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房企中招,金科股份遭深交所11问

2019-05-21 09:35:02    第一财经
A+ A-

5月20日午间,深交所对金科股份(000656.SZ,下称“金科”)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其对2018年净利润增幅远超营收原因、毛利率增幅较大原因、是否存短期偿债风险、监事会主席持股来源等11个问题进行详细说明。

2018年报季落幕,上市房企却频遭问询。金科之前,已有新城控股、大悦城、泰禾集团、光明地产、阳光股份等多家企业遭交易所问询。问询内容多涉及公司负债、销售数据、现金流、存货减值、盈利能力可持续性等问题。

此番中招的是金科,深交所问询直指其资金与经营痛点。

资料显示,期末金科资产负债率为 83.63%,处于同行业较高水平;速动比率为 0.38,同比下降 0.06 个百分点;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为 600.90 亿元,同比增长 54.46%;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298.52 亿元。

而其存货周转率由 0.31下降至0.23、流动比率由1.71下降至1.55、速动比率由0.44下降至0.38.由此,深交所要求金科结合在售项目回款情况、金融机构授信额度等量化分析,说明是否存在短期偿债风险及应对措施。

另一个疑点是,2018年金科营业收入412.33亿元,相比上期增加18.63%,实现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 38.85 亿元,相比上期增加 93.85%,净利润增幅远超营业收入增幅。在主营业务范围未变化的情况下,深交所质疑这一现象的原因。

同时,2018年金科经营现金流量金额为13.29 亿元,相较上期-84.85亿元大幅增加。深交所要求其结合相关经营活动收到及支付的现金情况,所涉主营业务活动发展情况等,详细说明相关经营活动现金流变动原因。

此外,截至 2018年12月31日,金科短期借款期末余额为 31.9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期末余额为244.43亿元,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298.52 亿元。

深交所要求其披露:公司存在大规模债务且负担高额融资成本的同时,维持较高货币资金余额的原因及合理性;除已披露受限货币资金及应收账款外,是否存在其他尚未披露的潜在的限制性安排;资金管理机制是否完善,内部控制机制是否具有有效性;是否存在与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的情况。

资金状况之外,金科存货数据同样受到关注。期末其存货1608.35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69.7%,较2017年末增加536.13亿元,增幅50%,存货跌价准备为8612.42万元,较上期2.17亿元大幅降低。深交所要求其详细说明存货大幅增加原因,并披露本期存货科目中借款利息资本化率情况。

不同于其它房企,金科股权激励情况成为被问询的重要内容。公告显示,金科监事会主席刘忠海持有公司股份395万股。深交所要求补充披露刘忠海所持股份是否来源于公司股权激励计划,是否符合《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相关规定。

截止报告期末,金科共有159个项目实施了房地产项目跟投,涉及总跟投资金 9.7亿元。深交所要求补充披露主要员工跟投项目的盈亏情况、各类别主体的收益分配金额、实际投资金额与收益分配金额之间的匹配性、退出情况。

此外,期末金科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跟投项目中投入金额6114.86万元。而金科相关管理办法规定,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所控制或者委托的组织,或者与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不得作为跟投人。深交所要求其说明,相关项目进展情况及相关董事、高级管理人员预计退出时间。

上市房企频遭问询背后,“政策监管的环境和方向发生变化。”同策研究院总监张宏伟告诉第一财经,目前趋势是,提高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方面的要求。从企业角度来讲,只有对年报数据做好解释,对投资者和市场负责,才能在严监管中“活下去”。

对于金科来说,负债、现金流、营收情况,交易所问询内容招招直击其痛点。而5月27日前,金科需要就这些问题向市场作答。

责编:张歆晨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