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杨立新杨玏父子大片上线 胶片质感尽显“戏”味人生

中华网娱乐综合 2021-02-26 14:10:40
A+ A-

2021年农历新年前夕,杨立新和杨玏父子接受了人民文娱的专访。此时的杨玏刚刚从剧组风尘仆仆地回到北京不久,而父亲与他也有些许日子未见了。

采访前等待的时间里,杨玏摆弄起身后的一些音响设备和CD碟片,不一会儿,音响里面传出了歌声,杨玏瞬间开心地像个孩子,父亲坐在一旁淡淡地笑着。

父子二人平时的工作都十分忙碌,大多数时候一家三口也是聚少离多,而今年,杨玏赶在除夕之前杀青,杨立新也结束了日常的工作,一家人终于可以聚在一起过年,杨玏轻描淡写地打趣说:“今年挺好,要是在剧组过年可不好受啊!”

说到新年,中国人总是要有一些仪式感的,人民文娱的记者请杨立新和杨玏用一个字作为祝福送给对方的2021年,一个字的祝福对于杨立新来说有点难,是啊,对于父亲来说,送给孩子的祝福总希望是无穷无尽的,一个字哪里够,杨玏开玩笑地说道:“您就写吧,您送给我什么字我都得收着啊。”思索再三,杨立新写了一个“定”字,和千千万万的父母一样,杨立新希望儿子新的一年,一切都能够安定下来,这份安定包含了太多太多。杨玏送给父亲的是“健”字,自然是希望父亲身体健康,能够平安顺心。

杨立新是人艺的老戏骨了,如今杨玏也在表演行业屡出优质作品,二人既是父子,也是同行,同时两个人对于两个时代和两代人的看法也都非常有自己的见解。一对父子,两个时代,四个关键词,他们对于这些事分别有怎样的看法?

「演员」:会演戏的演“人”

1975年,18岁的杨立新考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人艺”)学员班,自此开启了他的戏剧表演生涯,到如今已经46年光景。《日出》里的方达生,《雷雨》里的周朴园,杨立新把一个一个鲜活的人物通过人艺的舞台展现给观众。

而杨立新的儿子杨玏,正是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之下长大,杨玏经常在父亲排练的间隙,在人艺后台跑来跑去地玩耍。人艺的大牌明星们,在儿时杨玏的眼中,就是爸爸的同事、长得好看的叔叔阿姨们。

然而,也许就是这些不经意间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让杨玏不知不觉间也爱上了表演。杨玏在四岁的时候就客串过人艺的戏剧《小井胡同》里的一个小孩的角色。大学杨玏也选择了学习艺术,在美国杜克大学学习戏剧。

如今,杨玏也成为了一名专业演员,在近年来的很多影视剧中表现颇佳。人民文娱曾在2020年的8月采访了杨玏,记者和杨玏聊到戏剧舞台,杨玏说自己非常希望有机会能够在戏剧舞台上展现自己。这次的采访中,杨立新也表示很希望两父子能在话剧舞台上有合作的可能性。对表演都十分热忱的父子两,对待“演员”这份职业都有很多话想说。

人民文娱:杨立新老师,您对“演员”二字的理解?

杨立新:

演员第一个层次是演自己,能够在舞台上在镜头前面顺畅地表演下来。第二个层次,能够塑造另外一个人,塑造不同的人物,演一个历史人物,演一个甚至于作者笔下根本不存在的人。现在大部分演员演那种跟自己很接近的人物,如果挑战一下自己,把自己从内到外,从心灵到形象全部颠覆一下,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事。

人民文娱:杨玏近年来有很多优质的都市剧作品,你从角色身上学到了什么?

杨玏:

人物在生命当中遇到的问题,在生活当中遇到的纠结,包括情感方面,多多少少自己也会动脑子琢磨琢磨,如果是自己的话,面对这样的问题会怎么解决?这些思考都是角色在自己心里留下的痕迹。

「30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节奏

都说三十而立,如今的杨玏已过而立之年,从他的身上能够感受到那种不急不躁的淡定,无论事业还是生活,他似乎都没有想要追赶的急迫感,“能够浪费的时光就是最好的时光”,这样的心态,杨玏觉得是这个好时代赋予的。

而父亲杨立新31岁时,已经是国家二级演员。当时刚过而立之年的杨立新已经在人艺的舞台上挑起大梁,演过不少重要的角色。

去年杨玏主演的一部热播剧《三十而已》,再次把“30岁”这个话题摆在人们面前,30岁的年纪还正年轻,但也有了一定的生活阅历。而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经历,两父子对于这个年纪又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和体会呢?

人民文娱:在您30岁的时代,您对于这个年纪的理解是什么?

杨立新:

我们那时代,30基本上就可以在舞台上,北京话叫“顶用”,有一些比较重要的角色就可以给你了。而且那时候30基本都成家了,也可以领着孩子出去遛弯了,现在的年轻人30岁还处于一个比较不确定的年纪。

人民文娱:您30岁的时候饰演了哪些角色?

