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从合资到控股到独资:外资券商在华发展路径升级

第一财经 2019-10-15 08:52:22
A+ A-

外资股比放开时点确定的次日,已有机构抢接“绣球”。

上周五(10月11日)证监会明确,自明年12月1日起取消证券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比原定计划提前一年。法国兴业银行相关负责人在上周末即公开表示,计划在中国设立独资券商。

合资券商入华的地图上,有新入场者,也有与中国市场重逢者。暌违五年后,大和证券在中国境内新设控股合资证券公司的申请于今年9月底被证监会接受。

同时,一批先前进入中国市场的参控股券商谋求更大话语权。瑞信方正、高盛高华今年先后宣布申请增资扩股。从合资到控股,再由控股到独资,外资券商在华发展路径正在升级。

“像欧美一些实力雄厚的外资投行在中国设立参控股券商,给国内券业带来冲击。但国内培育龙头券商的政策意图也很明确。这两种(情况)同时在国内的证券行业碰撞。”华南某中型券商非银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两大关键时点入华

自中金公司在1995年成为国内第一家合资券商,外资机构陆续叩开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大门。

截至目前,国内共有13家外资参控股证券公司,为中金公司、中银国际、瑞银证券、高盛高华、瑞信方正、中德证券、摩根士丹利华鑫、华菁证券、申港证券、东亚前海、汇丰前海、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摩根大通证券。

外资券商入华潮起,两个重要时点是:2003年中国入世(加入WTO)、CEPA框架及补充协议签署。

2004年后,以美国、欧洲地区大型商业银行或投行机构作为股东背景的合资券商陆续在华设立,包括高盛高华、瑞银证券、瑞信方正、中德证券、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与东方花旗证券6家。上述合资券商设立申请在2004年至2011年陆续获证监会批准。

2016年后,在CEPA框架(《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下、股东为港、澳资机构的合资券商有4家,包括申港证券、华菁证券、汇丰前海证券和东亚前海证券。

此外,中银国际的合资券商股东为中管金融企业所设在港中资机构。

不过,从注册资本和最新净资本情况来看,多数合资券商资本实力尚显薄弱。

中金公司是上述合资券商中净资本最为雄厚者。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中金公司2018年底净资本357.74亿元,排名第13位,中银国际116.85亿元。上述CEPA架构下券商注册资本均在50亿以下,汇丰前海、东亚前海、申港证券、华菁证券的注册资本分别是18亿元、15亿元、35亿元、10亿元。

业务牌照争夺

参股、控股还是独资,关乎话语权。

从33%到49%,再到51%,合资券商外资持股占比自2012年开始逐步提高,一众券商也在比例限制松动下谋求更多可施展空间。

今年4月中旬,方正证券公告称,瑞士信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信)以非公开协议方式单方面向瑞信方正增资,增资完成后,瑞信对瑞信方正证券的持股比例由增资前的33.3%提高至51%;今年8月下旬,高盛发言人称,高盛已向中国证监会提交申请,拟将合资证券公司高盛高华持股比例提高至51%。

控制权分属之外,在业内人士看来,核心业务开展更为关键。

“外商独资券商和外资控股券商没有本质区别,核心关键点要落到业务开展层面,即外资券商会如何参与到目前已经白热化的券商竞争之中。”中信建投证券非银首席赵然认为。

此前,合资券商往往只能拥有承销保荐单一牌照,由于业务范围受限,合资券商发展多不尽如人意,甚至出现亏损。截至目前,仅中金公司、瑞银证券两家为在华拥有全牌照的合资券商。

从此前合资券商发展路径来看,业内人士认为,CEPA框架下的四家券商为合资券商在华发展提供了更多想象力。“像4家CEPA架构下的券商,虽然净资本实力一般,但是具有多业务牌照。”北京某中型券商非银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

据CEPA补充协议及证监会相关规定,该框架下的证券公司设立时业务不超过四种,一年后可以申请成为牌照齐全的证券公司。

以申港证券为例。成立之初,其经营范围包括证券经纪、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自营和证券资产管理等。去年11月底,申港证券获批“证券投资咨询”、“与证券交易、证券投资活动有关的财务顾问”两大业务牌照。至此,申港证券囊括了六大业务牌照,只缺融资融券、证券投资基金代销和代销金融产品三张。

头部争夺战

金融开放的大门敞开,外资券商乘着政策红利的东风入华时,国内证券市场竞争正处白热化阶段。

行业洗牌进行中,大券商包揽IPO承销保荐业务、中小型券商力图借经纪和自营突出重围。

“国内的头部券商从净资本和业务角度,像‘三中一华’等券商,是有与外资投行对抗的实力的,且国内券业现在进入了实质的并购重组期,‘大吃小’的情况出现,目前监管扶植龙头券商的意图比较明确。”上述华南某券商非银分析师表示。

从近两年券商分类评级中,13家合资券商中,仅4家合资券商进入A类评级,为中金公司(AA、AA)、中银国际(A、A)、高盛高华母公司北京高华(A、A)、东方花旗母公司东方证券(A、AA)。

赵然表示,外资券商如何发挥其成熟市场上创新业务的优势和经验,发掘和开拓更多新赛道的业务价值,值得重点关注。

“券商业传统单一业务本身竞争激烈,费率较低,博弈空间不大,创新业务由于全市场风险偏好回落和监管收紧,目前存在创新空间。”他表示。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