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号手就位》四位一级军士长原型是谁 颜亦冰最后怎么了

2021-05-10 15:40:56
A+ A-

《号手就位》四位一级军士长原型是谁

四大长老一出场就和旅长开玩笑,把酒杯藏起来谎称喝茶。旅长看穿了谎言,却丝毫不生气,还让四大长老好好聚。

后来,270旅要组建“战刃连”。旅长亲自请四大长老出山当教官,并想让他们和新兵一起参加选拔营。四大长老有畏难情绪,直言不讳,旅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后要不是郎班长站出来,估计四大长老都不会买旅长的账。

到了战刃连训练营,四大长老的教学方式,连长都不能过问。

林安邦在选拔时被淘汰,郎班长想让林安邦做自己的徒弟,经常游说连长,给连长下套。“软磨硬泡”加“威逼利诱”,终于让连长把林安邦给调了过来。

由此可见,这四位“宝贝疙瘩”在270旅的地位非同一般。那么,他们如此“高级”的地位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号手就位》中对四大长老分别有相应的介绍:

郎永诚,驾驶员号手。大山里的十八拐,在郎永诚师父转业后,全旅只有他一个人能把近二十多米的导弹运载车开进来。用旅长的话说:“如果插上翅膀的话,他能开到天上去。”

而且,郎班长不光能开车。在一次实战演练中,郎班长和另外一名发射号手,两个人操作了四个号手位置,成功发射导弹。

陈浩峰,如果没有他的点头,任何一枚导弹,都不可能进入到战斗部队里。

吕征讲一个关于陈浩峰的“传说”:

两年前,270旅西北大漠靶场实弹发射,发射前检验,导弹出现问题了,而且不知道问题在哪。于是就把兵工厂的教授、专家、工程师都请来了,挨个零件反复检查,导弹差点都给拆了,还是没找到毛病。

没办法,旅长就把在外学习的陈浩峰班长请了回来。

陈浩峰班长背着手围着导弹走了一圈,让一连操作演练一遍。他看了看,听了听,在导弹还没落下去的时候,就找到了问题所在,解决了问题。

王显民被称为风水先生,是待机库阵管物业负责人。

在外,他可以根据山势走向判断待机库的位置和功能分布;在内,他熟知待机库的各个角落。

夏拙拜王显民为师之后,调整了待机库内的通风装置。王显民休假回来,仅凭身体感官,就能准确说出夏拙所调整的通风口有哪些。

侯继东发射过三枚导弹,一等功两次,二等功四次,三等功数不清。

虽然是个大老爷们,但可以用手把一颗没有过过凉水的鸡蛋剥得毫无瑕疵。

“开到天上去”“听听看看就找到症结”“立功无数次”,这些形容听起来有些像编剧的夸大其词了。

然而,到网上搜一搜火箭军的一级军士长才发现,四大长老有着真实的原型,而且这些原型比剧中塑造的“神迹”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碉堡了!

先来看看火箭军某旅一级军士长、发射车驾驶员谭永文,他可以灵活掌握数十吨的导弹发射车在几厘米之间移动。

再来看看吕征讲的那个“传说”的真实版本:

西北高原,一次发射前,某导弹旅技术营综合测试技师陈俊峰听到仪器异响,顶住质疑提出重测并找到故障点,保障导弹顺利飞天。

一次演练,面对导弹发控台上数十个显示灯的不停闪烁,陈俊峰敏锐捕捉到2个灯亮的顺序颠倒,及时解除了后患。

对此,专家感慨:几十年了,“东风精神”依然光芒不减。

在火箭军,这样的高技术型“兵王”个个身怀绝技。

只有初中学历的郭亚飞进入火箭军某战略导弹部队,刻苦钻研复杂精密的电路图和堆积如山的专业书籍。30年如一日,他写下4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是这个部队组建40周年时唯一获得“砺剑贡献奖”的士官

“钻王”顾汉春能“一心三用”,一个人操作3根五六米长的台车钻杆,分毫不差地“点”在散落地面的3枚硬币上,成为了台车维修“第一人”。

然而,老“兵王”的牛,一方面源于他们过硬的技术,另一方面源于他们对部队的热爱、对新兵的传帮带。

《号手就位》以郎班长作为四大长老的主要形象出现。

平日里,郎班长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他喜欢吃米粉,总是叼着一根铅笔,甚至有可能被两个鸡蛋就“收买”了。

