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我和我的家乡》北京好人里的表舅患甲状腺肿瘤 葛优出借社保卡给表舅治病

2020-10-10 17:30:46
A+ A-

《我和我的家乡》北京好人里的表舅患甲状腺肿瘤

近日,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在各大影院热映,其中《北京好人》这个故事中,葛优饰演张大爷,其表舅不幸查出患上甲状腺肿瘤。甲状腺肿瘤真的那么可怕吗?什么样的人群需警惕呢?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副主任医师朱新指出,甲状腺疾病大都表现为女性高发,男性患者不多见但病情更重,更容易罹患甲状腺癌,尤其是低龄的男性患者更要警惕。

虽“重女轻男”,但男性患者也需警惕

据悉,甲状腺肿瘤发病率高可能与两个因素有关。一是,近年来检出甲状腺肿瘤的医疗手段提高;二是甲状腺是内分泌器官,工作压力大,人的情绪紧张等都会干扰影响内分泌系统的正常运作,是甲状腺肿瘤的诱发因素。

“有些肿瘤更青睐于年轻女性,甲状腺肿瘤便是如此。”朱新指出,其发病率女性远高于男性,且多发于35岁左右的女性,这可能与这一年龄段女性雌激素水平过高有关。30至40岁,正是女性雌激素水平最高的时候。

“虽然甲状腺疾病大都表现为女性高发,但临床发现尽管男性患者比较少见,但病情可能更重。”朱新说,临床上甲状腺结节患者同样是女性多见,但男性患者更容易罹患恶性甲状腺癌,尤其是低龄的男性患者更要警惕,因为他们可能要面对更高风险。

葛优出借社保卡给表舅治病

第一个单元是由葛优主演、宁浩执导的《北京好人》,讲的是葛优饰演的张北京终于攒够了钱可以买辆8万的车了,结果,刚准备取钱,从小跟他一起玩大的他那送外卖的的表舅患上甲状腺瘤,误以为自己没医保,没钱支付7、8万元的手术费,上门借钱,“葛优”没舍得借钱给表舅,于是张北京想方设法让表舅刷自己医保卡看病手术,结果整出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为了不被老同学发现,张北京与表舅来了一场双簧抽血。)

那么,影片中若张北京将社保卡出借给其表舅治病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若构成犯罪是犯罪未遂,还是犯罪中止?(欢迎发表留言)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份因出借医保卡而被判刑的真实案例:

案件概要

被告人王栋于2018年被检查出患感染性心内膜炎,在2018年3月至4月期间,因本人没有医保,便冒用外甥张背景的身份信息及医保卡,先后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桃江县修山镇卫生院三官桥分院、益阳医学高等专科学校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其妻子被告人田莉帮助冒用张背景的身份信息和医保卡住院并报销相关医疗费用,两人共计骗取国家医保基金人民币54432.01元。

法院判决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栋、田莉采取欺诈手段,骗取国家医保基金,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桃江县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王栋、田莉犯诈骗罪的指控成立,应当依法追究其相应的刑事责任。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王栋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田莉起了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王栋、田莉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因病无钱医治不得已冒用其弟的医保报销医疗费用,其诈骗的主观恶性不深,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因无力退还诈骗的医疗费用,未获得被害人谅解,社区矫正意见为慎用社区矫正,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栋因病尚未恢复劳动能力,两被告人家庭困难,三个子女需抚养就学,无力支付罚金、退还医疗费用,如果判处实刑,则其子女抚养、家庭生活即陷入困境,故根据本案的犯罪情节和被告人的悔罪表现,以及社区矫正机关再犯罪风险较小的意见,本院决定对两被告人适用社区矫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五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王栋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未缴纳)

二、被告人田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未缴纳)

三、责令被告人王栋、田莉在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退赔国家医保基金人民币五万四千四百三十二元一分。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以上人员均为化名,主文摘自中国法院网)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