条并行存在并不仅仅是服务于弹反操作的收益,而更是在Boss设计和玩家操作上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我认为这是老贼对于《血源》中‘做减法’的设计思路总结后所带来的新的理解。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因为玩家防御操作的单一性,血源在进入《老猎人》之后无论是小体型的人性Boss还是大体型的怪兽Boss从根本上都趋向于攻击频率迅猛,攻击范围巨大的同质化。使得关卡设计上限受限。但在只狼中引入了架势条之后,玩家的操作方向有了更多的选择。应对Boss的普通攻击无论是格挡,闪避还是弹反都是可行的选择。但老贼还不满于此,又在游戏中设置了玩家无法格挡的擒抓,下段和突刺的‘危’式攻击以及相应的跳跃和看破操作(甚至在中后期还加入了雷反)。这样一来,无论是Boss的攻击模式还是玩家的应对方法都有了足够多的选择,关卡设计因此而得到了巨大的发挥空间,设计上限被大大的提高了一波。

(有了主角,那逼格就很重要)

(有了主角,那逼格就很重要)

而这些改动除了提升了玩家的游戏体验之外,甚至还影响到了剧情方面的人物塑造。要知道这一次我们的主角并不是什么‘namelessone’也不是什么‘外乡来的猎人’,而是真正有了一个确定身份的主角。大家并不要小看这个改动。我们在上文中曾经说过因为魂系Boss的设计和玩家操作上限的限制,魂系游戏的Boss在设定上给人的感觉是要比玩家强的多的。但因为非固定主角的原因,这种设定并不会让人觉得违和。然而,当有了确定身份的主角,但却在设定上十分弱鸡,就会让主角的形象大打折扣。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暗黑血统3》,作为设计偏向魂like的一作,这一作的主角会经常死于单个小兵之手。实在是大大降低了天启骑士的逼格。而老谋深算的宫崎老贼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比起黑魂和血源中的‘这条街上的每个小怪都杀过我’,只狼中玩家死于小兵的情况已经被大大降低,保住了我们狼之忍者的逼格下限。而因为架势条的存在,让精英和Boss不用再依赖用霸体欺负玩家而是同样使用格挡来防御玩家的进攻。从设定上给玩家了一种‘旗鼓相当的对手’平等较量的感觉(相比之前的魂系游戏而言)。不得不说是一次游戏性和剧情的绝妙结合。

通过将曾经的高难度操作‘弹反’简化并引入了全新的躯干值(架势条)概念以及踩踏和看破操作,玩家在战斗中的应对选择有了足够的多样性,血条和架势条相互关联又相互独立,让玩家的操作收益不至于因本作对于弹反的强化而令闪避和格挡失去生存空间。在对战斗系统进行了大量的改动后,《只狼》的战斗设计成功的呈现出了十分日式的‘武士拼刀’的风格。不但提升了游戏性,甚至还帮助了剧情上的主角形象塑造,使得本作中的固定主角和魂系前作中的形象有了明显的区别。在《血源》之后,宫崎英高再一次实现了成功的自我突破,值得赞誉。

而玩家的数据反馈也成功反映出了这一点。我们以Steam成就统计来看。作为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Boss战’。已经发售3年的《黑暗之魂3》中‘冷冽谷的波尔多’击杀比例为62.8%,而仅发售3周后《只狼》中的‘鬼形部’击杀比例已经达到了65.1%。相信随着时间的推进,这个数据会越来越高。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本作游戏战斗设计的成功。

宫崎英高的失算

(卑鄙的石灰粉忍者!)

(卑鄙的石灰粉忍者!)

当然,我们在上文中分析《只狼》的战斗设计时会有一点循规蹈矩,或者说我们分析时往往会按照‘理想化’的情况来分析。但是真实的世界中可是存在着大量的‘卑鄙的外乡玩家’。他们总是会找到各种非常规手段来让Boss战简单化,即所谓的‘逃课’。在以往的游戏中,逃课往往会和一些消耗性的物品或地形联系起来,比如半段子半实用的‘体大弱门,毛多弱火’等等系列。而在《只狼》中,除了消耗性物品之外,‘义手忍具’的加入又给了玩家在战斗中更多的帮助。于是在本作中,原本为了配合新增的玩家基础技能而设置的躯干值却在部分忍具过于硬霸的情况下变成了逃课分子的温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本作的游戏元素上尝试太多,导致如宫崎老贼也出现了一些细节上的失误。使本次《只狼》中的逃课问题相比前作显得尤为突出。

我们先以一个最轻的问题来说明这种情况。在本作游戏中因为由ARPG转变为ACT,取消了在前作中被视作控制战斗节奏最重要的属性‘精力条’。于是在本作游戏中玩家的可以不受精力条限制的持续奔跑。这样就造成了一种非常无聊但有效的打法:玩家在拉开一定距离的情况下围绕着Boss无限高速跑圈,直到Boss释放大硬直技能后上去蹭一刀,反复循环最终磨死Boss。当然,选择这么打法的话,Boss战的时长也就会增加不少,玩家仍然需要长期保持高度紧张的注意力。类似于黑魂中的猥琐顶盾蹭刀,打法虽然无聊,但至少还算是属于游戏允许的范畴之内的。

接下来,就是一个影响到游戏原本战斗设计的问题了。因为本作趋向于寻求Boss和玩家之间的‘平等感’而大量减少了Boss的霸体并增加Boss的格挡来鼓励拼刀。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在Boss脚本编写上出现了失误。在某些战斗中玩家可以通过控制自身出招节奏以及弹反和打断来使Boss的出招单一化,从而主导战斗节奏。在这种情况下,Boss的技能池就像是被废掉了一样,只会选择以某一种固定的节奏来和玩家拼刀。结果就是躯干值被快速打满后直接忍杀。如果看过秦先生直播时对水生阿凛的‘缓慢刀法’就是一个非常直观的例子。

