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银行行长辞职 “债券一姐”戴娟案发酵

2019-05-28 09:51:01    时代周报
A+ A-

[摘要] 束行农在担任南京银行副行长时,分管金融市场板块业务,今年2月被查的戴娟是束行农的得力干将之一。“很难不让人联想,圈内都知道他和戴娟的这一关系。”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南京银行正遭遇“多事之秋”,定增方案被否后新方案前途未卜,该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戴娟被查一案仍在发酵,而戴娟的老上司、南京银行行长束行农宣布辞职。

5月24日晚,南京银行公告,该行行长束行农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行长等职务。“本行行长职责暂由董事长胡升荣代为履行。本行经营管理不受影响。”5月27日,南京银行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

束行农在担任南京银行副行长时,分管金融市场板块业务,今年2月被查的戴娟是束行农的得力干将之一。“很难不让人联想,圈内都知道他和戴娟的这一关系。”江苏当地银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束行农和戴娟是老同事,共事了10余年。

束行农已调往南京新农发展集团,担任副董事长、党委委员。该司官网已更新相关信息。新农发展集团是南京市属国资企业。

此次行长变动,正值该行定增的关键时期。5月21日晚,南京银行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决议通过非公开发行方案,拟向江苏交通控股、江苏烟草、南京紫金投资、法国巴黎银行等4家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95亿股,拟募资总额不超过140亿元。该定增预案尚待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去年,该行定增方案被监管否定,这也是时隔10个月后,该行140亿元定增方案重启。高层变动是否会影响此次定增,仍是一个未知数。

与去年的定增方案相比,最大的变化在于定增对象。在最新的方案中,发行对象从5家减少至4家,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南京高科均退出原定增方案。对于变化的原因,太平人寿5月23日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以南京银行公告为准,没有更多信息披露。

“债市黄埔军校”

56岁的束行农1994年加入南京银行,在该行工作了25年。他历任南京银行资金计划处副处长,资金交易部副总经理,资金营运中心总经理,南京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副行长兼总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2017年5月起任南京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财务负责人(兼)、执行董事。

束行农是资深的债券市场专家,也是债券行业的第一批交易员,参与了南京银行银行间债券交易市场的建设以及债券投行业务。在他带领下,债券业务成为南京银行的一大亮点,并赢得“债市黄埔军校”的声誉。

“转眼20多年过去了,作为中国银行(港股03988)间市场的早期参与者,我见证了银行间债券市场惊心动魄的发展和建设,亲历了南京银行借力银行间市场发展壮大的艰苦历程。”2017年,在银行间市场成立20周年之际,束行农撰文回忆。束行农称,南京银行的金融市场团队被市场公认为是一支具有战斗力和凝聚力的专业队伍,向市场输送了很多债市专业人才。

束行农此次离职让外界颇为意外,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多个江苏的银行业人士,均表示此前没有听到过类似传闻。半个月前,束行农还与胡升荣一起出席了该行2018年度暨2019年一季度业绩说明会。

束行农与戴娟颇有交集。戴娟1997年加入南京银行资金计划处开始,一直从事债券交易等工作,历任资金运营中心总经理、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在固收圈素有“债券一姐”之称。

今年2月,南京银行官网回应市场传闻称,该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等三人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

再提定增方案

此次行长变动,正值该行定增的关键期。早在2017年8月,南京银行就抛出140亿元定增方案,这是该行上市后募资规模最大的股权融资。去年7月,这一方案被证监会否决,令外界颇为意外。彼时,农业银行(港股01288)刚完成千亿元定增,张家港行可转债、贵阳银行等上市行再融资均陆续过会。

今年5月21日,南京银行公告,重启140亿元定增,法国巴黎银行、南京紫金投资、江苏交通、江苏烟草认购股份上限分别为1.21亿股、1.93亿股、10.17亿股、3.63亿股。其中,江苏交通及江苏烟草目前未持有该行股份。

该行称,由于本次发行前后公司均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本次发行亦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改变。截至3月底,法国巴黎银行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持股15.01%。定增后,法国巴黎银行的持股比例有所下降,由15.01%降至13.7%,继续位列第一大股东。

南京市国资集团则通过旗下的南京紫金投资参与定增,增持规模约1.94亿股,但持股比例同样下降至12.25%,仍居该行第二大股东。

江苏省国资委100%持股的江苏交通控股通过此次定增,将持有10.18亿股股份,占该行总股本的10%,成功跻身南京银行第三大股东。

江苏烟草也出现在此次定增发行对象名单中,将通过此次定增持有该行约3.63亿股,占该行总股本的3.57%,成为南京银行第五大股东。

南京高科、太平人寿和凤凰集团均退出认购名单。太平人寿刚于今年3月斥资28.63亿元从联想科技园手中收购了上海农商行4.78%的股权。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告急

南京银行称,此次定增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堪忧。今年一季度末,南京银行合并口径下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52%、9.7%、12.78%。

南京银行董事长胡升荣在近期的业绩说明会上表示:“这是我们的一块心病,必须要下决心解决资本补充的问题,否则对全行现在和未来的发展都是不利的。”

在外界看来,南京银行的资本压力主要来源于其长期高速扩张。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标普曾连续三年下调南京银行的评级,这三次降低评级均与该行扩张太快,导致资本充足程度下降有关。南京银行已离任的一位高管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银行在发展,资金需求增加,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5月21日,申万宏源(港股06806)证券发布的研报认为,自2018年定增意外被否后,南京银行资本问题一直是压制其估值的最大因素。

南京银行预测,在本次非公开发行后,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将升至10.18%,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将分别变为11.36%和14.4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