杨立新:

我30岁的时候都演过八十多岁的老头了,我们剧院有一部戏叫《田野》,我在里面演一个年纪最大的老头,84岁的七老爷子。30岁的时候也演过《天下第一楼》了,演过《小井胡同》了,可以说是一名“顶用”的演员了。

人民文娱:杨玏对于30岁有什么不同的理解吗?

杨玏:

父辈他们这代人,到30岁的时候已经很能够独当一面了,到我们这一代人,好像大家的成长和成熟都要相对晚一点,要相对时间长一点,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或者说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还真说不清。

但是我是笃定地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节奏,这件事你急不来,你急也没有任何用,你只能等生活把一个礼物送给你,然后你拆开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惊喜。

「爱情」:一切条条框框都不存在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采访中我们也和杨立新杨玏父子聊到了“爱情”这个关键词,看看是否两代人之间对于这件事的观念会有差异。但也许爱情的真谛就体现在,你永远也找不到标准去衡量它。

杨立新曾经说过一句话:“我这辈子有四个一。一个妻子,一个儿子,一个单位,演了一辈子戏。”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似乎道出杨立新对待爱情和事业的态度。谈到爱情观,杨立新最大的感触是,现在的时代看起来似乎选择特别多,所以关于各种事情被讨论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多。

而虽然是两代人,相隔三十年,采访之间,记者却感受到,杨玏的爱情观和父亲本质上又是那么相同,简单质朴,没有条条框框,也没有标准可循。

人民文娱:您那个时代会讨论爱情观吗?

杨立新:

我们那时候好像不知道怎么就过来了,都是有了对象,然后就跟单位要房,单位分了房就去领结婚证。不像现在好像选择特别多,什么情况都有。

人民文娱:杨玏觉得这个时代的爱情观有什么变化吗?

杨玏:

现在可能大家对于爱情越来越理想化,因为它跟我们的物质生活其实越来越脱钩了。我们现在越来越没有这些忧虑了,所以我们可以把爱情尽量地理想化一点,尽量地让自己符合自己心中想象的那个样子。那句话也许说得很对,当你遇到一个人,你把你脑子里所有的条条框框和标准全都摔碎了,那人可能就是对的人。

「父子」:关于爱的永恒命题

此前人民文娱采访杨玏的时候,谈到父亲,杨玏说过让记者印象颇深的一句话:“我不能给我爸丢人!”父亲是杨玏事业上的榜样,也是他监督自己要好好演戏、好好做人的动力之一。

大学毕业后的杨玏决定回国发展,刚回国的时候,他在电影《唐山大地震》、《非诚勿扰2》的剧组里做了一段时间的幕后工作。但渐渐地,杨玏还是对表演充满兴趣,他开始寻找演戏的机会,跑剧组、见导演和制片人,都是初出茅庐的杨玏的生活日常。很多人好奇,那时候的杨玏没有想过让爸爸帮忙介绍机会吗,拿杨玏的话来说,“老杨抹不开面儿,而且一次可以帮,两次三次怎么帮?”杨玏知道,想要演好戏,拿到好角色,还得靠自己的实力。

杨玏初入行的几年,杨立新甚至几乎没有看过儿子演戏,但是如果儿子哪场戏拿不准的时候,他会耐心地给杨玏一场一场地分析和做示范。就这样,杨玏通过《大丈夫》、《小丈夫》、《三十而已》等等一系列作品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一步一步踏实地走过来,杨玏的表演功力也渐渐成熟。

父爱很多时候就是既克制又深沉,想让你迅速长大、独立,但是又在默默地关心着你。

人民文娱:父子关系有没有过阶段性变化?

杨立新:

这个肯定有。上小学那时代我们可能基本上没有太操心,因为学校离奶奶家比较近,离我们家也很近。上高中之后,到上大学这段时间,是比较有意识的培养他的阶段,高中的时候就选择了让他住校,为将来出国做准备,我是觉得男孩子必须得走出去。

人民文娱:杨玏对于家庭关系的感受呢?有没有过和父母对抗的阶段?

杨玏:

我好像从小到大都属于那种比较乖的孩子,我们家的沟通方式也不属于“一言堂”式的。总有人问我,叛逆期的时候我叛逆了吗?也叛逆,但是我没有叛逆的对象,我最该叛逆的年纪,每天面对一帮小伙伴,大家一天到晚傻玩傻乐的,就那么过了叛逆期。

我真觉得我们这代人其实挺幸福的,不光是生活的物质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而且整个世界也在发生着变化,我们每天都能很快能知晓世界各地瞬息万变的信息。

清醒、松弛、淡定,这是记者对杨立新和杨玏这对父子的最大直观印象,而松弛的状态也许是能够让一个演员永远“保鲜”的其中一个秘诀。

这个时代太快速了,保持一点“慢”,保持一点天真,保持能够随时停下来的心态,正如这对父子,淡淡地,活在自己的节奏里,也许能够让你在生活和事业上更笃定、更坦然。

本次拍摄由意大利时装品牌C'N'C CoSTUME NATIONAL提供服装支持,该品牌以18至35岁的年轻客户为主,致力于演绎属于年轻人的街头文化、新生活风格和态度。

责任编辑:郭一楠 CK001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