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城投风波不断,董事长出事后财报又遭连环14问

2019-05-30 17:26:37    第一财经
A+ A-

继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后,上市公司云南城投(600239.SH)的麻烦还没完。

5月29日晚,云南城投宣布收到上交所《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上交所围绕云南城投扭亏为盈情况、经营和利润情况、房地产开发业务及资金往来情况等五个方面,提出了14个问题。

云南城投2018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5.43亿元,同比下降33.69%;实现归母净利润4.91亿元,同比上升86.13%,其中非经常性损益13.13亿元,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为-8.21亿元,同比下降832.66%,自2017年由负转正后,再次转负。

其中,公司对外转让大理满江80%及七彩云南59.50%的股权,共实现投资收益18.07亿元,并将其确认为非经常性损益,而这是公司归母净利润扭亏为盈的关键。

满江康旅于2018年1月成立,旋即于6月以高评估增值率转手出售部分股权,上交所要求云南城投说明交易的合理性,以及股权转让款的收取进度。

满江康旅和七彩云南2018年并未实现营业收入,上交所质疑其经营是否具有可持续性,以及云南城投对其担保事项是否有调整。

2018年,云南城投的长期应收款为40.24亿元,同比增长104.59%,系合并范围变动导致债权投资增加所致,皆实质体现为对被投资单位净投资的长期债权,且其坏账准备系被投资单位的经营亏损形成。

上交所要求云南城投说明,40.24亿元长期应收款的具体构成和形成背景,是否与出售满江康旅或七彩云南等子公司的股权相关;以及公司对相关债务方形成的相关债权,是否为同比例的股东借款;是股权性质还是债权性质?

此外,云南城投分别以11.80倍和19.77倍的评估增值率,转让满江康旅和七彩云南部分股权,评估高增值的依据和合理性何在?公司基于剩余股权公允价值确定的投资收益是否合理?

上交所关注的第二方面,与云南城投公司经营和利润相关。

云南城投被要求说明,2018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的原因。

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下降33.69%的同时,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却分别同比上升6.44%、76.76%和10.03%,上交所质疑云南城投收入与费用变化趋势存在大幅差异的原因,以及关注公司如何应对费用与收入增长不成比例。

2018年,云南城投合并范围发生变化,非同一控制下合并的8家子公司,年度净利皆为负,共-1942.35万元。

上交所要云南城投进行补充披露,包括逐一列示被合并子公司的资产评估值、收购成本和评估增值率;部分被合并方期间无收入,且净利润为负,盈利能力是否具可持续性。

上交所关注的第三方面,是云南城投的房地产开发业务。

云南城投正在转型,以康养产业和旅游产业为战略发展方向。上交所要求说明,康养产业和旅游产业对收入和净利润的贡献比例,有何核心竞争力。

公司2018年房地产去化率较低,26个房地产销售项目,平均去化率为31.93%,光是去化就被上交所提出3个问题。

资金往来,是上交所关注的第四个问题。

云南城投2018年度资产负债率为89.37%,同比上升0.55个百分点,利息费用18.06亿元,对公司利润有重大影响,年末货币资金为26.71亿元,同比下降49.92%,与短债存在98.03亿元资金缺口。

上交所要求云南城投说明,公司到期债务情况,是否存在偿付风险;不同融资渠道的融资金额、融资成本、期限和增信措施等,分析公司的资金压力。

公司有5亿元应收账款,其中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款合计4793.27万元,100%计提坏账准备,其他应收款中合计2135.26万元,100%计提坏账准备。

上交所要求云南城投列示上述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形成原因,公司多年存在应收自然人账款100%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因;对上述款项,是否采取追偿和预防坏账形成的措施。

第五方面,上交所主要关注无形资产的形式、控制5家结构化主体的会计处理、结构化主体投资的底层资产质量情况、2.35亿元长期待摊费用的形成原因。

上交所要求,“公司收函后立即披露,并于2019年6月5日之前,披露对本问询函的回复,并相应修订相关定期报告。”

责编:张歆晨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力。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