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多次上市未果郎酒再启IPO 商标所有权隐患已除?

国际金融报 2019-08-22 09:54:07
A+ A-

原标题:

多次上市未果,郎酒再启IPO征程,商标所有权归属隐患已除?

“根据IPO相关要求,我们请了证券公司、律所、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各项上市准备,上周五,我们的材料已上报给证监局,相信上市辅导备案公告近几天就会公布。”日前,郎酒股份副董事长刘毅在一场沟通会上公开透露。

他的话音刚落,8月20日晚间,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四川省监管局官方网站公布了《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情况表显示,拟上市主体为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郎酒股份”),注册地是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日期为2019年8月16日。

这标志着郎酒股份终于正式踏上IPO征程,若一切顺利,将在明年正式登陆资本市场。

早有准备

郎酒股份启动IPO并非一蹴而就,而是早有“预谋”。

1月26日,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向泸州市政府汇报2019年工作计划时就已表示,郎酒要确保IPO工作顺利进行,力争2020年成功主板上市。时间再往回拉至2018年7月,彼时,泸州市人民政府在《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2018年-2020年)》中也提及“到2020年,郎酒股份公司成功上市,主营业务突破200亿元。”

为了尽快达成这一目标,郎酒股份在此之前已进行了一系列的变革。

对产品结构进行转型升级是第一步。近年来,郎酒强推作为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千元档青花郎,并将红花郎事业部变更为青花郎事业部,图谋高端市场。2019年5月,在青花郎事业部2019年核心经销商工作沟通会上,郎酒方面宣布,青花郎未来的目标零售价为1500元/瓶,将通过3年内分6次提价来实现,而这一价格直接对标同为酱香型的飞天茅台。

因此,有业界人士认为,郎酒此举是欲借势酱香热,推动高端化进程,实现品牌的再次跨越,为实现其百亿战略和促进集团上市做铺垫。

此外,郎酒还对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据记者了解,在明确提出2020年左右上市的目标后,郎酒逐步采取瘦身政策,将下辖六个事业部缩减为红花郎、小郎酒、郎牌特曲、新郎酒和郎牌原浆五个事业部,此后再次缩编为三个事业部,即青花郎、郎牌特曲和小郎酒。2019年3月,在上述三个事业部的基础上,郎酒新组建了郎酒庄园事业部和综合渠道事业部,自此完成五大事业部的战略布局。彼时,对于这一战略部署的初衷,郎酒方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除了谋求上市之外,还有打造“百年老店”的想法。

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上述举措,郎酒庄园项目以及郎酒品质研究院的相继落地也为其提供了品质基础,进一步加速了郎酒的上市进程。

历经坎坷

公开资料显示,郎酒始于1903年,产自川黔交界有“中国美酒河”之称的赤水河畔,厂区地处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二郎镇,而该镇距离贵州仁怀茅台镇仅有49公里。

正是由于这样特殊的地理位置,这个赤水河旁的川酒品牌不仅有“中国两大酱香酒之一”的名号,同时也位居川酒“六朵金花”之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六朵金花”中,如今仅剩郎酒和剑南春尚未登陆资本市场。

郎酒曾多次谋求上市,无奈均以失败告终。

据相关媒体报道,早在2007年,郎酒就已计划上市,但最终因当时的企业规模和业绩水平并非最佳上市时期,暂时止步资本市场。

两年后,郎酒集团再提上市规划,并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但次年其上市计划再度终止。

自2015年开始,市场上开始传言郎酒欲借壳实现“曲线上市”,因此其也多次成为借壳“主角”,绯闻对象包括同为泸州老乡的大型化肥企业泸天化,以及远在天津的昔日“国产葡萄酒三巨头”之一王朝酒业。不过,这些传言最终都未能成真。

时隔10年后,郎酒第三次提出上市计划,这一次,郎酒显然有备而来。

“郎酒此次IPO不同以往。”王文华表示,除了自身业绩向好之外,目前财政、金融、税收以及配套产业支持政策将加快其发展的步伐以及上市的进程。

商标所有权埋雷?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郎酒此番IPO定能势在必得,商标问题或将成为其上市途中的最大绊脚石。

记者了解到,郎酒是四川“六朵金花”中第一家“国改民”的白酒企业,在此前改制时,集团虽获得了企业的全部有形资产,却唯独未能获得企业无形资产的重中之重——商标所有权。

记者查阅中国商标网发现,目前郎酒的商标所有权由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盛投资”)持有。另外,截至2019年8月19日,久盛投资共申请了580件商标,包含“郎酒”、“红花郎”、“青花郎”等商标。

对于商标问题,据相关媒体称,按照彼时郎酒改制时提出的对赌协议,郎酒集团需要将郎酒营收做到120亿元,才能够百分之百持有郎酒商标。

根据上市要求,IPO是否能顺利过会,商标归属问题或成决定性因素之一。

“郎酒正式启动IPO,说明商标问题已经不会影响到上市计划。而且,2018年郎酒已重回百亿阵营,那么,这或可表明对赌协议中的营收目标应该基本实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据灼识咨询执行董事王文华向记者介绍,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正是久盛投资法定代表人,此前地方政府通过划拨,将郎酒商标转至久盛投资名下,再通过企业改制让汪俊林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从而使汪俊林实现对郎酒商标的间接持有。“这样一来,郎酒生产性资产和商标资产的最终控制人均是汪俊林,郎酒IPO便因而顺理成章了”。

(国际金融报记者马云飞)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