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信用卡半年报:发卡量增势趋缓,不良率抬头

第一财经 2019-09-04 08:55:18
A+ A-

在经济下行压力、共债风险等多方面因素下,上半年信用卡发卡数量增速放缓,资产质量压力持续加大,不良生成较快。

从行业来看,2019年上半年末信用卡发卡量较年初增速仅为3.5%,而2017年、2018年同比增速分别为超26%、16.7%。其中,交通银行今年上半年末的信用卡数量与年初相比,减少了8万张,这是历史首次。

同时,多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增加。例如,相较于年初,交通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增加了0.97个百分点,浦发银行增加了0.57个百分点,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分别较年初上升0.19和0.05个百分点。

发卡量增速降至个位数

央行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二季度末,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11亿张,较年初仅增长0.25亿张,增速仅为3.5%。

而2018年末,我国信用卡(包括借贷合一卡)累计发卡数量达到6.86亿张,同比增速为16.7%;2017年末,信用卡发卡量达到5.88亿张,同比增幅超26%。

这一趋势也反映在各家银行的半年报上。今年上半年末,在六大国有银行中,仅有农业银行和邮储银行的累积或新增信用卡发卡量增速达到两位数。截至6月末,农行信用卡累计发卡量1.14亿张,同比增长10.6%,上半年信用卡消费额9599 亿元,增长13.96%;邮储银行新增发卡519.78万张,同比增长28.94%,信用卡消费金额4448.17亿元,同比增长25.55%。

而建设银行上半年发卡量累计1.28亿张,较年初增长5.43%;工商银行信用卡发卡总量15445万张,新增发卡量为345万张。中国银行6月末信用卡累计发卡量11832.96万张,新增发卡量767万张。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国有大行交通银行上半年末累计发卡量为7147万张,较年初减少了8万张,这一现象是多年以来首次出现。“我行应对外部市场形势变化,贷前、贷中管控多管齐下,主动加强信用卡业务发展与风险管理的平衡,提升催收效率和资产保全能力。”交行在年报中称。

此外,最近这两年发卡量比较多的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在今年上半年也变得“保守”起来,增速均为个位数。截至6月30日,招行信用卡流通卡数9061.04万张,较上年末增长7.48%;平安银行信用卡流通总量为5570.39万张,较2018年底增速为8%。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称,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和金融强监管政策下,银行主动调整策略,对于信用卡的策略不再那么激进。另外,2018年P2P事件频发,增加了信用卡的风险。在信用卡业务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客群逐渐下沉,银行也正在警惕信用卡的个人信用风险。

不过,黄大智称,国内信用卡市场空间距离见顶尚远。我国目前人均持卡率仅为0.5张左右,而美国等发达国家人均持卡率3张左右,差距仍然十分明显。

不良率增加

半年报显示,在六大行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中,交通银行和浦发银行信用卡的不良率上升明显:6月末交行信用卡不良率为2.49%,较年初增加了0.97个百分点,浦发银行为2.38%、较今年年初增加0.57个百分点。

另外,招行、平安银行6月末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分别为1.3%、1.37%,分别较年初上升0.19和0.05个百分点,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则分别较年初增长33%、12%。

“受到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仍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共债风险上升等外部因素的影响,消费金融全行业的风险都有所上升,但整体风险表现仍维持在相对较低水平。”平安银行称。

中信银行也在半年报中提到,2018年以来,现金贷、互联网消费贷、P2P等市场放贷主体日益增多,债务风险不断聚集,市场共债客群资产质量波动明显,此类风险有向信用卡行业传导的趋势;同时,随着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部分地区及行业从业者的就业及收入稳定性受到一定影响,导致部分客户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降低。两重因素叠加,致使信用卡业务风险有所上升。

“就全行业而言,其实各行信用卡领域的风险都在不同程度上升,这一方面与外部环境变化导致持卡人收入下降有关,另一方面也受高杠杆下共债风险暴露影响。”浦发银行零售总监刘显峰在中期业绩会上表示。

黄大智表示,对于共债风险,银行首先应该对于共债客户的审核更加严格。另外,银行要广泛与各类互联网借贷机构建立合作关系,提前发现共债客户。

此外,信用卡不良率的高企还与P2P风险事件频发,以及信用卡客户由最优质客户逐渐下沉有关。

“2018年监管推进,P2P等网贷平台集中发生风险事件,并通过共债风险影响到了信用卡贷款质量。除了共债风险外,信用卡不良抬头本质上与当前的整体宏观环境有关。2018年整体信用偏紧,社融存量增速新低,当融资增速无法保证存量债务的利息偿还,必然带来债务违约,信用卡背后的主体中,资质较差、信贷资源获取能力较弱的那部分,受到影响兑付发生困难。特别是2017年我国信用卡业务迅速扩张,发卡量攀升背后也伴随着一定的客户资质下沉,增加了这部分资质较差借贷主体的比例。”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称。

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犯罪呈现产业化、金融欺诈涌现的问题非常严重。前两年行业内为了节省递推成本,大力发展线上发卡,这为金融犯罪提供了机会,给银行带来了不少损失。当下,不少银行不断强化新技术,对客户进行甄别,并研发欺诈评分等大数据模型,识别虚假申请等欺诈风险。另外,发卡的重心从线上重回线下。

黄大智称,受实体经济下行压力、金融强监管以及前期激进策略等因素的影响,下半年信用卡的资产质量还会下降。不过,也有另外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人士称,未来信用卡的资产质量虽有压力,但已经得到控制,不会有大幅增长。

《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838.84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17%,占比较上季度末上升0.02个百分点。

当前,已有地方监管开始行动,防范信用卡风险。例如,8月26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要求:辖内商业银行应积极引入个人征信、通信运营商、社保、公积金、纳税证明、交通运输部ETC数据等外部可信数据,不断优化风险评价模型和交易监控模型,利用“大数据+模型”技术手段不断完善银行卡风险管理体系,同时,严禁银行卡及相关绑定业务通过攀比赠送、竞相折扣、加码优惠等促销手段开展恶性竞争。

责编:石尚惠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