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我和我的家乡》的主演都有谁? 我和我的家乡国庆档票房夺冠靠的是什么?

2020-10-09 11:23:40
A+ A-

《我和我的家乡》的主演都有谁?

电影《我和我的家乡》是由张艺谋担任总监制,宁浩担任总导演,张一白担任总策划,他们已经是老搭档了,此前合作过不少影视作品,这次合作备受大家的期待。据悉,《我和我的家乡》一共分为五个单元,分别由宁浩、徐峥、陈思诚、闫非、彭大魔、邓超、俞白眉七位实力派导演执导五个故事的喜剧片。

其中宁浩执导的《北京好人》单元,由葛优、刘敏涛主演,两位演员都是演艺圈的老前辈了,演技十分精湛,此次合作肯定会有很多惊喜带给观众。徐峥执导的《最后一课》单元,由范伟、张译、韩昊霖主演,令人十分期待。

闫非搭档彭大魔执导的《神笔马亮》单元,由沈腾、马丽主演,这个故事想必大家都很熟悉,而且两位演员都是老搭档了,之前有过多次合作,彼此间的默契自然不用多说,再次合作让粉丝们很是期待。邓超搭档俞白眉执导《回乡之路》单元,由邓超、闫妮主演,这一次邓超自导自演,与闫妮合作肯定看点十足。

陈思诚执导的《天上掉下个UFO》单元,由黄渤、王宝强、刘昊然主演,这一单元在网络上的热度很高,很多网友对该单元十分关注。据说,在故事中王宝强和刘昊然饰演的角色,与在《唐仁》中饰演的角色重名,可见陈思诚导演对该影片有多么用心。五个单元讲述的都是家乡的故事,相信电影上映以后票房一定大卖!

我和我的家乡国庆档票房夺冠靠的是什么?

以空间为轴,以“变化”为关键词,《我和我的家乡》讲述了中国东西南北中五个大地区的家乡故事,也唤起了全民的故土情怀。七位喜剧导演,数十位知名演员如何扎根“家乡”,拍出了这些笑中带泪的喜剧故事?幕后又有哪些你可能不知道的故事?

“东”

《最后一课》

天时、地利、人和

导演徐峥作为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很快就认领了“华东”这个大地区。影片拍摄地浙江千岛湖下姜村距离上海400公里,山清水秀,有着浙江省“美丽乡村”的称号。徐峥对这一带的人文和生态也格外熟悉。

电影7月初开机,正好赶上江南的梅雨季。这就意味着拍摄要与变幻莫测的天气作斗争。雨戏段落,“天公作美”的瓢泼大雨让徐峥和演员们喜不自禁,戏称物理特效的钱都省了。连拍了四天的雨戏,范伟也在雨中连跑了四天,一遍遍奔跑、摔倒,全身湿透了,也毫无怨言。

采访中,他打趣道,自己身体没问题,“看了眼监视器的画面,拍得真漂亮,劲儿就又来了,不白辛苦。”

然而,这种兴奋的状态没持续几天。雨戏拍完了,雨却没有要停的意思。据当地人介绍,今年千岛湖的降雨量是六十年未遇,新安江水库也是历史首次九孔泄洪。剧组只好全员停摆,坐等雨停,抓紧每次下雨的间隙排练,耽搁了不少拍摄进度。好在终于等到了雨过天晴。徐峥笑言:“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除了天时地利,《最后一课》的演员阵容也非常强大。张译、雷佳音、于和伟、陶虹、陈数、杨紫、王俊凯、韩昊霖等在戏里是“姜氏家族”,戏外也像“一家人”一样。

陶虹说,这些行业大腕在戏中虽然只有很小的角色,但创作得仍十分尽兴,大家不断头脑风暴,就像回到学校,一起排练作业一样,也碰撞出了许多“下意识”的喜剧火花。

她对小演员韩昊霖印象很深,“他非常有悟性,可以像大人一样跟他沟通,要是放松地演起戏来所向披靡。”在欢笑过后,《最后一课》可以说是最具泪点的篇章。“范老师”背后是以支月英、张桂梅为代表的全国290多万乡村教师。他们几十年如一日扎根基层,改变了千万孩子的命运。

《我和我的家乡》人物原型

片中那首动人的《让世界充满爱》正是由浙江遂昌躬耕书院的学生们演唱的。这个公益书院为不少孩子打开了音乐的大门,很多还考取了知名音乐学府。

徐峥如此解读教育之于乡村孩子的意义:“歌唱、戏剧都可以是发现自己的一把钥匙,让他们在原生的土地上,找到自己的热爱,成为人生的支点。”

“西”

《回乡之路》

邓超、俞白眉的三年级期中考

陕西是导演俞白眉的家乡,影片中“百万亩毛乌素沙漠变绿洲”的奇迹也在陕北真实上演着。主人公乔树林的事迹也来自张炳贵、石光银、牛玉琴等多位现实中的“治沙人”。

《回乡之路》拍摄仅用时26天,是《我和我的家乡》中第三组“交作业”的影片。“方言”可以说是几位主演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邓超和吴京专门建立起一个学习小组,请录音老师用陕西话录好台词,每天反复听反复学,但还是说得马马虎虎,后期配音时,两人靠鼻子里塞卫生纸的土办法才找到了陕北话的感觉。

反倒是王源的陕北话最为标准,是唯一一个到后期配音不用校正的演员,直接使用现场原声。王源为了演好乡村教师,琢磨角色,暴晒到脸掉皮的敬业态度也受到两位导演的认可。

邓超、俞白眉这对导演搭档在六年内拍了“三部半”电影,口碑参差不齐。他们也谦虚地自称是“三年级半”的“导演学生”,距离毕业那一天还有很远。《回乡之路》中,邓超饰演的主人公乔树林表面上油嘴滑舌,谎话连篇,但通过结尾的反转,观众才意识到“乔首富”油腻的外表下装着的是对家乡的责任和大爱。

