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南京丰盛三天“获救”,城投债再获青睐

2019-01-04 09:22:26    第一财经

只用了3天,南京丰盛集团(下称“南京丰盛”)的债务危机就得到化解。

2018年12月25日,南京丰盛发布公告称未能及时清偿12.8亿元的到期债务,市场哗然。不过到了12月28日,南京丰盛的这笔欠款就完成本息的兑付。

“城投信仰继续得到强化。大家认为城投债更为安全一些。”业内人士表示。

接受采访的公募债券基金经理也表示,基于对城投债安全性和稳定净值波动的考量,城投债也成为新发基金底仓的一个标配。

城投信仰强化

南京丰盛发布的《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显示,“由于流动性紧张,负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金额累计12.8亿元未及时清偿,其中247万元已支付,剩余未偿还债务合计12.78亿。”

12月28日,南京丰盛发布《偿付到期债务》公告,公告表示“公司采取措施积极应对,迅速收回应收款项,调配资金,妥善与有关各方开展沟通协调,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已完成全部12.8亿元的债务本息兑付。”

南京丰盛官网显示,公司致力于发展绿色建筑及健康产业,业务涵盖城市区域开发运营、基础设施建设、旅游度假、高端装备制造、新兴能源、健康医疗等领域。

公开资料进一步显示,南京丰盛是南京一家民营建筑公司,核心业务为路桥市政、新型城镇化建设、建筑节能项目等。于2017年合并了南京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房屋建设和市政项目等业务进一步增加。

国盛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业务属性导致公司应收款项常年较多,2015~2017年末及2018年6月末应收款项合计占总资产比例均在50%以上。

根据对南京丰盛2017年财务数据的不完全统计,南京丰盛应收款项中直接来自政府部门的金额为41亿元。根据公开披露信息可知,本次债务的及时偿付主要得益于迅速收回应收款项。“来自于政府部门的应收款项可协调性高,在公司确实遇到困难时,及时收回的可能性较大。”

在国盛证券分析师刘郁看来,南京丰盛债务危机的顺利化解,对于同样拥有大额应收款项来自政府部门的城投平台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大家对城投债资质较为放心,其他债券的违约就难以避免。城投债更为安全一些。”北京某公募基金固收部负责人表示。

“尤其是承担了大量基础设施建设、保障房建设、土地开发整理等公益性较强业务的平台,应收款项来自政府部门普遍较多,这部分资产代表了一定的政府信用,变现更具弹性。”刘郁认为,若未来城投平台无力偿还到期债务,政府迅速协调偿还应收款项的可能性较大。

记者也注意到,在最近一例城投非标违约的案例中,相关方也出具了承诺函。2018年12月8日,“方正东亚·方兴309号韩城城投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被曝到期未能完成兑付,据悉该笔信托违约是因为韩城城投作为债务担保人的某民企违约,代表该民企偿债导致了韩城城投自身资金链的断裂。信托违约发生后,韩城国资委和韩城城投召开会议制定了具体的还款计划并出具了承诺函。

基金底仓标配

不完全统计显示,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发生了14起城投非标违约,涉事平台所属行政级别多为政府财政实力相对较弱的县和县级市。

第一财经注意到,大部分的平台事件都是由非标滚续所引发,不过,在不少非标违约的背景下,城投债市场温度不降反升,城投债市场与交易行业之前出现了背离。2018年四季度以来,商业银行在城投债的配置上变得大胆起来。

统计显示,2018年10月以来,商业银行增持企业债规模明显多于非银并且其间新增企业债中有逾80%的仓位集中在了城投债,其中AA等级品种占比接近70%。

招商证券表示,商业银行存在向“交易户”转变的迹象,除了获取财政存款,不少商业银行理财增配城投债,并非持有到期而是通过二级交易赚取资本利得。

“商业银行的做法是买完之后收益率下来赚钱就卖出,出于稳定净值的考虑,基金公司更愿意拿城投作为底仓的标配,和之前唯恐避之不及发生180度转向。”上述北京公募固收负责人表示。

2018年来利率债行情逐渐走强,各类债券基金纷纷发行,不少新成立产品便选择了优质中等久期城投债作为底仓产品。

也有分析人士表示,2019年是城投债的兑付高峰,并且2018年7月后,政策保证存量项目的合理融资和加大对基建的补短板力度,城投债的价值逐步体现。

2018年7月,政治局会议释放财政、信用宽松信号,前期压抑城投平台融资的监管压力得到缓解,城投利差快速下行。并且7月中下旬以来下行幅度有所加大,中短端收益率较长端回落更为明显。

“对基金投资而言,主要考验各家城投平台的流动性问题,如果资质弱的话倒不是担心违约。而是担心遭遇到大量赎回的时候,能不能处理得掉。”上述北京地区公募基金固收部负责人坦言。

“等级低的偏大一些机构就不给入库,所以中低等级的城投流动性就差一些。规模比较大、负债率比较高的城投,流动性就更差了。”该北京公募基金固收负责人进一步表示。

深圳一位公募债券基金经理则表示,违约跟政策的相关性较小,而是跟经济自身走势密切相关。

“明年的违约数据很可能继续的跃升。基本面也确实支持违约事件继续高发,所以对明年的高收益债,或者低评级债,还是应该持有一个很谨慎的态度。”他告诉记者,经济下行的压力应该是延续的,料政策对经济金融体系会更为友好。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分享到:
0 0
`
中华头条
官方
5.0分 1.8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
`
中华军事
官方
5.0分 2.6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