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看信条需要了解的知识 诺兰最难懂作品《信条》需要知道的知识

2020-09-07 15:06:44
A+ A-

看信条需要了解的知识

在电影史上,热衷于把玩叙事时间游戏的导演数不胜数,克里斯托弗·诺兰正是这其中的佼佼者,这个属于他自己的创作标签,一次又一次被影迷津津乐道。

到了最近的《信条》中,诺兰的野心更大了。

他提出了一种更为新鲜的时间概念——时间逆转,并赋予了时空正向和逆向的双重属性,伴随的是难以想象的视觉奇观,和充满陌生感的观影体验。

如果你看过至少一支《信条》的预告片,一定会被这样的镜头深深吸引。

比如地上的水倒流,吸回人的脚下。

比如逆向飙车高速路上的车,忽然翻转过来逆向行驶。

比如逆向上楼,两位特工仿佛是有轻功护体。

比如逆向打斗,男主角出拳的套路完全不同,为此演员还专门接受了特殊训练。

比如炸掉的大楼原地复原,又瞬间从上面重新爆炸,完全颠覆了你的观影体验。

这明显不是大家熟悉的“时间穿越”、“时间旅行”,而是这部电影里独有的“时空逆转”。

在《信条》中,诺兰以物理学的“熵值”为原理,制造出如莫比乌斯环一样的时间钳形运动,从而实现时空逆转。

曾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并在《星际穿越》中担任科学顾问的物理学家基普·索恩,也和诺兰再次合作,为全片进行物理概念解读。

必须要先给大家打个预防针,诺兰导演之前在《星际穿越》、《盗梦空间》中,还是让角色用了比较通俗的语言,掰开揉碎了给大家讲那些艰深的物理原理,(虽然大部分人还是听不懂)。

但在《信条》里,导演更加放飞自我,他懒得再给观众上课,普及物理知识了,管你看懂看不懂,剧情都飞快地向下推进着。

所以,时光君给大家普及三个难懂的理论点——“熵值”、“祖父悖论”和“TENET”。

首先是“熵值”,第一次看到这个的小伙伴或许会一脸懵,这是个啥?是个生僻字吗?

先来看看概念,热力学第二定律的克劳修斯表述为:“不可能把热量从低温物体传向高温物体,而不引起其他变化”,也被称为“熵增”原理。

举个通俗的例子,如果你给宝宝用奶瓶热奶,喝着喝着奶变凉了,你必须把奶瓶放到热水里,才有可能让奶重新变热,如果你什么也不做,就那么放着,奶是不可能自己变热的。

如果我们引入了一个参量,来度量热量的单向不可逆的过程,这个参量就是熵。

如果有热量的变化,它就一定是有方向的,并且过程是单向的,不可逆的,我们可以通过它,分辨出时间前后的差别,它就成为了“时间的参照物”。

在自然过程中,事物遵循的是“熵增”原理,熵在孤立系统中只会保持不变或者增加,永远不会减少。

在物理上,“熵”也用来描述混乱的程度,也就是说事情总会朝着越来越混乱的方向发展。

比如你把一只哈士奇,关在封闭的房间里,房间只会越来越乱,请想象一下这个画面,大概就能理解了。

那么诺兰在《信条》里,引入的第一条法则是“熵减”,由于影片中钚元素的出现,通过机器闸门的作用,可以将粒子变为“逆物质”,从而出现“熵减”现象。

从正常世界中的“熵增”变成了“熵减”,逆转时间就这样出现了,我们看到的画面就变成了倒序时间的,原理就是如此。

在时间逆转的前提下,诺兰又加入了第二条规则“祖父悖论”。

这是一个有关时间旅行的悖论,如果一个人回到过去,成功杀死自己的祖父,那么父亲就不会出生,那未来的自己就不会出生。

但如果没有你,又是谁杀了祖父呢?悖论就这样产生了。

关于“祖父悖论”有很多科幻电影都表现过,比如引入平行宇宙概念,其实被杀死的是另外一个宇宙的祖父,所以自己并不会消失,刺杀仍然成立。

在《信条》中同样有关于“祖父悖论”的场景,因为涉及到关键场景,为了不剧透,我们先暂时保密,请大家先记住这条规则。

第三个关键点就是英文片名《TENET》。

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这是一个正向和反向阅读都完全一样的回文单词。

庞贝遗迹石碑上的拉丁语回文诗句,中间一句正是“TENET”,五句诗句连起来的意思是:播种者阿里坡用着轮子工作,而另一层意思是:农神(萨特)一直控制着时间之轮运转。

