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创业板10年故事: 从“一号提案”到注册制改革提速

华夏时报 2019-10-12 10:03:18
A+ A-

原标题:

特别报道|创业板10年故事:从“一号提案”到注册制改革提速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麻晓超陈锋北京报道

被称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创业板之父”的成思危在2014年5月某天,曾现身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主办的一个沙龙活动。现场的他,一身灰蓝加白条纹的西装,领间和袖处露出些许白色衬衫,没打领带,讲话时口齿和思路依旧十分清晰,面带微笑,精神矍铄,完全不像一个79岁的老人。

发言中途,成思危再次谈及风投、创业板、创新型企业三个话题:“我的展望是,希望10年以后,中国能出现像微软,像苹果,这样的创新型企业……”

时间拨回到1981年,成思危赴美做访问学者,不久后首次接触到了风险投资理念,回国后一直致力于中国“科技成果转化”出路的研究,1990年深交所和上交所先后设立,中国有了自己的资本市场,1998年3月,在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成思危提交了当年被列为“一号提案”的议案,正式开启了在中国设立创业板的征程。

此后自2009年10月30日创业板正式上市,一直到2019年深圳先行示范区战略提出“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创业板走过了整整10个年头。

如今,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有望提速,10月8日至9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来到深圳调研。易会满表示,全力推进深圳资本市场改革发展,尽快取得阶段性成效,切实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

“一号提案”

“科技成果转化”的出路,不能只依靠国家拨款,要依靠市场,依靠风险投资。风投愿意孵化创新性企业的前提,是得有一条通畅的退出通道。

“风险投资的目的不是办企业,而是把鸡蛋孵成小鸡,养到一定程度卖掉,再回收资金继续孵化再卖掉。”2011年1月,成思危在第十五届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上这样说道。

因为秉持着这样的理念,早在1998年3月,成思危就在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提交了《关于借鉴国外经验,尽快发展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同年,他提出了创业板“三步走”的发展思路:第一步是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成立一批风险投资公司;第二步是建立风险投资基金;第三步是建立包括创业板在内的风险投资体系。

当时的国外背景是,创业板的发展出现了两个热潮。第一个热潮是,1971年,以美国纳斯达克为代表的创业板正式启动;第二个热潮是二十世纪末,美国科技股泡沫破裂之际,伦敦、法国、中国香港等先后设立类似创业板的板块。

在国内,虽然创业板尚未成立,但前述“一号提案”之后,风险投资的热潮掀起来了。2013年,成思危向媒体表示,从1997年到2001年,是中国风险投资蓬勃兴起的时期,据不完全统计,到2001年,我国约有各类内资风险投资公司约160家,号称拥有资金约180亿元,实际投入约30亿元。另有风险投资管理公司约150家,境外风险投资的投入约3亿美元。

但创业板的筹建并未一帆风顺。2000年10月,深交所一度停发新股,筹建创业板,但2001年初,国外,纳斯达克科技股神话破灭,国内,中央高层经过调研和听取意见,认为A股尚未成熟,需要先整顿主板。

2004年,在分步走,向创业板过渡的设计下,深市中小企业板开盘。2008年3月,中央高层明确表示将推出创业板,但同年美国次贷危机席卷全球,国内创业板计划再度推迟,直到2009年3月31日,中国证监会才正式发布与创业板有关的文件。

2009年10月23日,创业板举行开板启动仪式。2009年10月30日,创业板正式开市,首批上市的28家公司平均市盈率为56.7倍。

4000点与5万亿

创业板开板这一年,有10年股龄的民间散户罗超(化名)刚开始炒股,风险偏好还不适应创业板股票的走势。

“2009年在北京读大三的时候,走在路上,在颐和园门口,有个招商证券的工作人员,问我要不要开户,当时刚好我想了解一下,就开了户。”罗超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时的炒股本金是赴美带薪实习挣的钱,买了主板的中石油。

罗超握着中石油很长时间没放手。在2009年里,创业板先后有36家企业上市。

对不少股民来说,开市第一天的情形仍然历历在目:特锐德等28只首批上市股票被资金狂热炒作,开盘涨幅超100%的就有6只股票,包括安科生物、探路者、华谊兄弟、亿纬锂能、华星创业、乐普医疗,当日在9点37分至10点58分,有28只股票先后触及了首档20%的盘中临时停牌,此后,早盘阶段,还有16只股票触及了50%的次档停牌,另外还有一只股票当天触及了第三档80%的临时停牌。

截至当日收盘,28只股票股价均较发行价上涨,涨幅最低的为75.84%,最高的为209.73%,13只股票涨幅在96%以上。两只股票收盘晋身百元股行列,红日药业报收于106.5元,涨幅77.5%;神州泰岳收于102.9元,涨幅77.41%。

首批28家之后,还有另外8家企业在当年登陆创业板。截至2009年底,36家创业板股票总市值约1600多亿元,累计IPO融资规模200多亿元。到2015年,创业板上市公司数量已变成491家,总市值约5.6万亿元。

在这期间,A股大盘从2009年进入调整周期,历时约5年,到2014年7月之后,才出现牛熊拐点。当年7月,沪指开启持续攀升,同年12月站上3000点,2015年4月站上4000点,2015年6月12日触及5178点高点。

创业板指数也在2015年6月5日触及历史高点4037.96点。在这一年,温氏股份、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全通教育曾以467元的价格问鼎股王宝座。

大约在2015年前后,罗超选股的风险偏好发生了变化,创业板和中小板股票成了他优先选择的标的。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时的状况是,读完了研究生,开始工作挣钱了,平时还会研究一些选股的技术,并且“喜欢满仓操作,先买一个,全卖了再买另外一个”。

他先后选中了银之杰、安硕信息等一批创业板股票。但最终的收益有正有负。

创业板指数2015年6月触及历史新高后,随着A股大盘大幅震荡下行,创业板也进入长时间的回落调整期,同年7月份就跌倒了2300点。

成思危2013年曾向媒体谈及创业板存在的一些问题。按照他的说法,创业板自创建以来,一些企业确实是融到了资金,但也有不少不足,比如有些企业并不是创新型的企业,很多企业估值过高,创业板缺乏做市商制度,还有虚假信息、内幕交易等问题。

创业板前景

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底,创业板700多家公司累计IPO融资额约3922亿元。截至2019年10月11日,创业板总市值5.67万亿元,上市公司共773家。

“简单来说,创业板完成了阶段性的历史使命,注册制改革后未来可期。”2019年10月9日,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张奥平在谈及创业板时向《华夏时报》记者这样说。

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此后,在深市和沪市全面推行的论证报批工作开始着手执行。但到2018年11月,上交所率先获批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科创板在服务科技创新方面的定位,与当年创业板几乎一致。

对于创业板的未来,苏宁金融研究院投资策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顾慧君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短期看,创业板的发展是向科创板靠拢,在上市门槛和交易制度上更加市场化,从而维持和壮大自己的竞争力。

2019年8月18日,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国家战略横空出世,相关文件中有着“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的表述。

张奥平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创业板施行注册制改革,肯定要与上交所的科创板注册制,形成良性竞争,未来的创新型企业、创业型企业,尤其是一些新经济类企业,它的上市地的选择,就不仅仅局限在上交所的科创板了。

“从长期看,创业板的发展是在改革和开放两个方向上发力,一方面通过改革完善自身的制度和机制;另一方面推动双向开放,包括对境外资金的开放以及允许境外公司在创业板上市。”顾慧君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