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非标业务做到香港,金管局盯上的中资机构到底干了啥?

2019-04-26 09:34:27    第一财经
A+ A-

在香港地区经营的内地银行,经过私募基金及其他实体等层层嵌套,向H股上市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的公司进行贷款,用于后者偿还债务——内地金融市场的非标、表外业务手法,如今移植到了香港市场。

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4月24日发布一则通函称,一家在香港经营银行、持牌法团及其他联属公司的内地银行集团,透过私募基金及其他实体,进行了一连串复杂交易。该交易表面上是其附属公司在私募基金的投资,但实质是以该银行提供的资金作支援的保证金融资贷款,以借款方大股东持有的H股公司股权作为贷款抵押。

所谓“保证金融资”,与内地市场的股权质押本质相近。一位香港金融机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香港中资金融机构开展的此类业务,客户一般来自内地。目前,大部分大型中资金融机构都会开展此类业务。

最近几年来,内地银行等金融机构在A股市场开展股权质押业务时,将触角延伸向港股市场,潜在风险不容小视。2017年3月,港股上市的内地乳企辉山乳业(06863.HK),股价突然暴跌超过80%,当时其股东以股权质押,在内地一家银行的贷款余额超过20亿元。

面对潜在的风险,香港监管机构也在收紧股权质押、保证金融资业务。2019年4月,香港证券会发布指引,建议禁止证券公司为股票购买者提供超过本金5倍的保证金贷款,该指引将于10月4日生效。

表外业务手法移植香港

在金管局4月24日发布的通函中,并未披露该金融机构的名称,究竟是哪家中资银行开展了上述交易,以及交易的融资方是谁,目前并不确定。

根据监管披露,上述内地银行集团的附属公司,从集团所属的银行取得一笔信用借贷,用作一般业务及营运资金。其后,该附属公司向一家由持牌资管公司成立的私募基金作出大额投资,该基金的唯一目的是向由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所拥有的一家特定目的公司提供一笔贷款(贷款A),这笔贷款的抵押品主要为该上市公司的股份,而贷款A被用作偿还部分该名大股东拥有的另一家特定目的公司所欠的贷款,该笔贷款是为新兴市场的项目进行融资。

金管局在通函中称,香港证监会在去年8月3日的通函中,曾对以投资作掩饰而实际上是提供保证金融资的安排表示关注。金管局认为,该集团设立的有关安排,表面上虽然为其附属公司在私募基金的投资,但实质上是一项以该银行提供的资金作支援的保证金融资贷款。

根据香港某金融机构人士介绍,保证金融资,实际上就是将客户放在证券公司的股票做质押,向客户提供贷款,与股权质押的本质相同。按照香港监管规则,此类股权质押对证券公司有财务报表上的要求,通常借款不能提取现金。

“贷款是用于相同贷款人的公司,理论上并不违规,只要不偏离正常业务范围。”上述香港金融机构人士说,通常情况下,一般的证券质押投资,在监管方面都不会成为特别问题。

该人士称,香港监管机构此次出手,主要是情况比较特殊,涉事金融机构持有银行、证券牌照,贷款是内部授信交易,加上质押的股票如果流动性严重不足,监管担心银行对交易的风险评估不够,容易造成重大财务损失。

也有香港金融机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虽然监管披露的涉事机构不明,但在香港市场,中资金融机构风格相对激进,多数中资金融机构在开展股权质押、保证金类融资业务。

“香港监管严格,虽然有资金、有股票,但展业困难。”香港某金融机构人士说,香港中资金融机构开展此类业务,客户一般都来自内地。即便监管收紧,中资金融机构仍然比较激进。

“香港的金融机构,一直都在做股权质押、保证金业务。”另一位香港金融机构人士说,由于最近一两年监管要求提高,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金融机构的赚钱能力,一些新的交易结构、操作手法开始出现,不少大型中资金融机构开展此类业务。

从通函披露的情况来看,上述交易结构及手法与内地商业银行进行的表外业务极为相似,即贷款用途或融资对象不符合监管政策时,通过自有资金或理财资金,认购其他金融机构的产品,经过层层嵌套,最终将资金输送到融资方手中。

最近几年来,随着股权质押业务的兴起,中资银行通过股权质押、保证金融资,向H股上市公司或其股东提供资金,已经屡见不鲜。公开信息显示,融创中国、佳源国际、辉山乳业等公司的股东,此前都曾有过将所持股份质押给中资银行。

根据港交所4月16日披露,2019年4月11日,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15.9亿股股票已经解除质押,平安银行持股比例降为0。

