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韦博英语大败局:资金链断裂 学员深陷“分期贷”

时代周报 2019-10-15 09:18:23
A+ A-

“现在让我们换学校就是拖延政策!”10月14日,为退学费而奔波了整整一周多的静静(化名),已经完全不相信大规模关店的韦博英语了。

静静正是第一个在网络上曝光韦博英语上海总部“跑路”的学员。

此前她自发搜集的上海地区要求退费的韦博英语学员名单,人数已超过1300人。“整个上海的学员据我所知大概是8000多人,款项涉及上亿。”10月12日,静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其表示,上海地区的学员正打算以“诈骗”罪起诉韦博英语。

感受到欺骗的不仅仅是上海地区学员,被拖欠工资的员工、曾经相信韦博即将有上亿元融资入账的合作方、一大批正在付“分期培训贷”的普通学员、全国各地的加盟培训中心……都身处漩涡之中,无所适从。

人去楼空

“韦博英语要倒闭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静静(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描述,9月29日,她在街头被另外一家英语培训机构销售人员突如其来“告知”韦博英语疑似失联跑路的消息时,所感受到的震惊程度。

她气极了,因为在不久之前的中秋假期,静静刚缴费36800元,在韦博英语报了一个两年的外教小课班。

“不是诈骗是什么?在8月份资金断裂、员工都发不起工资的情况下,还搞了两次促销活动圈钱招收学员。”在网络上,静静义愤填膺道。

10月12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位于南洋1931大厦的韦博英语上海总部,如传闻一般,上海总部内部昏暗、人去楼空,除个别前来收拾东西的员工外,其余便是前来问询情况的昔日学员。

一位正在韦博英语10楼办公区域收拾东西的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已经三个月没有拿到足额工资,并称:“我们所有人都一样。”

现场还有一位员工家属,其妻子是韦博英语的员工,9月刚刚生产,目前在休产假中,他来到韦博上海总部是想找公司开具领取生育津贴的文件。但是,“人去楼空,我去找谁敲章?”

事实上,此次事件爆料的核心资料,主要来源正是韦博英语的员工。

早在9月28日,就有北京的韦博员工发爆料举报信称,韦博英语北京全部六个校区已经很久没有发工资,并表示以后各中心都会关店,落款署名“一个有良心的韦博英语员工”。

正是这封举报信,掀开了韦博英语资金链断裂的第一道口子。翌日,静静便在街头得到了前文所述的“倒闭”传闻。

10月8日,静静前往韦博上海总部,却发现上海总部的韦博员工都在办理离职手续,彼时,大多数学员对此仍一无所知。

静静向时代周报记者说:“有几个员工和我说,你们赶紧维权,韦博跑路了,我们今天都在办理离职。”

回去后,静静在微博上发布上述信息,韦博上海即将跑路的消息迅速传开。

10月12日,一名杨姓学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10月10日,他所在的韦博英语星空广场中心店还在正常上课,“下课以后我得知了这个消息,白天还在上课,晚上我们50来人就一起去了派出所。”

杨姓学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据他所知,外教的报酬并不存在拖欠情况,“我也没看到讨薪的外教。我听说,可能由于涉及对外形象,外教的工资倒是给了。”该学员表示。

12日,在上海韦博英语所在的南洋1931大厦底楼,时代周报记者看到陆续有学员前来登记退费信息。但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并非是韦博的员工,只负责收集信息。

时代周报记者观察到,工作人员发给每位前来查看情况的学员一份名为“学员信息登记”的表格,收集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联系方式及所报课程有关信息。

但多名学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并不指望这样的登记能够取得实际的效果。

以上海为风波中心,全国各地的韦博英语教学点也陆续受到辐射波及。12日下午,时代周报广州记者来到韦博英语位于广州天河保利丰兴广场的门店,该中心已人去楼空;广州天河北韦博英语门店则正常经营,不过前台工作人员拒绝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

暗潮涌动

据多位韦博员工透露,拖欠工资始于8月。

一份由韦博英语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的视频资料显示,8月16日,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在内部员工大会上曾表示,公司即将在近期签署一份融资协议,将近两个亿的投资款将在10月份到账。

高卫宇借此说法暂时安抚了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

但10月12日凌晨,高卫宇发出内部信称,韦博英语曾寄希望于通过融资补发员工工资,但原定的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让静静愤慨不已的正是这个时间节点。“不是诈骗是什么?在8月份资金断裂、员工都发不起工资的情况下,还搞了两次促销活动招收学员。”

9月29日,缴费不足一个月的静静向韦博英语提出退款要求。韦博方面称,会在45天内退款成功,并收走了静静的相关合同收据,只留给她一个回执。“我和别人沟通后得知,有人4个月之前就前去退款,也说45天,但到现在什么钱也没有看到。”静静隐约担心,自己的合同会不会被“骗”走了。

一位广州韦博英语江南西中心的学员也告诉时代周报广州记者,早在国庆节前她就前去申请退款,负责的中心老师表示等节后可以进行办理,“节后回来,我发现她已经离职了。”

事实上,韦博内部有部分员工却早有准备。静静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了一份从上海韦博内部员工处流出的微信聊天记录,该聊天记录显示,9月,部分上海韦博内部员工及其亲友的学费已经在申请退款。

聊天记录上,有韦博员工称:“这两天还得进钱,要不不够退的。”

静静很生气,她认为有理由怀疑韦博员工及其亲友拿到的退款,就是源于9月份韦博的大规模优惠招生所得到的现金。“10月7日,在我将此事曝光前,韦博还在收学员的钱!”

