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与全通教育:生意的归生意 作家的归作家

2019-03-26 11:01:29   
A+ A-

时代周报记者:吴平

吴晓波与全通教育:生意的归生意 作家的归作家

如果吴晓波是以财经记者的视角,相信应该不会愿意与全通教育(300359.SZ)的股票有任何牵扯。

2015年牛市前夕,吴晓波发表了著名的文章《我为什么从来不炒股》,尖锐地指出:中国股市创立初期就存在大量企业财报做手脚的情况,中国股市上劣币驱逐良币,公司基本面与股价表现没有关系。

有趣的是,在那之后不久,全通教育的股价疯狂飙涨,最高达到467.57元,超过茅台,成为A股当时的股王。

而从近期的业绩和基本面表现来看,全通教育显然算不上好公司,甚至是“劣币”。然而,吴晓波却要将自己培育多年的“吴晓波频道”出售给全通教育。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之所以会发生今天的交易,或许恰如吴晓波曾发表文章的标题《企业家为什么不是知识分子》。吴晓波曾在采访中表示,做“吴晓波频道”让他从写作者变为了产品经理和创业者。

“现在暂时还不能对外披露任何消息,一切以公告为准。”全通教育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或许是笔好买卖

根据全通教育3月18日公告,此次交易购买的,主要是“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96%股权”。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九灵”)法人代表为吴晓波,旗下主要资产为包括吴晓波频道、冯仑风马牛、秦朔朋友圈、十点读书在内的一系列公众号,号称拥有粉丝超过千万。

有趣的是,包括吴晓波在内的巴九灵的原股东们,卖掉巴九灵,得到的不是现金,而是全通教育的股票。

根据公告,全通教育购买的方式,是向卖家发行股份以支付对价,而吴晓波和其他原股东们得到全通教育股票的价格,是“不低于市场参考价的90%”。也就是说,交易完成之后,只有全通教育股价继续上涨,才能给巴九灵的原股东带来更多财富。

如果交易完成,对于全通教育来说,其重要意义不亚于一次重生。

不久前的2月初,全通教育股价跌到最低的5元左右,而其在2015年的最高点曾经触及99.93元(前复权价)。

在2015年,有分析师评价全通教育的研报标题为“内生外延打造智慧教育生态圈”、“用户、收入增速超预期,外延扩张再添猛翼”。实际上,恰是因为收购,以及随之带来的话题,让全通教育在2015年获取到近9亿元的配套募集资金,也让公司的股价暴涨。

有趣的是,公司的流动资产也从2014年的2.7亿元,突然大幅度增加到此后的10亿元左右,其中,最主要是应收账款从2014年的0.6亿元暴增到2017年的超过5亿元。

公司收入和净利润也像打了兴奋剂一样高涨,从2014年的1.9亿元突然增加到2015年的4.39亿元,再增加到2017年的10亿元左右,净利润也从4000多万元增加到2016年的1亿元左右。

不过,巨大的商誉包袱也随之出现。2014年,全通教育资产负债表上没有任何商誉,但到了2015年却突然暴增到11.7亿元,到了2017年底已经增加到13.9亿元。而根据全通教育2019年业绩快报,公司商誉减值金额为6.4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司股价一路暴跌,但全通教育原大股东却早已落袋为安。

自2015年6月以来,全通教育董事长陈炽昌与多名高管合计减持十多次,累计套现超过8.6亿元,此外,通过股权质押,相关人员也套取出大量资金。根据公告,截至2019年2月15日,仅陈炽昌个人,就已经将其手里98%的股票进行了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4%。

无论如何,损失最多的还是散户和韭菜。

而对于这些信息的意义,熟知资本市场套路的吴晓波不可能看不透。

“目前来看,全通教育已经计提商誉减值洗过澡,股价和市值也都处于低位,原大股东情况窘迫,这时候出手肯定能占据交易的主动;另外,巴九灵经历了多轮融资,如果不拿去上市,谁来最终买单呢?”深圳某股权类私募基金负责人谭立(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流动性疑问

截至停牌前,全通教育的总市值为45.7亿元,其大股东为陈炽昌,持股比例为29.25%,其次为全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09%。

巴九灵的估值为20亿元,吴晓波直接持股比例为12.81%,吴及其一致行动人总计持股比例为44.81%。而由于资产评估尚未完成,因此最终的交易价格也还没有确定。

如果交易完成,吴晓波将成为全通教育的重要股东。

而根据全通教育的业绩快报,2018年公司实际上亏损6.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已经下降到13.8亿元。

“如果按照巴九灵20亿元的估值来计算,二者合并到一起后,巴九灵原股东在全通教育的股权比例,肯定要超过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从业务上看,巴九灵肯定更具活力,而全通教育此前业务的包袱很重,这也会是个问题。”谭立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单纯从生意和交易的角度来看,吴晓波截至目前的操作都还算完整。

2005年,吴晓波开始经营蓝狮子,主要从事出版方面的生意。2014年,吴晓波把蓝狮子的股权卖给皖新传媒,后者为安徽省的国有文化企业,也是出版行业的老兵,这笔交易也算是给蓝狮子找了个好下家。

当时的转让价格为1.575亿元,交易完成后,皖新传媒获得蓝狮子4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4年,吴晓波成立巴九灵,开始新媒体创业。在2017年的某次聚会上,吴晓波坦言,内容创业这三年,比以前十几年都要辛苦。据他说,主要有四件难事,第一是要求有持续生产的能力;第二是要有内容产品化能力;第三是有一个单品的亿级化能力;第四是要有抗政策风险能力。

“对于股权投资来说,流动性是上市的最重要意义,否则早期买的股权很难变现,如果拖得太久,公司过了快速成长的周期,股权也许就会变得越来越不值钱,尤其是在文娱传媒这一快速更新迭代的领域。前两年公众号挺火,但现在又到了视频的天下。”谭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如果此次交易完成,曾经尖锐批判股市的吴晓波,会怎样处理自己的企业和股票呢?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