回文诗句,暗示了双向皆是合理的,电影中可能存在现在和未来两个独立的世界,时间是逆反的,但却互为镜像,两个世界都是合理的。

TENET同时暗示了电影叙事的结构,就像这个单词的对称形式一样,从T开始到N结束,又从N开始从T结束,循环往复,无穷无尽,仿佛是衔尾蛇形状的莫比乌斯环,中间那些缺失的、跳脱的部分情节,需要观众自己去脑补。

同时,电影中神秘特工组织的代号叫“TENET”,这个单词是他们的行动密码。

特工们在逆时间的环境中开枪,子弹不是射出去的,是接回来的,这个概念需要大家反复去理解。

《信条》中还有一句台词值得细细回味,这是理解“时间逆转”的关键。

诺兰最难懂作品《信条》需要知道的知识

时间到底是什么?

首先,在电影《信条》当中,出现了两个时间表述,分别是正向的时间和逆向的时间。因此,我们要想搞清楚正向和逆向,就得先搞清楚什么是时间?

在中国先秦诸子百家当中,有一个人叫做尸佼。他有一部著作叫做《尸子》,在这个著作当中,曾经有一段论述:上下四方曰宇,古往今来曰宙。翻译过来就是宇宙的“宇”代表空间,宇宙的“宙”代表时间。因此,宇宙是空间和时间的集合。

如今对于“宇宙”的看法其实和《尸子》中的表述很接近。具体来说就是:宇宙是所有的时间、空间与其包含的内容物所构成的统一体。

这里其实只是告诉了我们:我们所处的宇宙包含了时间,但是依然无法说清楚“时间具体是什么?”。客观地说,我们可能无法用精准地预言来描述时间的本质,也就是说,我们很难直接定义清楚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办法了,古人其实已经提供了我们一个办法:测量定义法。

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古人并没有手表,那他们如何看时间呢?

答案其实就是:天上。古人抬头仰望星空,他们就发现,有一部分星体是几乎不动的,它们固定在天上一样,而只有二曜和五行是在运动的,也就是太阳、月亮、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是运动的。

于是,他们就以不动的星体会参考坐标,把它们现象成一些图案,比如:美索不达美亚就想象成了十二个星座,而我们国家的古人则是四象二十八宿。

他们就提出月球绕着天球一周就是一个月,太阳每天同一时刻在天球上的轨迹绕一圈就是一年。所以,古人从天体的运动中来看时间的。

如今虽然我们有了手表的,但是无论是什么计时工具,本质上都是利用“运动”来测量时间。所以,从测量定义法的角度来看,时间的本质是运动。

其实我们想象一下,如果宇宙中所有的物质都停止运动,那么时间就失去了它的意义,也就是时间静止了。

时间有方向吗?

搞清楚了时间,我们再来聊一聊:时间的方向性。

客观地说,“时间需不需要一个方向”或者“时间是不是有方向?”目前都没有完全搞清楚,这基本上已经触及到物理学的根基。不过,实际上一直都流传着一个说法:时间的方向就是熵增的方向。那这具体是什么意思呢?

这里的“熵”代表的是一个孤立封闭系统的混乱程度。我们举一个例子,如果有个小屋,如果你不收拾,它会越来越混乱。如果你想让它变得不混乱,你就需要收拾房间,也就需要付出能量。

科学家发现,世间万物就是如此,总是会朝着更加混乱的程度转变,也就是熵增大。科学家发现,熵增大是一个孤立的封闭系统必然的趋势。

而时间也似乎是单向往前的,如同熵总是增大一样。于是,就有科学家猜测,时间的方向和熵增联系了起来。诺兰在电影中也运用到了这个说法。

所以,要逆转时间,实际上就要朝着熵增的反方向,也就是熵减小的方向。此时,由于时间的本质是运动,因此,诺兰就设定逆转时间的人所有的运动和正向时间的人是相反的,这其中包括动作,呼吸,爆炸等等。于是,才会有我们在电影当中看到了那些奇怪的逆向运动的场景。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