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游学和营地教育行业门槛低 注册个公司就能营业 泛游学和营地教育市场规模千亿,国内监管暂时空白

2019-06-03 09:32:53    中国经济网
A+ A-

根据新东方游学联合艾瑞发布的《2019泛游学与营地教育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2018年国内“泛游学+营地教育”的市场规模已达946亿元,受益于政策支持及泛游学与营地教育用户整体渗透率不断提高,整个行业还将超过20%的高速增长。预计到2021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725亿元。据了解,目前泛游学、营地教育行业在国内还属于监管空白状态,行业发展不规范。有业内人士称,未来三到五年,市场将迎来洗牌。

  头部机构市占率不足2%

今年3月,游美营地、北纬开营、深圳儿童周末、常春藤夏令营4家营地公司在一个月内纷纷获得了融资,其中,北纬开营获得了美股上市公司博实乐数千万元的投资,占股25%。据传习邦统计,截至2018年底,在研学、营地、游学的泛游学板块,已有近30家初创公司获得Pre-A轮以上融资,至少10家新三板挂牌公司涉水泛游学。

根据新东方游学联合艾瑞发布的《2019泛游学与营地教育白皮书》,2018年国内泛游学+营地教育的市场规模已达946亿元,接下来几年市场规模或将保持20%以上的增长率,预计2021年达到1725亿。中国营地教育联盟理事长、新东方国际游学和营地教育推广管理中心主任刘婷认为,泛游学和营地教育将在国内教育领域获得越来越高的关注度,一个亿万级市场指日可待。《白皮书》显示,尽管由国内研学、国际游学、营地教育三大板块构成的泛游学与营地教育,市场规模巨大,增长迅猛,但行业仍处于尚未成熟的发展阶段,竞争结构还未稳定,头部机构的市占率不足2%。

业内人士称,研学、营地、游学的泛游学、营地行业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各路资本与机构蜂拥而至离不开政策红利的加持。2016年12月,教育部、国家旅游局等11个部委联合提出,要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通过加强研学旅行基地建设、规范研学旅行组织管理、健全经费筹措机制、建立安全责任体系等任务来支持游学行业的发展。2017年10月,教育部推出《中小学综合实践活动课程指导纲要》,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生必修课。

  行业良莠不齐

据了解,目前夏令营、游学研学组织方来自多个行业,主要分为留学机构、培训机构、专业游学机构、旅行社以及一些体制内的非营利机构组织。这些平台各有优劣,有些机构对接资源丰富,但在行程安排、安全保障方面却不专业;有些平台能聚拢资源推出各类产品,可真正的实施主体并非本身,对产品质量、效果等环节掌控力较弱。对于夏令营、泛游学的范围,市场上并没有给出明确定义,对实施主体和承办主体尚不明确,以至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据中国营地教育联盟的调查,行业内有66%的机构都是在最近3年内才创立或涉足该领域。“中国有1.6亿中小学生,其中具有夏令营消费能力的约占30%,即4800万人。但是,目前行业内规模最大的机构,一年的接待人次只有1万左右。这一行目前还刚刚起步,是一个巨大的蓝海。”中国营地教育联盟相关负责人说。

菁果国际教育CEO封歆茹表示,“近两三年这一行业变化最快,一方面是政府态度的转变,教育部下发了相关文件,各省市积极响应发布有关文件;另一方面是市场容量也更大了,行业每年以50%的速度迅猛增长。另外,市场的主体也有所变化,原本只是一些教育机构和旅行社,但近两年新增了超过几千家研学机构,教育类、旅游类、文化传媒类的企业也纷纷加入这一市场。”封歆茹说,现在什么人都可以来做营地教育,比如学校、培训机构、旅行社,或者互联网从业人员、全职妈妈……“这个产业链很长,而且看似是没有门槛的。只要能拉来客户,谁都可以做。比如有的人做个育儿公众号,只要能吸粉并有转化率,就能组织相关亲子营。我有时候刷朋友圈,突然发现身边好几个人进入这行,但过不了多久,也有人退出”。

据了解,泛游学、营地教育行业在国内还属于监管空白状态,虽然涉及教育和旅游,但并没有明确的对应管理部门,创业者只需去工商局注册一个公司就能开张营业。

  服务标准仍有待规范

家长对泛游学、营地教育产品的需求很高,但从供给侧来看,市场依然存在标准不明、品质良莠不齐、价格虚高等痛点。例如在利润驱动下,一些商家把普通旅游产品加上“游学”标签。梁女士的儿子计划去英国读中学,为了提前熟悉一下英国的环境,顺便体验一下英国学校的教学方式,梁女士给儿子报了一个英国游学夏令营,“因为是为之后的留学生活做铺垫,所以特意选了以学习为主的游学营。”梁女士说,3万多元的团费,14天左右的行程,性价比并不高。“当时宣传册上说孩子会插班进入英国课堂,走进英国真实中学课堂学习,但孩子被安排入读的英国当地的私立学校质量不太好,体验的也不是真实的中学课程,更像是专门为接待中国学生设置的,学生的素质参差不齐。”虽然选的是以学习为主的游学团,但梁女士发现,“游”的部分还是大大超过了“学”的部分。

此外,营地的设施、安全措施、教师的教学水平等也有待规范。资深业内人士Ruth表示,一些博物馆类夏令营,“老师”靠网上内容拼凑讲解词,甚至一本正经“胡说”,只是带着学生进入博物馆,然后以“自主发现”的名义,让学生“自行探索”。许多户外夏令营会提供丛林穿越、皮划艇等活动,这些项目的设施是否过关,能否保证营员安全,也应该有相应的监测手段。

  趋势:未来三五年市场洗牌

从行业的整体发展情况来看,中国泛游学与营地教育的发展历史只有短短的几十年,与欧美国家的上百年历史相比,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同时,由于中国消费者的文化传统、教育理念、经济发展阶段,与世界其他国家都不尽相同甚至差别迥异,因而很难简单照抄或者复制,行业需要从中汲取精华,探索符合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

在刘婷看来,随着国家政策以及资本和人才的涌入,未来三到五年内,行业发展的速度会很快,机构也会经历洗牌阶段,家长的认知水平也将越来越专业。教育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虽然行业内现在可能依然处于一个比较焦虑的阶段,但是随着行业的发展和需求的快速增长,这一问题也会很快解决。

封歆茹认为,当务之急是建立泛游学、营地教育行业产品和服务的标准,明确什么样的产品才是达标的产品,其中科学的课程设计、完善的流程安排、充分的安保措施、从业人员资质能力水平,都需要全方位考虑。封歆茹十分强调营地教育的教育属性,“说到底,夏令营的本质是教育而不是旅游或者别的什么”,封歆茹说,目前课程体系和带队导师极其匮乏,如果不是致力于泛游学事业发展的机构,一般不会花人力、物力、财力来开发课程和培养导师,因为这两项要素投资大、耗时长、见效慢,对人力资源要求很高。“一个真正合格的营地主任起码需要3~5年的学习、实践。但现实是整个行业以速成居多”。

英孚教育青少儿英语中国区总裁白皎宇表示,目前家长在选择夏令营的时候越来越理性,不再一味追求单纯地学习或者单纯地玩,而是希望给孩子一个更丰富有意义的夏令营,更注重综合性的培养,因此更加需要专业且合规的机构配合。面对越来越大的青少年冬夏令营市场,在企业保持良性市场竞争的同时,也希望国家和监管部门有更加明确的行业规范,从而确保提供夏令营服务的经营机构的服务质量与安全性,更好地保障合法经营者与消费者的权益。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