但实际上,郎班长细心留意着身边的每一个新兵。

王牌号手选拔赛中,林安邦抢了连长的车,还把车上的东西卖给战士们。郎班长注意到,“贪财”的林安邦日常生活很节俭。

一次休假,郎班长偶遇林安邦。他装作很自然地请林安邦吃米粉闲谈,当听到林安邦“贪财”的真实原因之后,他眉眼间不自觉地动了一下,又很快地被自己克制了下来。

从一个人的行为习惯,可以窥见一个人的品性。就这一点来讲,郎班长算得上半个心理专家了。林安邦或许有很多的缺点,但郎班长很清楚,他有着常人不能及的毅力与坚持。能够不计旁人的偏见,十几年如一日地做一件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是值得敬佩的。

说穿了,每个老兵王都是在枯燥的重复中一点一点磨砺出来的。如果不能摆脱周围的嘈杂,如果不能坚定自己的信念,那么就不可能练就一身无可替代的本领。

所以当时的郎班长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林安邦培养成材。

一级军士长是兵,也是人生导师。他们在专攻和传承术业的时候,真切关怀着新兵的成长,把自己当做灯塔照亮了新兵的路。

林安邦想用鸡蛋收买郎班长,郎班长收下鸡蛋安了林安邦的心,转身又买了比鸡蛋价值更高的东西送给林安邦。他想告诉林安邦的是:专心在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上,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易子梦受了委屈,觉得未来迷茫。郎班长坐在他身边,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没日没夜地守在这水泥洞子里……可这事儿,总要有人做。”他想告诉易子梦的是:每个人都会遇到委屈和不安,但风雨之后总会见到彩虹。

看到网络上有篇帖子讨论一级军士长和上尉见面谁先敬礼的帖子,称私下里上尉见到一级军士长是会先敬礼并叫一声“班长”的。

《号手就位》中吕征第一次和郎班长见面的时候,也确实是身为连长的吕征先敬礼喊“班长”的。

颜亦冰最后怎么了

他愿意为初来乍到的新兵倒洗脚水,夏拙犯错误,吕连长第一时间站出来维护。

在他眼中,他们都是孩子,虽然吕连长并没有多大。

书中的吕连长只有24岁,比夏拙没大多少,但身上的责任重大,迫使他迅速长大。

吕连长只是一个搬运工,为了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他选择了入伍,他还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他的梦想就是给女朋友一个完美的婚礼,可惜当他准备好一切的时候,女朋友却在去县城的路上遇上山体塌方,横尸当场。

接到电话的吕连长火速赶往现场,在悲泣声中寻找着自己的挚爱,却再也找不回那个深爱的她。

吕连长第一次主动谈及自己的女朋友是在年三十的晚上,他本来是要替夏拙值班,无意间提起了伤心往事。

这份爱深埋心中,成为终身遗憾。

吕连长的结局令人心痛,痛失挚爱的他最终离开了部队,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

但愿在未来的日子中,他能再遇真爱。

颜亦冰为救母出卖身体

颜亦冰是夏拙的初恋女友,她对夏拙影响颇深。

夏拙曾经为她哭过,为她疯过,可惜他们不是一路人。

颜亦冰为何看起来总是缺钱,那是因为她要给母亲治病,她迫不得已,更无可奈何,看似风起云淡的她,竟然是一个大孝女。

但她孝顺的方式是出卖自己的身体,成了刘菁爸爸的情人,现实不仅骨感,更能直击人心。

内心纯良的我们都可能会遇到低谷,但做人有自己的底线,一旦越界便再无法回头。

金钱会让心智不坚的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这就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

夏拙在当兵前最后想见的人就是颜亦冰,他和颜亦冰从未真正在一起过,也没有开诚布公地谈及彼此的感情,一直维持着暧昧的状态,颜亦冰明白,她和夏拙这样单纯的校园恋爱并不长久。

夏拙去当兵与颜亦冰脱不了干系,初恋是苦涩的,回忆同样痛心。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