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从价同荞麦面到成为珍贵艺术品,浮世绘艰难应对传承危机

第一财经 2019-09-04 18:45:37
A+ A-

一阵滔天巨浪卷起三艘渔船,海浪白色的泡沫如同利爪,威胁着匍匐在船上的船夫。在惊涛骇浪中,远处的富士山显得平静而渺小。这幅由葛饰北斋创作的木版画《神奈川冲浪里》,以其标志性的史诗画面,成为闻名全球的日本浮世绘代表作。

8月11日至10月13日,葛饰北斋、东洲斋喜乐、喜多川歌麿、歌川广重、歌川国芳、月冈芳年和北野武等20多位日本浮世绘大师的百余幅真迹,将以迄今国内最大的规模,亮相北京798艺术工厂。在这场《生生·浮世之光——浮世绘大展》上,中国观众将一次性饱览浮世绘发展史中最杰出的代表作。

“日本的浮世绘,源头其实来自中国。”一身淡绿色和服的高桥由贵子,花白头发梳成典雅发髻,宛如江户时代的画中人。她从事浮世绘木版印刷已超过50年,身为高桥家族第六代传人,担任东京传统木版画协会理事长,是日本浮世绘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高桥家族以长达150多年浮世绘木版画雕摺技术与收藏而闻名。“对我来说,这些浮世绘作品并不是艺术品,而是我们家制作出来销售的商品。”高桥由贵子回忆,在她幼年时期,家里摆满了葛饰北斋、歌川广重等大师的作品。

浮世绘创作分为三个工种,在画师描绘的原画基础上,雕师要在山樱的木板上雕刻图案制成版木,摺师再使用这块版木,在和纸上按每张图的颜色印刷成品。高桥家族百年来皆从事摺师,为浮世绘上色。

从价同荞麦面到成为珍贵艺术品,浮世绘艰难应对传承危机

从价同荞麦面到成为珍贵艺术品,浮世绘艰难应对传承危机

诞生于江户时代的浮世绘,最初也并非艺术品。以葛饰北斋著名的《神奈川冲浪里》为例,这幅木版画在17至19世纪被大规模生产,最原始的木版被印刷了5000多次。而每一张浮世绘的售价,在当时仅与一碗荞麦面的价格相当。

身为高桥工房董事长,高桥由贵子在这个时代所要做的,早已不只是纯粹制作木版画那么简单。她仍然以家族传承的木版印刷手工技艺,为私人藏家或博物馆精心还原大师原作。但更多时候,她在世界各地开设讲座和体验教室,讲述濒临消失的浮世绘手工印刷技艺。她与大英博物馆、V&A博物馆合作策划展览,邀请设计师设计当下年轻人最喜欢的浮世绘衍生品,将浮世绘艺术在当代的可能性发展到最大化。

展览中,观众通过镜面互动装置、超次元重现江户街景等形式,以“人在镜中”、“人在梦中”、“人在画中”的多维沉浸体验,感受江户时代的浮光掠影。展览之外,版画、蓝染、手鞠、竹编、羊毛毡、插花等一系列课程,以及日本版画大师的浮世绘版画启蒙课,都将浮世绘艺术与当代观众连接得更加巧妙而紧密。

从价同荞麦面到成为珍贵艺术品,浮世绘艰难应对传承危机

江户时代的大众媒体

“日本人没有意识到浮世绘有多棒,因为它就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也把它们视为理所当然。”高桥由贵子回忆,在她幼年时期,父亲作为木版摺师,每天都在为浮世绘上色,“对小孩子来说,浮世绘就是我生活中最常见的东西。就像家里开了菜店,(浮世绘)就像胡萝卜、大白菜那样常见。”

19世纪,以印象派为代表的欧洲美术界被浮世绘的画风所震撼,其构图、透视与色彩都深刻影响了凡·高、莫奈等印象派画家。浮世绘在欧洲产生巨大影响力,使得“Japonisme”成为一个专有名词,表达西方对日本艺术的迷恋。

高桥由贵子认为,浮世绘之所以在日本江户时代后期盛行,皆因那个年代结束了战争,走向和平。“在这之前,文化一直是贵族和武士专属,但到了江户时代,庶民文化兴起,老百姓终于有机会享受文化生活。”