“韦博们”的经营割裂

韦博英语在资金运营方面,的确迷雾重重。

10月12日,时代周报周报记者在其上海总部大厦10楼的前台处,发现有人在墙壁多处留字,“退费学员去汇鑫1604”“高卫宇将所有资产转移到开心豆了”等内容。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汇鑫1604正是上海世纪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办公地点。目前,该办公地点大门紧闭,内部仍有员工正常办公,门口张贴有公告表示:“如韦博员工及学员有任何诉求,还请联系韦博方面的负责人协商处理。”

开心豆是韦博英语的兄弟品牌。在此前高卫宇发布的内部信中,其承认韦博英语的成人通用英语产品业务有不小下滑,但开心豆、韦博青少年英语和出国考试等业务营业额较过往一年都有不错的增长。

彼时,高卫宇表示,出于政策要求和韦博青少化转型的需要,公司正在对教学点进行调整,外界盛传的倒闭是“别用有心”。

但另一个事实却是,开心豆在这场风波之前,悄然换了新的办公地点:南洋1931商务楼对面的汇鑫国际。

静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她得到消息称,开心豆正试图撇清与韦博之间的关系。“我听说,现在他们只想保住开心豆。”

而在9月28日的员工爆料信中,该匿名员工亦提到了开心豆的运营。

与此同时,高卫宇在10月12日发布的内部信表示,目前开心豆已有新的投资人以有限的资金出资接盘。

时代周报记者留意到,10月10日,曾用名为上海韦博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的上海世纪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发生变更,从高卫宇变更为徐晓明。投资人由“上海韦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央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事实上,韦博英语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令许多人感到意外。

韦博英语创立于1998年,在国内英语培训尤其是口语培训方面,具有一定口碑和名气。

韦博英语官网显示,该英语培训机构专注英语教育21年,在全国62个城市拥有154所培训中心。

除了韦博英语外,韦博教育旗下品牌还包括开心豆、嗨英语等,业务范围涉及成人英语培训、青少年英语培训、语言培训、出国游学等。

但此次风波事件,各地韦博英语培训中心的反应却各不相同。

截至目前,据公开媒体报道,深圳韦博英语尚在勉力运营。并有爆料者在社交网站上表示,门店正在寻求投资。

10月12日,“西安同城”官方微博称,11日,西安韦博英语钟楼中心停止上课,学生家长聚集希望退款,校长称正寻找风投来支付员工工资以及恢复上课。

10月11日,据宁波晚报报道,宁波本地的3家韦博英语教育机构已经决定脱离韦博英语总公司,联合成立独立公司,继续做培训教育。

三天前,厦门韦博英语发表声明称,目前韦博英语福建区域运营良好,一切正常。

此外,湖南长沙、江苏昆山、泰州、如皋等韦博都相继宣称自己经营良好,工资一直正常发放中。

10月11日,长沙市韦博英语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长沙校区有单独的法定代表人,财务独立,目前和将来都不会受到影响。

昆山韦博则表示,昆山韦博属于加盟校,从成立之初到现在,昆山区域核心管理团队和财务核算一直独立运营、独立核算。2019年9月1日开始,昆山区域具备自主运营权,与韦博教育集团总部仅存在品牌关联。

可见,韦博英语在各地的门店并非全部直营,有一部分为加盟模式。

加盟模式亦存在经营弊端。时代周报记者在生活资讯软件上查找韦博英语门店地址信息时却发现,早在该事件爆发之前,韦博英语的相关页面评论就已经以差评居多;再加上近日来韦博英语的品牌形象一落千丈,虽说目前部分加盟门店都宣称运营状况良好,前途却依然蒙上了阴影。

学员深陷“分期贷”

此次韦博风波的最大焦点,在于众多学员深陷“分期贷款”学费,门店关了但贷款还需要持续支付的焦虑。

在上海韦博英语学员名单中,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许多学员的付款情况都是分期付款,浦发银行、广发银行、京东白条、招联金融、百度金融等金融机构及互联网公司都卷入了其中。

10月12日,度小满金融的客服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韦博机构停止课程后,学员依然需要还款,“有钱花仅是作为支付课程的一种支付方式,与您建立了独立的借贷关系。因是独立的借贷关系,为避免影响您的征信,建议您按时还款。”

京东金融的客服也回应称,需按京东白条账期进行按时还款,避免个人征信出现记录。

银行方面也有动作。静静表示,“目前除了浦发银行表示可以暂时冻结学员们的分期贷款之外,其他银行尚还没有任何宽限期,目前我们都还在协商中。”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分期贷是目前教育领域乃至长租公寓领域常见的一种付款方式,在学员们办理学费分期业务时,学费已经从资金机构一次性打至了培训机构。学员们与金融机构形成的是独立的借贷关系,如果没有按时还款,会影响到个人征信。

10月12日,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祝涵律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法律上说,金融机构是不会让步的,也不需要让步,“学员如果不肯还款,责任得由学员自己承担。银行只负责放款,是无过错的。”

在高卫宇于12日凌晨发的员工内部信中,他提到,目前韦博英语已与英孚英语达成一致,英孚英语可接受韦博的成人学员和青少学员,昂立少儿、朗阁也在沟通中。

对此,静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海学员内部已对高卫宇丧失信任,“他在北京也是这么说的,但是交接得并不好。”

10月13日,韦博英语发布上海学员公告称,已就韦博上海区域常规课程学员(18岁以上)的转学事宜与上海英孚达成一致,并表示上海学员可于2019年10月21?31日前往指定地点办理转学相关手续。

但本次公告仅有韦博英语方面的公司印章,EF英孚教育方面并没有给出令上海学员安心的肯定答复。英孚仅在13日发表公告称,其与韦博英语并无任何商业合作关系。韦博英语应对其机构全权负责,并负责与其学员沟通,确保顺利转换。

身处漩涡中心的韦博英语,以及受到波及的人们,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