当然,战斗脚本循环的问题虽然存在,但玩家想要找出正确的‘降智攻击’节奏也仍然需要长时间的摸索,同时也不能确定这个问题在所有Boss战中都存在。那么道具和忍具的强度平衡问题就已经开始大到从根本上破坏了原本的战斗设计。比如因为明显过强而早早被玩家开发出的鞭炮一字斩二连。而随着玩家对游戏越来越熟悉,这种影响越来越明显,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幻影破戒僧的全逃课打法。这种完全避免了任何交战的纯程序化应对,可以说从根本上破坏了游戏的战斗系统。

不过呢,虽然我们上面说了这些问题并且听上去挺严重的。但实际上要解决起来并不算难。疾跑蹭刀打法本质上并不属于破坏战斗系统不需要调整。降智打击本身也需要大量摸索和练习来找到节奏。而滥用道具则可以通过效果递减的方式来解决。总的来说,在战斗系统引入了更多元素的情况下,有些失误是难免的。但从整体而言本次的战斗系统革新还是非常的成功,相信如果老贼下一作真的是血源2的话,必然会从这次的设计中提取出更多的经验。那时再想逃课,估计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从练习生到偶像:进阶之路

我们在上面花了不少的文字来阐述此次《只狼》在魂系游戏的基础上对战斗系统进行的革命性的改进。然而,系统归系统。如何引导玩家熟悉并精通这个游戏系统也是设计中不可缺少的环节。所幸的是,魂系游戏中的教学引导一向属于最优秀的级别。而《只狼》自然也毫不例外。

(下落攻击!)

(下落攻击!)

当然,提到这里的时候很多人可能会说:这些魂系游戏里连几个会说话的NPC都没有,哪有什么教学。其实不然,因为我们之前说过的‘基础操作简单’的原因,老贼对玩家的教学并不会体现在文字说明或者是NPC讲解上。而是更倾向于在Boss战的流程安排上带给玩家一种战斗思路上的渐进式学习。我们以最经典的《黑暗之魂》来举例。在不死院恶魔的战斗中,老贼教给了玩家‘下落攻击’。接下来在牛头恶魔战中,玩家就可以在城墙塔楼上再次使用这一招。但是不同的是,牛头恶魔会跳上塔楼来告诉玩家抓紧时间。而到了羊头恶魔处,楼梯的高度并不足以释放下落攻击但却可以通过上下楼来把Boss和两只狗分开。同时也介绍给了玩家这种一对多的‘Gank’型Boss模式。而之后的钟楼石像鬼就继续了这种‘Gank’型Boss。诸如此类的渐进式关卡设计,得以让玩家在打关的过程中复习旧技巧同时掌握新技巧,是非常高级的设计。

这种关卡设计思路在《只狼》中也有同样的反映。不过在本作增加了大量新操作方式的情况下,这种教学则更偏向于引导玩家熟悉各种技能的使用。在获取忍义手游戏正式开始之后,游戏所遇到的第一个精英武士大将开始使用无法格挡的下段攻击让玩家熟悉‘跳跃躲避’的概念。随后的赤鬼则使用另一种无法格挡的擒抓技能。在击杀赤鬼之后,第二个武士大将则同时拥有下段攻击和擒抓技能让玩家不至于形成惯性思维。这些都是非常典型的渐进式关卡。而随后的鬼形部作为大体型且高移动速度的Boss,也给随后的火牛进行了铺垫。不过在鬼形部到火牛之间我个人认为有一点小问题就是鬼形部在具有高移动速度的同时却提供给了玩家用忍义手快速接近的手段,并没有引导玩家习惯冲刺跑。同时在大部分玩家使用弹反方式击杀鬼形部后,被火牛突然增加的攻击节奏和火焰伤害吓住而不敢弹反,同时因为没有习惯全程冲刺跑而进入一种‘近身不敢弹反,闪避后又追不到’的尴尬境地而被卡关。

在另一条前期任务线即三年前的平田宅中。僧兵是标准的看破教学,蚺蛇可以看做判定更为严格的武士大将,而蝴蝶夫人则告诉了玩家战斗中的忍具应用有多重要(手里剑可以直接打落跳跃中的蝴蝶夫人)。

(最后的大考老师)

(最后的大考老师)

回到了苇名城,天守阁楼下的武士将军集突刺,擒抓,下段攻击一体,基本已经接近于《只狼》中Boss的完整形态。直到弦一郎来对玩家进行一次完完整整的大考:快慢刀,远程攻击,突刺,擒抓,下段一应俱全,而在P3时引入了玩家需要掌握的最后一个技能雷反。毫无疑问,击败弦一郎之后,玩家已经掌握了这个游戏中所有需要掌握的技能。剩下的就是在随后的Boss战中进行精益求精的挑战了。这也是不少人所说的‘弦一郎后结束训练关’的原因。

总而言之,我们可以说宫崎英高此次在《只狼》中对战斗系统的改动还是非常成功的。在《血源》中因‘做减法’而导致关卡设计上限受限后,宫崎英高在本作中用加入了大量新的操作模式来让关卡设计有了巨大的发挥空间。同时这些新加入的操作也依然遵循着魂系游戏一贯‘易上手难精通’的风格。尽管可能因为引入的内容太多而造成了一些设计失误,但仍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并且修正起来也并不难,算不上特别大的问题。在引入了新操作的同时。关卡设计的教学引导也依然保持着魂系列一贯的高水准,让玩家在学习游戏技巧的过程中保持着循序渐进的节奏,最终持续获得着这种因不断成长而带来的,纯粹的游戏乐趣。

责任编辑:黄鹏 CG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