“所谓‘浮世’,就是江户时代的百姓所看、所听、所想的内容。‘浮世绘’就像今天的报纸、杂志一样,是一种载体,为了满足当时老百姓追求流行和一些生活兴趣而产生。”她认为,浮世绘就如同今天的媒体,带有宣传性质。役者绘宣传有名的歌舞伎演员,美人绘引领江户女性时尚,名所绘则带有旅行宣传的意味,这三大主题奠定了浮世绘作为大众文化的传播载体的功能,并以此在江户城盛行百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董炳月1998年在东京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他说:“鲁迅考证过,木版画其实是中国人发明并流传到日本,最后形成了浮世绘。浮世绘传入中国的时间,据考证是在清朝末年。”

从价同荞麦面到成为珍贵艺术品,浮世绘艰难应对传承危机

拯救濒危的技艺

“浮世”源于佛教用语,本意指人的生死轮回和人世的虚无缥缈。日本传统工艺界对于“浮世绘”的定义是,“必须描绘平民百姓生活的木刻版画”。为了提高生产效率,日本浮世绘产生了分工制,一张浮世绘木版画需画师、雕师和摺师纯手工配合完成。

高桥由贵子说,在日本明治时代,由于机械化技术高度发达,手工制作的浮世绘版画需求骤减,手工被机械取代,高桥家族几乎失业。到今天,手工制作的浮世绘重新成为艺术珍稀品,被世界各地博物馆美术馆青睐。但是,沿袭自江户时代的摺师技艺面临失传,目前东京的摺师仅25人。一位大师级的摺师,需十年时间才能磨炼成熟。

木版画中担任重要角色的雕师,目前全日本也仅有60人左右,而且大部分为60岁以上的工匠,高龄化形势严峻。

在高桥工房的工作室内,摺师需要在木板上涂上油漆和少量米胶,然后精确细致地刷上天然颜料,一遍遍手工印刷到和纸上。旧时代的浮世绘仅适用单色或三种颜色,今天的浮世绘上色则多达十种以上,整个过程艰苦而精细。

“我们必须要传承这种美妙的浮世绘木版画技术。”高桥由贵子说,“我想呼吁大家不要忘记这些画师、雕师和摺师,以及和纸、木板的企业与生产者,他们都是浮世绘背后的支撑者。”

“我很希望,能把浮世绘木版画的技艺传承给下一代。”随着年岁渐老,高桥由贵子对于年轻摺师的培养,以及江户木版技术文化的传播,有着越来越强烈的责任感。

从价同荞麦面到成为珍贵艺术品,浮世绘艰难应对传承危机

2007年,高桥由贵子用最传统的手工艺,在三年时间内完成三卷木版画制作。2013年,高桥工房的摺师们一起协作,复原了日本昭和时代画家速水御舟未曾发表的五件素描作品,每一件作品都是日本正仓院收藏的重要文化遗产。2017年,高桥工房又用“150度摺”的传统印刷技术,复原葛饰北斋原笔的《凤凰图》,并复刻画家鸟居清长《袖之卷》系列作品12张。

高桥由贵子这几年游历各国进行浮世绘木版画技法的演讲与体验课程。在日本,游客还能在东京传统木版画协会的协助下体验手工木版画印刷的全过程。

对于今天的年轻人而言,浮世绘不再陌生,它已经成为日本文化最重要的IP,与娱乐、时尚、广告密不可分,与汽车、奢侈品牌的合作频密。浮世绘最常见的歌舞伎,已被视为最传统的日本图案,而优衣库去年将葛饰北斋等大师的浮世绘作品引入设计中,成为装饰性和视觉冲击力的印花,也是浮世绘商业化最具大众影响力的一次合作。

在这次展览中,策展方也推出限量文创商品,包括浮世绘布料、围裙、胶带、明信片、折纸、信封、折扇、胸针、和纸灯、便签、卡片和明信片等,其中既有日本进口限量版商品,又有国内手工艺人和设计师联手之作。

(本文图片由繁景文化提供)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