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宏观 海外 产经 金融 财富

1448万元一支!用不起的天价救命药

“就当它没有研发出来吧!”“价格高到无法接受”“用钱来买命”……

谈及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最新治疗药物,不少患者及家属直呼根本用不起。

2019年5月24日,FDA批准诺华制药旗下新药基因疗法Zolgensma上市,一支标价高达21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为1448万元),用于治疗小儿脊髓性肌肉萎缩症(SMA),被称为是史上最贵药。

随着国家卫健委相继出台针对罕见病治疗的利好政策,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药物在今年相继上市,但“天价”费用又让诸多普通家庭陷入绝望之中。

患者家属:

根本用不起,只能当药物没有研发出来

“这病怎么治?”“没有药。”

“有没有缓解或者改善药?”“没有。”

这是湖北省襄樊市枣阳市鹿头镇邢女士与湖北儿童医院和医生的对话,邢女士的女儿小月(化名)在出生六个月时就被确诊为脊髓性肌肉萎缩症。当时医生除了摇头及“没有”二字,再也没有任何话。

和正常的孩子不一样,小月在学习走路的年纪,就一天天地失去了力气,连普通的翻身、蹬腿、爬行都难以实现,随着病程的发展,最终吞咽和呼吸都变得困难,医生曾经担心她活不过两岁。

脊髓肌肉萎缩症是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神经肌肉疾病,中国产前诊断杂志《脊髓肌肉萎缩症分子诊断与携带者筛查研究进展》给出的数据显示,新生儿发病率约为1/6000~1/10000,也就是说每10000名新生儿中就有一人受此影响。

虽然,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病因明确,但一直以来现有的医学手段对此都无计可施,无药可医。

“90%的患病婴儿活不过2岁”,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徐俊称,国内对于此病的治疗主要是对症治疗,呼吸不好上呼吸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用邢女士的话说,只能熬过一天算一天。

确诊之后,邢女士带着孩子喝过中药、做过针灸、按摩、电疗等,但症状依然没有任何好转,无奈之下,带着女儿来到了北京某知名三甲医院,医生除了说孩子可怜外,就是摇头、叹气,同样没有可以治愈的药。

“最近,听到已经有治疗药物在美国获批的消息,以为自己的孩子终于有救了。可当面对一支1448万元的天价数字,我当时停顿了一下,只能想着就当它没有研发出来吧”,邢女士说,这是一笔这辈子都可能凑不出来的数字,想都不敢想。

据华尔街日报援引FDA的报告,参与Zolgensma第一阶段临床试验的12名儿童都已经活过了2岁这一关键时间点,并且其肌肉功能和正常同龄儿童差异不大。英国《卫报》报道称,Zolgensma采用静脉注射,进入到患者脊髓液再发挥药效,先前已在36名2周至8个月大的婴儿身上完成安全测试。

随后,这款基因疗法曾获得了美国FD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认定,欧盟的PRIME药品认定和日本的SAKIGAKE(先驱药品)认定。

然而,最无奈的不是没法治,而是终于有药了,却没钱治!上海的一位患者家属沈女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孩子出生四个月后,同样被诊断出1型脊髓性肌肉萎缩症,治疗的药研究出来了,但是那么贵,很多人是买不起的,有什么意义呢!”。

“目前,孩子的症状主要是晚上无法呼吸,就只能用治疗支气管炎的药物进行缓解,但是吃完后孩子心跳特别快。我每天晚上和女儿一起睡觉时,都时刻保持警惕,她每次呼吸暂停的时候,我都会晃一下她”。邢女士称。

看着孩子脊椎脱形、背弯曲起来,什么办法都没有。“孩子待在床上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看着我,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每当面对孩子求救的眼神,邢女士也只能无奈地避开。

企业回应:

定价400万至500万美元,才能维持成本

一边是患者有药用不起的无奈,一边是企业居高不下的研发成本。“我们已经进行过研究,定价在400万至500万美元,才能够维持成本。”诺华旗下AveXis 总裁David Lennon在投资电话会议上曾透露。

由此,引发对诺华Zolgensma这个药物巨大关注的,除了这个药物是作为首个批准用于治疗两岁以下儿童脊髓性肌萎缩症(SMA)的基因疗法,更是因其“史上最贵药品”之称。

陕西省人民医院神经三科主任医师李锐解释,脊髓性肌肉萎缩症属于罕见病,新药研发费用高昂。基因药物之所以更加昂贵,是因为研发更困难、更耗时,往往得花费数年时间斥巨资才能研发出来。

