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资产市场已达两万亿,资管公司变身投行促并购重组

2019-05-21 09:36:34    第一财经
A+ A-

从我国第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成立算起,今年刚好是不良资产行业从无到有的第二十个年头。

显而易见的是,不良资产规模正稳步增长,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就达2.1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957亿元,同比多增272亿元。除了银行业外,不良资产的范围还扩大至非银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等。

标的的增加使得不良资产处置更趋向多元化,东方瑞宸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邱海斌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不良资产的处置模式正逐渐由传统的债务清偿转为以并购重组为主。与此同时,行业的转变和增长亦吸引了参与主体的不断增加,面对这数万亿的掘金市场,外资加速跑步入场,竞争日趋激烈。

从“三打”到“三重”,处置能力提升

在经济增速放缓和金融去杠杆推进的双重背景下,市场风险不断暴露,一边是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的增高,一边是资本市场企业债务违约的高企,还有商誉减值、业绩“爆雷”、股权质押的频现。由此导致的是,不良资产风险化解范围正逐步从银行的不良扩大至非银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业的不良。

而在资本市场困境上市公司和违约债的处理中,可以看到,处置标的与以往小型化资产包不同,其多为单体公司,且规模较大。如此一来,面对这些较为复杂的单体困境项目,传统资产处置方式亟须改变。

邱海斌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目前,对于一些大型单体困境项目,行业内的共识在于要从‘三打’,即打折、打包、打官司的传统方式,转为‘三重’,即重组、重整、重构的特殊机会投资方式。”

记者了解到,所谓重组,一般包括债务重组和资产重组,目的在于优化企业的财务结构和资产结构;重整,即指在各相关利益方的参与下,帮助权债务关系复杂的企业摆脱财务困境,轻装上阵;重构则是以“股+债+并购重组+投行服务+咨询顾问”等多种方式,对企业的资金、资产、人才、技术和管理等生产要素进行重新配置或外部引进,并构建新的法人主体或经营模式等,实现企业生产要素再造和提升。

在邱海斌看来,新的方式要求资产管理公司要有投资银行的手段,通过行业整合和产业赋能,有效实现风险的平稳过渡和实质性的化解,并且由不良资产证券化的金融产品支持融资,使市场定价更加透明。

不过,“三重”实现起来也并不容易。邱海斌解释道,从现阶段投资业务构成来看,其需搭建跨经济周期的中长期特殊机会基金来支撑,还要有高度的风险识别和风险定价机制,要有产融结合的专业运营团队。

邱海斌坦言:“处置不良资产的关键在于投资两端的进出价格,以往大家考虑更多的是买进价格和时机,对于退出价格和时机的考虑相对较少,当然理想的情况就是低买高卖。”他还称,目前在资管新规指导下,融资渠道受限,跨周期资金募集问题是横亘在业内的一大挑战。

外资跑步入场,竞争加剧

面对数万亿的不良资产市场,已有不少机构瞄准了这一掘金机会。随着行业准入的逐步放开,外资机构也被纳入其中,竞争主体日趋多元化。

外资布局中国不良资产领域有一个过程,东方瑞宸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联席总裁王静芳在出席“2019特殊资产与特殊机会投资论坛”时称,2012年至2016年,外资基本是通过合资方式同国内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合作的方式参与相关投资;而到了2017年,外资逐渐开始直接参与不良资产投资。据悉,近两年外资投资于亚太,特别是中国的不良资产美元基金数量激增,初始投资的基金募集规模接近4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8月,监管部门也释放了相应的政策利好,如为推动扩大金融业开放举措尽快落地,取消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资一致的股权投资比例规则。“这可以说是推进了外资的投资便利化。” 王静芳称。

上海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高层对记者表示,相比境内企业,外资的优势在于拥有期限长的资金,因为不良资产本身就是跨周期的投资标的。不过,中资企业的优势在于对处置环境的了解,毕竟不良资产涉及多方利益。

目前来看,不良资产市场中的主体已经从原来的“4+2X+N”变成了“4+2X+N+银行系AIC(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多方主体各显神通,形成错位竞争的市场格局,而外资和民企可通过资产管理公司或者投资公司的方式参与市场。

此外,诸如金融科技企业等不良资产市场服务商在市场中也越发活跃。锦天城律师事务所主任顾功耘认为,不良资产生态体系已经形成,市场竞争将日趋激烈。东方资产最近发布的调查报告也称,目前不良资产买方市场格局逐渐形成,对不良资产处置模式进行创新的要求显著提升。

那么对于机构而言,如何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顾功耘表示,分类型来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尽管综合能力强,但不可能进行全市场开拓,更不能进行全品类竞争,应集中力量打造资产定价、并购重组、资源整合和综合解决方案提供方面的核心能力。

他还提到,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要重点发挥区域地缘优势,解决本地区不良资产和地方中小银行的金融风险;而银行系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可服务于自身风险的化解,做好市场化债转股业务;金融科技类企业及中介机构则要在尽职调查、交易、信用渠道等不良资产服务信用市场和领域形成特色服务和专业竞争优势。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