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我和我的家乡》学校原型是什么 最后一课原型故事介绍

2020-10-10 14:12:15
A+ A-

《我和我的家乡》学校原型是什么

从中国最美高铁之一的杭黄高铁千岛湖站下车,再沿湖穿山行车四十多分钟,便来到藏在青山翠谷中的富文乡中心小学。但就在几年前,这所如今的“网红小学”和中国大多数乡村小学一样,面临着三大现实难题:生源流失严重,学生大多数为留守儿童,以及留不住好老师。

“我刚来这所学校做校长的时候,全校6个年级的学生总数马上就要跌破100,有能力的年轻教师能调走的都走了。”2015年,在县城一所初中任党委书记的姜蔚颖申请来到富文乡中心小学做校长。

那一年,杭州市决心缩小城乡教育差距,计划在淳安、建德、桐庐、临安等偏远区县进行农村小规模学校教育改革实验。从乡村教师成长起来的姜蔚颖一听说,便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因为她有一个愿望:让农村的孩子们也能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们一样优质的基础教育。

所谓小规模学校,是指全校师生人数不超过200人的学校。在杭州,这样的学校有55所,全部散落在农村的大山里。“淳安毕竟在杭州,即使是偏远的山区,农村小学的硬件条件也不差。现代化教具、塑胶操场、铁质桌椅,该有的都有。”姜蔚颖说,“但差的是教学理念。”

在接手富文乡中心小学前,每一次到杭州城区学校的参访经历,都给姜蔚颖留下震撼,更让她感觉到,城乡教育差距在拉大。“为什么城里的孩子都那么落落大方?为什么城里孩子这么小就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为什么城里孩子都有一点点特长?”姜蔚颖希望,在自己的努力下,农村的孩子们也可以这样。

最后一课原型故事介绍

“小而美”“小而优”,这是杭州市为农村小规模学校改革所设定的目标,也是姜蔚颖心中乡村小学应该有的模样。

“小”是学校的既定事实,“美”和“优”又该如何达到?“要靠教学质量。”上任伊始,姜蔚颖的改革从教师开始。“不要指望农村家长和城里家长一样,对教育有那么高的关注度。唯一也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靠我们老师自己。”

改革第一年,姜蔚颖选派了两位最优秀的年轻教师到崇文实验学校跟班学习一学年。崇文实验学校是杭州市区最优质的民办学校之一。在崇文实验学校,来自富文乡的老师们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教学方式——包班制,即两位老师包下除音体美之外的所有课程,把办公室设在教室。“我们每个班级学生也就十几到二十几人,包班制可以让老师从早到晚都与学生待在一起,关注到每个孩子的全面发展能力。”

在与姜蔚颖的交谈中,记者注意到,这位颇有情怀的校长特别在意农村孩子的全面发展能力。“现在城市中,素质教育似乎很难,因为来自家长的阻力很大。现在5年实验下来,或许农村可以率先实现真正的素质教育。”姜蔚颖口中的“全面发展能力”与大众理解中的“素质教育”非常相像。

5年来,在姜蔚颖的带领下,富文乡中心小学尽可能多的给学生们提供素质拓展课程,包括书法、武术、声乐、越剧、科学、地理、航模等。“改革第一个学期,我们就开设了21门拓展课。”姜蔚颖希望,孩子们可以在有限的条件下获得更多尝试,从而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领域。

除了素质拓展,富文乡中心小学还特别重视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我鼓励年轻教师们进行教学创新,让他们带领学生们进行研究性的学习,主动权交给学生,老师只是引导作用。”在“自主”的前提下,富文乡中心小学每天都有“三个一”——一小时自主阅读、一小时自主游戏、一小时自主运动。刚毕业一年的卢月君觉得,自己在目前初中的优异表现,就来自“三个一”的培养。

“自主学习能力”一直是教育界努力探索的领域,为何富文乡中心小学可以贯彻得如此彻底?“学生中超过一半的孩子是留守儿童,所以要让他们知道,学习得靠自己,靠谁都不行。”姜蔚颖道出其中缘由。

五年的改革,转瞬即逝。富文乡中心小学也在这条“不一般”的改革之路上迎来收获。

改革第一年,这所曾经连一个文艺节目都无法编排的学校,已经可以选送8个作品参加淳安县中小学艺术节,并捧回奖杯。其中一个还被推荐参加杭州市中小学艺术节,最终获得二等奖。

改革第三年,学校和21世纪教育研究院签订委托管理协议,彻底走上自主设计办学路径、自主安排工作时间、自主分配办学资源的新路径。

改革第四年,吸引了来自全国不同城市的8个孩子,在家长的陪读下入学。“我女儿原先非常抵触学习,我就想给她换个环境。”从杭州市区转学来富文乡中心小学就读的学生家长朱丽萍说,“来这里后,明显发现女儿更加开心和放松,独立性更强,作业都能自主完成,成绩也提升了许多。”

疫情期间,上海家长童娅妮也带着正读一年级的女儿转学至富文乡中心小学。“我们5月份才过来。虽然待的时间不长,但我能明显感觉到原先容易紧张的女儿轻松多了,每天都很快乐。”

改革第五年,富文乡中心小学的学生总数已经突破130,全校也即将参与全县联考,检验教学改革成果。“不说顶尖,中上水平肯定是有的。”姜蔚颖对此很有信心。因为跟踪数据显示,富文乡中心小学去年毕业的学生中,至少30%的学生在所在初中属于“尖子生”。这对并非“掐尖”入学的基础教育学校来说,比例已经很高。

国庆假期,千岛湖的天气很好,富文乡中心小学在太阳的照耀下变得更加梦幻。“我们会一直努力,为中国的农村基础教育探出一条新路。”姜蔚颖说。如今,富文乡中心小学的年轻教师们都已不愿离开,期待把这场教育改革接力下去。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