2017年,一家基因治疗创业公司AveXis,研发了针对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新型基因疗法 AVXS-101,此方法通过静脉注射给药,不用再通过脊髓输注。其临床1期试验结果也非常好,这是Zolgensma基因疗法的前身。

2018年4月,诺华制药宣布以总计高达8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AveXis,将AVXS-101收入麾下,并获得该基因疗法。也就是说,从前期药物实验到三期临床研究,至少耗资几十亿美元。

如今,Zolgensma在美国上市,不是500万美元也不是400万美元,而是210万美元,尽管诺华已尽可能压低价格,但对于患者而言依然可望不可即。

“最近两年,针对该病的治疗药物已经出现,例如诺华制药Zolgensma和反义寡核苷酸药物Spinraza(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李锐称,除了这两个药物治疗外,尚没有其他的治疗药物。

目前,诺华Zolgensma尚未在中国上市,2019年2月,美国Biogen公司(在中国名称为渤健)Spinraza通过优先审评程序在中国获批,成为目前中国大陆唯一一个脊髓性肌肉萎缩症治疗药物。Biogen发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Spinraza销售额为17.2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95%。

虽然在Spinraza上市后,国内患者“无药可用”的局面被扭转,但目前该药物的价格同样令诸多患者望尘莫及。

在美国,一针的定价为1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6.4万元),第一年的治疗费用约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18.6万元),第二年的费用降低一半至3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9.3万元)。

其治疗阶段分负荷剂量与维持剂量两个阶段,负荷剂量为前2个月注射4次,然后进入维持剂量,每4个月给药1次,需要终生治疗。

与Spinraza需要终生治疗不同的是,诺华Zolgensma无需持续用药。李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比起传统的治疗药品和方式,Zolgensma在2岁小孩的治疗中只要一剂就可以完成治疗,不用连续用药。

诺华公司官方称,治疗该病只需一支药,且支持分期付款,可以五年内每年支付 425000美元直至付清,如果患者死亡或最终使用呼吸机,诺华可以提供药物价格的一小部分补偿。

专家呼吁:

自主研发,医保覆盖多方保证患者用药

“如果按美国售价的话,中国患者肯定用不起。为了保证患者用到药,除了呼吁医保覆盖外,更应该社会救助等多方的加入”。徐俊指出,只有多方联合,才能真正减轻家庭的成本。

李锐指出,对于患上这种罕见病的人面临非常大的经济压力,可谓雪上加霜。

根据罕见病发展中心2019年2月28日提供的数据,全世界已经有600多种罕见病治疗药物,但在我国,已经在第一批罕见病目录中的121种疾病中,目前只有53个疾病是有药可用的状态。其中,21个病种全球有药,但是还没有进入中国。

而就脊髓肌肉萎缩症而言,全球目前仅有两种药物上市,其中一种进入国内。

2018年5月,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被列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部门联合制定的《第一批罕见病目录》,该目录的推出旨在支持罕见病的诊断和治疗。

财政部发布《关于罕见病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明确从2019年3月1日起,我国将对进口的21个罕见病药品和4个原料药品,参照抗癌药减按3%征收增值税。

在社会救助方面,美通社报道称,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5月31日宣布中国首个脊髓性肌萎缩症(SMA)患者援助项目启动。项目援助药物Spinraza(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由渤健向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捐赠,预计在全国14个省市范围开展,因为限于诊疗条件,首期开展25家项目的中心医院。

由于诺华Zolgensma尚未在国内上市,目前尚无援助项目。“诺华新药目前缺乏长期的随访报道,未来的风险,及他的持续获益,需要进一步随访观察。”徐俊指出,我们允许他们在严格监管之下开展;同时也期待更多国产的原研治疗方案发展。

“这项新的治疗药物虽然出现,但不一定就是一家独大了,可能会有新的治疗方案去超越它”。徐俊建议,国家自主研发罕见病药物,应由政府牵头,政府应有序推进研发。

再就是推动罕见病保险制度,降低病患生存压力。鼓励和支持罕见病相关的公益组织和慈善基金以及研究学术组织登记注册,充分发挥公益和慈善基金的自主捐助作用。

李锐建议,研发罕见病药物,需要政府在政策方面给予支持,并推动罕见病保险制度,降低病患生存压力。

鼓励和支持罕见病相关的公益组织和慈善基金以及研究学术组织登记注册,充分发挥公益和慈善基金的自主捐助作用,才能形成罕见病药物研发的长效机制,为解决诸如脊髓性肌肉萎缩症这样的疾病的治疗产生深远影响。

邢女士说,若孩子的生命都快没有了,研究出来再多的药对我们来说都没有价值。如果政府重视起来,相信孩子总会有治好的那一天。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