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叶青看数据:民企减负规模已达万亿元

2018-11-23 17:33:06    第一财经

据报道,11月1日以来,广东、江苏、浙江等十余省份密集发布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为民营企业“排忧解难”,减负规模累计达万亿元。另外,多地出台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措施中,设立上市公司纾困基金的“身影”常常出现。

叶青解读如下:

1.10余省份设纾困基金,为民企减负规模达万亿。

11月1日民营企业座谈会召开后,支持民营企业的政策在地方相继落地。

广东、江苏、浙江等十余省份密集发布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为民营企业“排忧解难”,减负规模累计达万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上海、广东等至少13个省份设立了纾困基金,驰援上市企业。各地纾困基金规模基本在几十亿元至上百亿元不等。

2.何谓三座山三道门?

从生产经营维度看,是“三座山”:

市场的“冰山”——产品与消费需求脱节。由于国际经济环境变化、国内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等因素叠加交织,导致企业的产品与消费需求出现部分脱节,陷入了价值链低端锁定和产能过剩困境。

融资的“高山”——资金链困住不少企业。因为融资机制不合理,融资的中间环节多、成本高,导致江苏省80%以上的民营企业融资面临重重难题,不少民营企业的老板折戟在“资金链”上。

转型的“火山”——跨越不过去就可能被烧死。处于价值链低端的不利位置,需要企业选择转型求发展,但转型就像跨越火山那样不容易,一旦转型失败,可能会遭受灭顶之灾。

具体对策:

一是激活民营企业内在潜力,融化市场的“冰山”。其关键的要求在于:提升产品核心竞争力,打造区域性品牌,并借助电子商务平台,拓展优势产品的销售半径;鼓励企业“走出去”,参与发展中国家的资源开发,依托湖北的优势产业基础,与有关国家合作建立境外生产加工基地。

二是健全融资信用保障体系,削低融资的“高山”。要通过健全民营企业融资信用保障体系,解决银行不敢或不愿贷款给中小民营企业的问题。

三是以优化创新创业条件来跨越转型的“火山”。

从投资行业进入维度看,是“三个门”:

第一个是“玻璃门”——民营企业在行业准入上被行政审批的高门槛、高标准阻挡,虽然“看得见”,却又“进不去”,犹如被一层玻璃阻隔。

第二个是“弹簧门”——民营企业刚刚艰难地进入一个行业领域,一些非市场因素的硬性政策所铸成的强力弹簧又将其“弹”了出来。

第三个是“旋转门”——民营企业进入某些行业领域后,由于职能部门的管理、服务不到位,明规则放行、潜规则挡道的状况使得企业经常要围着职能部门转圈子,转到最后甚至可能又被转出门外。

“卷帘门”难于“玻璃门”:看不见,开关靠遥控器,开多大就多大,看似有门,卷帘只拉上一部分,你得“卑躬屈膝”才可能进去。

具体对策:

其一,坚持法治化导向,落实国家有关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精神,建立健全公平竞争的审查机制。

其二,废止针对民营企业的各种不合理规定,消除影响民营企业健康发展的各种隐性壁垒。

其三,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转变工作作风。

其四,围绕减轻民营企业负担的重点和难点问题,加强政策系统集成和制度创新,加快研究出台减负担、降成本的政策意见,尽最大努力让企业轻装上阵。

3.广东的“民营经济十条”。

广东出台了《关于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这份被称为当地“民营经济十条”的文件,涵盖降低税收、用地、用电、运输、融资成本等10个方面,力图降低民营企业生产经营成本,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题。

江苏则印发《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着力降低税负、用工、用地、融资等成本,预计能为实体经济企业降本减负约600亿元。

4.至少13省份设立纾困基金,解股权质押风险。

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尤其是上市民企的股权质押平仓事件不断发生,民营企业股权质押的风险影响股票市场,引发波动。

多地出台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措施中,设立上市公司纾困基金的“身影”常常出现。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上海、广东等至少13个省份设立了纾困基金,驰援上市企业。各地纾困基金规模基本在几十亿元至上百亿元不等。

例如,北京设立的“股+债”支持方案,市、区和社会资金基金共同建立了总规模超过350亿元的纾困“资金池”。

不仅如此,针对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北京融资担保基金扩大到100亿元,并设立70亿元的再贴现额度专项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

地方设立纾困基金,可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在不造成股权流失的情况下,保证公司稳定。

福建发布意见,设立总规模150亿元的纾困基金和20亿元的纾困专项债,用于帮助有股权质押平仓风险的民营企业,避免发生企业所有权转移等问题。

山东也组建了总规模100亿元的资本市场纾困基金,用于缓解上市公司股东流动性风险。

5.发展民营经济:需深化改革,建长效机制。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此前指出,目前民营企业的问题,单纯靠市场力量自我矫正在短期内不易解决,需要政府部门对市场非理性行为进行适当引导。

华宝证券的一份报告指出,解决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还需要形成长效机制,通过监管手段来疏通融资“通道”,激活资本市场等。

在激发民营企业活力上,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认为,减税降费包括增值税降低税率,在当前是一项优选的政策路径。

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日前明确,下一步,税务部门将在进一步落实好已有税收优惠政策的基础上,与有关部门一起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尽快提出体现更大规模、实质性、普惠性减税降负要求的政策建议

(作者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中部之声”微信公众号

责编:任绍敏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分享到:
0 0
`
中华头条
官方
5.0分 1.8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
`
中华军事
官方
5.0分 2.6亿人在用
优质 安全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