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商业

马化腾评ofo溃败因一票否决权,漠视用户却无人提及

2018-12-21 09:21:14    蓝鲸TMT

马化腾评ofo溃败因一票否决权,漠视用户却无人提及

文/于小京、亦岚

Ofo退押金排起的长队,完胜多年来春运火车票窗口的壮观景象。

12月20日晚间消息,针对ofo陷入的困境,马化腾朋友圈评论指出,问题在“veto right(否决权)”。

马化腾评ofo溃败因一票否决权,漠视用户却无人提及

有腾讯内部人士转发有关ofo的评论文章《谁杀死了ofo》,并援引文章内容:如果说ofo的成功是过去几年中国市场资本力量无往不胜的幻觉,那么ofo的溃败则是这种幻觉的破灭。

该人士进一步指出,ofo排斥智能化,在智能化浪潮中必然不堪一击,资本最终也无能为力。而马化腾认为,原因“不是这个,是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该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在ofo董事会中,戴威、滴滴、经纬都有一票否决权。

然而,事实上ofo的溃败果真是一票否决权吗?如此漠视用户竟然无人投反对票?

“一票否决权”导致管理混乱

权利过于集中在一个公司管理者身上,会带来隐患;但公司过于“民主”,也寸步难行。

对于马化腾所说的“veto right”,欢聚时代CEO李学凌在朋友圈中的观点与其不谋而合。他认为ofo的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被交到了太多人手中:戴威、滴滴、经纬、阿里。拥有否决权的太多,导致什么事都通过不了,更是留下了太多法律漏洞,给公司带来致命威胁。

马化腾评ofo溃败因一票否决权,漠视用户却无人提及

在今年下半年,ofo曾传出一系列的收购传闻,据蓝鲸TMT在业内了解,部分消息并非空穴来风。一直难以谈妥的收购事宜背后,恰恰反映出公司缺少能敲响决定性一锤的关键人物。

自今年7月开始,ofo相继传出被滴滴,蚂蚁金服收购的消息,估值也从15亿美元步步下跌。最终,蓝鲸TMT完成了最后一棒“接力”:哈啰出行与ofo洽淡收购事宜,并得到了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的公开证实。

法律界人士撰文建议,创业公司在一票否决权问题上,应在公司章程和股东协议中明确自己在某些特殊事务上否决的权利,并且表决方式也不应为需经公司全体股东同意。

押金问题是共享单车的

众所周知,腾讯当年投资滴滴打车,阿里投资快的打车,两家曾赤身肉搏了半年,各自烧了几十亿后,在资本的撮合下合并成滴滴出行。ofo,摩拜等各家共享单车同样也都深陷在流量战争中。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监测报告》显示,在今年5月,ofo与摩拜移动端应用活跃人数分别达到2937.7万人与2526.6万人。

庞大用户基础的背后却是变现乏力。管理问题的解决也许可以让ofo也像摩拜一样寻得归宿,却解决不了共享单车的变现问题。

在今年4月4日,摩拜被美团点评收购。有了美团作为大股东,摩拜看似有了与ofo截然不同的命运。但实际上,没有美团,摩拜步履维艰。

美团点评的招股书显示,摩拜的具体风险包括自创立以来一直存在的巨额亏损和业务需要动用大量资金来应对现金需求,在今年4月这一个月内,摩拜的净亏损便达到4.08亿元。能否按照业务策略,将二者业务整合,实现节省成本的预期协同效应,还未可知。

共享单车长期以来做的都是重资产的流量生意,却并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商业模式。除了疯狂在全国扩张,便是通过各种方式砸钱来刺激市场。在这样的条件下,融资能否经得起这样的消耗存疑。而在今年初,小鸣单车破产的细节曝光后,让人们意识到,共享单车企业还能通过其他隐晦的方式来推动企业。

“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公众号中发布的公告显示,在2017年之前,小鸣单车还能够部分依靠融资来进行线下布局,但到了2017年,支持其生存的便是用户的押金。用户存在小鸣单车上的钱被公司主要被用来购买单车和车辆运营,这笔开支占到了2017年公司全年开支的77.82%。

