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兴业银行老帅高建平准点退休:继任者未定 前景待考

时代周报 2019-09-10 09:15:45
A+ A-

时代周报记者 罗仙仙 发自深圳

原标题:兴业银行老帅准点退休 继任者未定 前景待考

  兴业银行(601166.SH)9月3日公告,高建平因任职年龄原因,辞任该行董事长。

  高建平刚满60岁,是兴业银行筹建时的首批员工,从2000年8月开始担任兴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至今已有19年。兴业银行1988年在福州成立,是第一批股份制商业银行之一。成立之初,兴业银行承担着“从福兴财务公司‘继承’下来的高达5.9亿元债务”,如今资产规模已超7万亿元。

  兴业银行在公告中对高建平的贡献总结道:“在以高建平为班长的总行党委和董事会领导下,本行实现了从区域性银行到全国性银行、到上市公众银行、再到综合金融服务集团的多级跨跃。”

  据上述公告,兴业银行董事、行长陶以平为董事会临时负责人。

  高建平的继任者何人?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兴业银行,该行相关负责人9月6日回复表示:“暂不接受采访,请以公告为准。”

  股份行罕见一把手准点退休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上市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中,如高建平到龄退休的情况并不多见。

  2019年7月,因年龄原因,时任浦发银行董事长高国富退休。不同的是高国富出生于1956年,今年退休之时63岁。高国富在2017年从62岁的吉晓辉手中接过董事长一职时,也已超过退休年龄1年。

  目前8家上市股份行中在任年龄最大的董事长,为招商银行董事长李建红,今年63岁。李建红同时任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招商局仁和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尽管已超期服役3年,但在今年6月的招商银行董事会上其仍被选举为董事长,任期至2022年6月。

  今年正好到60岁的,还有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和光大银行董事长李晓鹏,前者在2018年报中披露的任期至2020年2月;李晓鹏则是在今年7月的董事会中再次被选举为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延长了3年。

  另外,中信银行董事长李庆萍、华夏银行董事长李民吉与平安银行董事长谢永林,算是较为年轻的“60后”董事长,分别出生于1963年、1965年和1968年。

  李庆萍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的任期至2021年,李民吉与谢永林分别在2017年4月和2016年12月接任董事长,在今年董事会换届中连任为大概率事件。

  “股份制银行基本上都是国企,任命都由国有企业相关的组织部门进行,有可能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出现‘超期服役’的情况。”9月8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室副主任马淑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市场化的改革之后强调市场化的选聘人才,推行国企改革里市场化的职业经理人是有层级的,在集团层面还没有推行,更多是在二级或者更低层级的职位推行。”

  实际上,在兴业银行31年的发展中,高层人员相对稳定,高层人员多在任上退休。

  兴业银行2016年3月1日关于原行长李仁杰的辞职公告中,解释原因为“年龄原因”,彼时1955年出生的李仁杰正好满60岁;另外还包括2012年退休的原监事会主席毕仲华,接任者康玉坤在2016年10月同样到龄退休。

  相较于上述股份行的董事长,高建平在任职经历上更显专一。

  原浦发银行董事长高国富,曾任太平洋保险(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涉及证券、保险等多领域。

  现任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则出身于交通银行,并在中国人民银行有6年的任职经历。

  不仅是高建平,兴业银行的高级管理层人员中,副行长均在该行任职多年。“空降”至兴业银行的高管,在过去19年中仅陶以平一人。

  早在2013年,全国股份制银行就普遍在行长人选上采取“空降”模式。原为建设银行零售业务总监兼北京市分行行长的田惠宇,加入招商银行并出任行长;民生银行行长郑万春2016年初由工商银行副行长转任;李晓鹏则是在2018年“空降”至光大银行担任董事长。

  马淑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空降’方式包括从集团内部选拔,央企高层人员的轮值非常普遍;有时则为了推动改革或是内部调整,更有可能‘空降’人才。”

  计提减值超过中信银行半年净利

  据Chocie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在8家A股上市的股份制银行中,兴业银行以361.09亿元的净利润仅次于招商银行,但净利润同比增速仅为6.6%,远低于股份行10.36%的净利润平均增速。同时,该行以1.71%的净利差和2%的净息差,在8家A股上市银行中分别排第8、第7位。

  对此,安信证券银行组分析师张宇认为,盈利能力的下降与该行压降不良有直接关系。

  9月9日,张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兴业银行在二季度集中认定了一批存量问题资产,在不良生成率攀升的同时,关注率、逾期60天以上的不良偏离度等指标改善,目的是提前消化潜在的不良认定和拨备补提压力。”

  兴业银行资产质量上的问题在2018年年报中就有明显体现。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兴业银行今年上半年通过向第三方转让方式共处置不良贷款账面余额119.64亿元,这一指标在去年同期仅为24.46亿元。

  尽管如此,该行2019年6月末的不良贷款余额较2018年末增加45.03亿元至506.4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56%。

  同时,兴业银行大幅计提减值损失,今年6月末计提减值损失增加72.08%至291.01亿元。这一计提减值准备的额度,相当于中信银行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的净利润。

  兴业银行零售贷款余额占全行贷款的比重有所提高,尽管比重相较于其他A股上市股份行并不算低,但该行个人住房及商用房贷款仍是零售信贷的最大组成,占比达到64.25%。

  新世纪评级今年初出具的评级报告指出:“2018年以来,由于理财业务受到监管力度加大,叠加市场利率调整、违约事件频发和产品结构调整等因素,该行理财业务将面临较大的运营与管理压力。”

  在今年半年报中,兴业银行表内理财产品中,保本理财余额213.54亿元,非保本理财余额同比增长14.72%至1.21万亿元。

  对此,张宇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今年上半年,同期市场收益率大幅下降,股份行在其他非息净收入增速下滑,票据和债券交易价差收入也有所减少,对股份行的资产收益率是有负面影响的。”

  压力还不仅于此,资本补充的压力仍如影随形。2019年6月末,该行的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充足率分别较2018年末下降了0.36、0.31个百分点至11.84%和8.9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