这种不被外界理解的人物特质与《银河补习班》中的马皓文有异曲同工之处。同时,两部影片也都聚焦教育话题。

俞白眉说:“家乡也可以是你的老师,《银河补习班》里就有一个高老师,我这次又写了一个高妈妈,她就是在我家乡曾经深深影响过我的一个老师。”闫妮对于高妈妈的怀念也寄托了俞白眉对恩师的感情。

“南”

《天上掉下个UFO》

土味科幻喜剧实验

陈思诚本是地道的沈阳人,但偏偏对贵州黔南的“中国天眼”——世界最大单口径、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情有独钟,这也成为《天上掉下个UFO》的创作灵感。

在实地调研的过程中,曾经“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分平”的贵州山区建起一座座高架桥,天堑变通途的景象也震撼了陈思诚。于是,以UFO为切入点,融合黔南乡村在交通、旅游、互联网的方面的巨大变化,展现“科技兴国”的主题,便成了陈思诚的创作思路。

陈思诚将作品的风格定义为“中国新乡村摇滚硬核朋克科幻风”,与“唐探”系列有相通之处,都是喜闹剧的风格,用夸张甚至疯狂的表演和情节达到喜剧效果。

开头一伙人进村的戏,陈思诚用一个长镜头交代了山寨的民族风情和热闹场面,需要演员和机位的密切配合,非常考验调度功力,仅排练就用了一天时间,正式拍摄也用了大半天。

黄渤饰演的主人公黄大宝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网络红人手工耿,后者也参与了幕后工作,剧组的美术还原创了插秧机器人,天眼火锅等各种神器,核心道具“滚蛋”的设计更是神来之笔,都增添了影片的荒诞喜剧效果。

将科幻与农村题材相结合,《天上掉下个UFO》从构思来讲是几个故事中最大胆的。科技与农村并不遥远,点赞那些敢于造梦,用双手创造奇迹的人,正是陈思诚的创作初衷。

“北”

《神笔马亮》

正宗东北味儿

“东北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喜剧天分和细胞。”马丽在采访中自豪地说到。《神笔马亮》正是这样一群东北喜剧人回到故乡黑土地创作的作品,也自带着东北人的天生幽默。

沈腾饰演的主人公马亮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扎根乡村扶贫,结合自己的艺术专业改变了农村的面貌。这一人物也是全国无数扶贫干部的小小缩影。

开拍前,沈腾也专门来到北京房山的农村体验“第一书记”的日常,一番走访过后,沈腾最大的感受就是村干部不容易,什么都要管,既是村官又是警察、监工,甚至还要当爸妈。

拍摄时,顶着烈日和36度的高温,沈腾还要穿着厚重的鸭子服连续奔跑,每次跑完衣服都能挤出水来,只好准备了四五件同款备用。

沈腾戏称脱戏服像“搓澡”

从《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到《神笔马亮》,导演闫非和彭大魔这一黄金组合已经合作了三部大银幕作品。

这次,他们再度集结了开心麻花的招牌团队,沈腾、马丽再度饰演夫妻,还有黄才伦、张一鸣等核心成员,依旧是纯正的麻花味道。“大家在现场临时碰撞,开开玩笑就表演出来了,这是我们习惯的创作模式。”黄才伦这样总结到。

在《神笔马亮》中还有一个一闪而过的画面:“西虹市文化馆”和“西虹市群众文化活动基地”,都让观众格外亲切,巧妙地与“西虹市宇宙”联结在了一起。

“中”

《北京好人》

还是那个张北京

从《我和我的祖国》到《我和我的家乡》,“张北京IP”是最外化的联结,《北京好人》也顺理成章成为开篇作品。影片聚焦农村医疗话题,故事灵感来自宁浩老家亲戚的真实故事。“我们有那么巨大的农业人口,能做到这样的医疗保障,真的可以用伟大来形容。”宁浩说。

为了体现与去年《北京你好》的延续性,宁浩让葛大爷饰演的张北京再次戴上同样一顶白色鸭舌帽,还在场景里放置了扑克牌。葛优更是延续了自己独特的表演风格,继续丰满着张北京的人物形象。

片中饰演表舅的张占义去年才第一次在徐磊导演的《平原上的夏洛克》里接触表演。宁浩则因为曾与徐磊合作过短片,才灵光一现想到找张占义本色出演一个河北农民。

影片开拍没多久便遇上了北京的第二轮疫情,原定的医院不能拍摄,剧组只有转战棚内。葛优和表舅在大排档喝酒的那场戏,受疫情影响找不到群演,宁浩只得叫上各路亲朋好友和工作人员,凑齐200多人到现场临时充作群演,其中就包括导演路阳。

从《北京你好》到《北京好人》,“宁氏喜剧”最大的变化是不再那么“疯狂”了,宁浩将此归结为剧作本身的现实底色,“都是现实主义的尺度发挥,重人物、弱戏剧构建。”

从2019年10月8日正式提出影片概念到2020年10月1日正式上映,《我和我的家乡》一年来的创作历程同样是“攻坚”的过程。九位导演、近百名演员用喜剧这种喜闻乐见的类型成功唤起了全国观众的故乡情结,也完成了电影人对时代的记录和书写。

从影片目前的票房和口碑来看,《我和我的家乡》已经交出了一份喜人的答卷。未来,我们也期待着更多扎根现实的好作品登上大银幕。

责任编辑:于浩淙 Hzx017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