公开信息显示,平安银行第一次出现在融创中国股东名单上的时间是2016年11月2日。彼时,平安银行的持股比例为46.7%。

此外,2017年股价暴跌的辉山乳业,也有大量股权质押给内地一家银行。根据涉事银行当时披露,2015年6月,冠丰有限公司将持有的辉山乳业34.34亿股,在内地一家银行获得授信额度。截至2017年3月24日,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元。

“传统的质押业务,对金融机构的流动资金计算影响颇大,大部分大型中资金融机构都会利用这一‘灰色地带’赚钱。”上述香港金融机构人士说,相对而言,中资机构的风格更为激进一些。

港股质押风险不容忽视

根据香港证监会披露信息,港股股权质押融资,与A股市场的股权质押模式相近,也有追缴保证金的机制,风控措施也与内地接近。一旦出现股价暴跌,贷款银行将面临巨大风险。

金管局在通函中称,上述内地银行集团开展的业务中,贷款A备有追缴保证金的安排,当贷款与抵押品比率超过某个议定水平,借款人须提供额外的现金或证券抵押品。

“这次监管发现的问题,在于贷款用于投资私募基金,但私募基金的投资范围,又沒有足够透明度,以保障证券公司或银行的资金安全。”上述香港金融机构人士分析,此次贷款用于高风险产品,容易造成坏账。

该人士称,在港股市场,部分质押融资的股票流动性较低,一点不利消息都可能导致股价大幅下跌,进而出现质押爆仓甚至被迫斩仓的风险。此外,监管也担心企业未能如期偿还贷款,日后形成不良贷款,进而影响银行的偿付能力,以及金融市场的正常运作。

H股上市公司将股票质押后,股价突然暴跌,导致银行贷款出现风险,此前已有多起先例。

2017年3月24日,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乳企辉山乳业,突然在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出现了90%以上的暴跌。当日紧急停牌时,跌幅仍达85%,超过300亿港元市值灰飞烟灭。

而被香港监管机构发现进行复杂交易的内地银行,所进行的同类业务中,也存在被质押股票流动性过低的特点。

根据金管局通函,此次,该集团的有关附属公司,通过其一家持有放债人牌照的附属公司,同时向其他上市公司提供贷款,并由相关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提供抵押品。某些借款人所质押的股份,占相关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总额的比例高达70%,并属欠缺流通性且质素成疑的股份。

“监管此番出手,与资金来源关系不大。”上述香港金融机构人士说,主要问题在于,质押低流通股票, 贷款则用于高风险产品,很容易形成坏账。

港股保证金融资收紧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出于对保证金融资交易复杂、高风险特征的担忧,香港监管已经持续收紧政策。

“以前香港金利丰(01031.HK),经常做这类低流动性股票的股权质押,都被证监会调查了。”上述香港金融机构人士说,香港证监会对市场风险评估的要求,这两年一直在收紧中。

上述人士所说的金利丰是香港女富豪朱李月华控制的一家金融集团。网站信息显示,该集团业务包含证券、期货、财务顾问、资产管理四大板块。其中,证券业务除了经纪、首次公开发售融资等之外,还包括保证金业务。

2018年以来,金利丰屡次受到香港监管调查。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9月28日,香港证监会通知金利丰在内的三家券商,就某人的所有账户被冻结,账户内的总价值为101.69亿港元,公告未标明具体人名。

香港证监会称,被冻结账户所有人涉嫌在两项源自一笔融资贷款融通可疑交易中,串谋某些管理层人员策划欺诈。

此外,香港证监会还在2019年2月15日向金利丰证券等券商发出限制通知书,禁止这些券商处理在多个客户账户内持有的若干资产,涉及资产价值至少38.15亿港元。

最近几年来,香港资本市场的保证金融资业务,以年均80%以上的增速扩张。根据香港证监会公布的一项数据,截至2017年底,证券公司提供的保证金贷款达到2060亿港元(约合260亿美元),相当于2006年的9倍。

迅猛扩张的保证金融资,在2017年以来频繁的上市公司股价崩盘之后,已被香港监管机构采取措施,限制保证金业务的杠杆比例。

根据媒体报道,2019年4月4日,香港证券会发布相关指引,建议禁止证券公司为股票购买者提供超过本金五倍的保证金贷款,该指引将于10月4日生效。

金管局还在4月24日的通函中提醒,所有持牌法团的控股公司或控制人,应审慎管理集团的整体财务风险,以确保集团有能力为持牌法团提供财政支持,以及遏制可能影响持牌法团财务稳健性的连锁风险。“香港监管的上述行动对中资机构有一定警示作用。”上述香港金融机构人士说。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