蓝鲸TMT此前曾独家报道ofo与摩拜挪用押金。

2017年11月30日,据蓝鲸TMT报道,因市场扩张成本高企,摩拜和ofo小黄车两家单车企业资金告紧,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自行车厂以及公关公司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

2018年4月3日,蓝鲸TMT独家报道美团将收购摩拜,“摩拜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人民币,供应商欠款约10亿人民币,债务总额合计超过10亿美元。”

用户的押金即便交给第三方存管,实际上也是形同虚设。业内人士指出,存管不对交易的真实性负责。一旦进了关联账户,钱就失控了。“只有托管业务,银行才会关注资金流向是否打去项目相关的公司。说白了,存管业务就是企业为了给自己增信,反而坏了银行的名声。”

ofo溃败根本原因是漠视用户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已经有超过1000万名ofo用户在线排队,申请退还押金。让人揪心的是,北京已经到零度左右,然而在ofo北京总部退押金现场,排队用户从5楼排到街上,甚至电梯口水泄不通。

尽管ofo官方说法是,并无现场退押金情况,线上和线下退押并无区别。但是网络不断传播,一个用户冒充外国人成功退款的消息。对用户歧视问题,截止目前仍然在ofo官方网站发生。记者试图通过线上退款,却很难找到退款入口,通过人工解决,而排队在50位以上(如图)。

马化腾评ofo溃败因一票否决权,漠视用户却无人提及

有用户表示,申请ofo小黄车的押金退款有两三个月之久了,依旧未果。Ofo这种目无用户的问题并非在资金出现断裂时才发生的。

Ofo坏车的问题,无须多说。记者调查发现,ofo使用过程不人性化的设计,频繁出现:用户打开ofo AP后,输入车的编号,获取该车四位数字密码,再将密码输入至机械锁,解锁使用。输入密码后,立即开始计费。多收费现象屡有发生,投诉之后,迟迟不解决。

而一旦这些问题被媒体曝光之后,ofo耗费更多精力不是解决用户问题,而是发起媒体公关。有媒体报道称,ofo的人说,媒体对ofo小黄车谣言,就像月经一般。于是,频繁地出现官方辟谣字样,而没有实质性的市场动作。

倒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商家开始忽悠用户,据《电商报》报道,近期淘宝、闲鱼等平台上有不少商家提供ofo代退款服务,服务价格从0.01元到100元不等,用户真假难辨。而波场创始人孙宇晨承诺帮ofo退一万人押金,频蹭热点难改非议。

Ofo试图通过拖延方式“留住”用户,在资金捉襟见肘时,可以理解。然而,与用户缺乏必要的沟通,导致了大的挤兑潮。

共享单车挪用用户押金,维持生计,这种盈利模式一直受到用户的诟病。早在2017年11月30日,蓝鲸TMT曾独家报道ofo与摩拜资金告急,挪用用户押金填补资金缺口(详见:《独家:摩拜ofo被曝资金告紧 已挪用60亿用户押金补缺口》)。然而,这种现象并未引起ofo以及相关监管层的重视,而是通过“紧急辟谣”将用户目光转移至“退押金”,有关押金管理办法的讨论再一次被延缓。

于是,ofo一年来一直面临的问题就变成了“退押金”问题,祸不单行的是,行业普遍面临着押金问题。哈啰出行CEO杨磊表示,中国共享单车有15亿元人民币押金因企业倒闭而无法退还消费者,涉及到六七百万用户。

从用户发现押金“消失”,到企业主动尝试消灭押金。共享单车的押金正在被时代抛弃。整个2018年,ofo围绕押金问题做最后一搏,然而,草木皆兵。7月红包年卡刚推出便遭到用户投诉,认为其在误导混淆押金,可以看出,退押金难也导致了ofo的信誉危机,ofo彻底被用户抛弃。

媒体使用“1000 万用户「逼死」ofo,”毫不夸张。在今天出现了这种挤兑风潮,戴威被列入了不诚信的人,ofo内部终于想到了用户,发出这样的豪言壮语: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

对于这种空头支票,用户只能用脚投票:ofo不要死,先退了用户押金在上路吧。

马化腾评ofo溃败因一票否决权,漠视用户却无人提及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分享到:
0 0
`
中华头条
官方
5.0分 1.8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
`
中华军事
官方
5.0分 2.6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