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打创新经济,柏林锻造“欧洲硅谷”

2019-05-29 11:51:38    第一财经
A+ A-

并非传统的工业与制造业基地,又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贫穷且性感”的德国首都柏林如何在战后的经济发展中异军突起?答案是创新。

曾几何时,柏林的公共财政入不敷出、濒临破产边缘,为了振兴经济实力,柏林市政府发现了一个奥秘:主打创新经济。为此,早在1997年,柏林市经济管理部即开始推行“未来计划”(Projekt Zukunft),在政策层面上支持信息与通讯技术、媒体与创意经济的发展。根据这一计划,柏林政府每年投入约4000万欧元提供创业基金、风险基金、培训与咨询服务,以激发创业者个人的创造力,改善地区经济活力与经济结构。近年来,高科技产业、创意设计类产业、IT产业都已逐渐成为柏林的经济支柱产业。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GTAI)总经理赫尔曼(Robert Hermann)曾表示,可承担的租金、可享有良好的教育、高技能人才、务实的薪资期望、以科学为导向的科研环境和支持创新的生态系统,这些都是初创企业能够发展壮大的理想条件,“柏林包罗万象,在全球享有‘欧洲最具活力的初创企业之都’美誉,可谓名副其实。”

如今,这些活跃在柏林的初创企业除了深耕各自领域外,还逐渐向东看,与中国合作伙伴探寻中国市场的巨大商机。

主打创新经济,柏林锻造“欧洲硅谷”

创新孵化器涌现

世界经济论坛去年公布的最新《全球竞争力报告》显示,德国被评为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国家。紧随其后的是美国和新加坡。报告显示,德国在创新领域的优势集中表现在申请专利数量、研究成果发表数量和客户对德国产品的满意程度,这些因素推动企业致力于更多创新和改进。

在柏林,如今活跃着超过1800家科技创业企业、16家孵化器和加速器、53个共享工作空间。亚马逊、推特和微软接连在柏林布局,而发家于柏林本土的初创企业更是在这两年彻底将柏林带到了科技创业的新高度,也为柏林赢得了“欧洲硅谷”的美誉。

在柏林西部一栋其貌不扬的大楼中,聚焦移动出行的创新企业Drivery坐落其中。据其创始人鲁帕(Timon Rupp)介绍,这是柏林首个聚焦移动出行的共享空间,“我们聚焦于共同合作、与移动性相关的项目。希望通过这个使得拥有最佳创意的移动性领域公司能走到一起。”在这占地面积1万平米的共享空间,其中的700平米可提供200个多可以共同工作的岗位,此外还有可以容纳500人举行活动的场地。在鲁帕看来,这些空间都有助于初创企业间的相互交流切磋。

尽管成立才短短两个月,但Drivery的租住率已达70%,目前已有300个成员。第一财经记者看到,在一片共同工作区域中整齐地排放着几十张桌椅。“我们提供包括水、打印、咖啡、电费等所有服务,帮助这些初创企业活下来,让初创企业与商业合作伙伴通过这个平台建立关系。”鲁帕说道,“我们不寻求利润,希望实现收支平衡。我们会把盈利的资金投资于此的初创公司。”他还对第一财经记者强调,Drivery起家的所有资金都源自私人,没有国家或者政府的资助。

除了在柏林火热的移动出行领域的创新,在当前炙手可热的金融科技领域,也不乏初创企业的身影。重建客户与企业管理金融方式的金融科技生态公司Finleap就是其中之一。Finleap首席信息官(CIO)肖本(Max Schoppen)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金融孵化器是公司的一个职能,旨在帮助一些企业从无到有,同时帮助大型企业数据化,给未进入金融循环的大型企业提供金融服务。为此,Finleap还出台了为期180天的扶持企业创业的计划,比如在180天内帮助金融科技领域企业选择可靠的商业计划等。

主打创新经济,柏林锻造“欧洲硅谷”

超越老对手伦敦

柏林经济技术促进机构柏林伙伴组织(Berlin Partner for Business and Technology)总裁弗兰茨克(Stefan Franzke)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细数了柏林吸引创新、创业人才的奥秘:人才多、高校研究机构多、老牌企业多。每年,20万人才涌入柏林,70%都是高学历人才。“我们的人才来自180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实际上,将近50%的初创企业人才来自国外,”弗兰茨克说道。

当然,最让弗兰茨克引以为傲的是,在柏林的企业舍得花钱将资金投入研发。欧盟统计局官网数据显示,2017年,欧盟成员国研发总支出为3200亿欧元,研发强度(即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为2.07%。欧盟成员国中研发强度最高的是瑞典(3.33%),德国则为3.02%,位居第四。而弗兰茨克给出的数据显示,具体到城市,柏林的研发强度则为4%,超过欧盟平均水平,同时也高于欧盟成员中研发强度最高的瑞典。

此外,廉价的租金也使得柏林成为创业者眼中的香饽饽。鲁帕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Drivery,初创企业或者个人每个月花费50欧元的租金就可租借其中一个位置工作,“当然,企业可以专门租用单间,价格在4000欧元/月。”他也表示,如果初创企业入驻,收取的租金相对成熟的大企业较少。

安永咨询公司(EY)在2017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德国前100强初创企业筹集的风险投资中,有70%流向了柏林。汉堡以8.1%的得票率位居第二。慕尼黑则凭借7.9%的融资额排名第三。

弗兰茨克对自己所在城市的优势了如指掌:“首先,英语为主要交流语言,我们的生态系统主要关注初创企业——那里有更多的服务提供商。方便筹集资金:去年,柏林初创企业完成超过10亿欧元的风险投资。”

而早在安永2015年的“初创企业晴雨表”调查中,柏林赢得“欧洲初创企业之都”的头衔,城市投资资金(共计22亿欧元),首次超过老对手英国首都伦敦。这一迅速发展主要得益于生产孵化企业的火箭互联网(Rocket Internet)的推动。GTAI的统计显示,自英国2016年公投决定脱欧后,来自英国的投资项目数量在两年内增加34%。

与中国伙伴合作

“柏林具备十分活跃的初创企业生态系统,”弗兰茨克介绍说,“这里有6000家技术企业从事创新和规模化的商业模式。它们在此建立主要是因为它们想要打入德国和欧洲市场。但我们也制定了‘启动柏林联盟’(Start Alliance Berlin)计划,借此帮助它们寻求进入美国和亚洲市场的途径。”

北京亮道智能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亮道智能”)就是目前入驻Drivery的唯一一家中国在德国的初创企业。作为L3-L5新型自动驾驶智能化测评服务提供商,亮道智能专注于自动驾驶环境感知系统测试验证,技术路径基于激光雷达。

亮道智能欧洲研究中心负责人冀旸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在德国的布局主要在柏林(13人)与慕尼黑(5人),研发团队的80%为留德人才,因此公司非常重视中德两边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协同研发。他表示,今年力争德国的研发团队扩大到30人。

“我们不造车,也不做传感器,我们聚焦大数据。”冀旸解释道,“自动驾驶领域涉及的数据量很大,今后自动驾驶的汽车要对驾驶环境有深刻的理解,必须依赖数据的处理。”而亮道所做的就是通过德国与中国主要城市的驾驶环境的数据提取,帮助车企辨别不同领域对自动驾驶的不同需求,以实现自动驾驶的本地化。在冀旸看来,欧洲与中国,是未来自动驾驶的两大主要市场,“但是中德在创新市场的合作并不多。”他希望,通过亮道智能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探索与积累,帮助中德车企实现自动驾驶产品的量产落地。目前,德国的大众集团是亮道智能的德国合作方,中国国内的合作车企是长城汽车。

去年,Finleap在最新一轮融资中获得了中国平安4150万欧元的注资,中国平安也由此成为这一柏林金融生态科技公司的最大股东。Finleap联合创始人兼行政总裁Ramin Niroumand称,将用这笔资金在欧洲和亚洲进行扩张。

而在2015年成立之初就得到Finleap资助的金融初创机构SolarisBank就在今年2月宣布与中国的支付宝合作,为其扩张欧洲市场铺平道路。作为持有德国银行执照的金融科技平台,SolarisBank 传播与市场部副总裁布拉肯格尔(Phillipp Blankenagel)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后将为支付宝接入更多接受其服务的商户。自2017年进入德国以来,支付宝已接入2000多家德国商户,比如日化巨头ROSSMAN等。

弗兰茨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以前,德国初创企业总是向西看,聚焦美国市场,如今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提升,很多德国初创企业认为中国市场更重要。”就在去年11月,柏林伙伴组织下属的柏林中国企业联盟就组织德国的初创企业,来到中国北京、上海、杭州,参观拜访了吉利、阿里等企业,取经中国在人工智能、无人机、电动汽车领域的经验。

在弗兰茨克看来,健康医疗、清洁能源、电动汽车、无人机、光感技术、智慧城市等,都是中德初创企业可以继续发力的领域。

责编:戚德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