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鳌拜为什么不能叫鳌府 历史上鳌拜的家叫什么

2020-11-23 17:06:26
A+ A-

鳌拜为什么不能叫鳌府

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看了一点张一山版的《鹿鼎记》,然后就看到了鳌拜府邸上的“鳌府”。

这里用的是“鼇”,“鳌”是“鼇”的俗写,两个都可以。

然后发现,居然是热搜。坦率说,虽然这个版本的《鹿鼎记》很难看,但这个错误真的不是从这里原创的。之前陈小春版本的《鹿鼎记》也是这样——

周星驰版本的还是这样——

热搜的内容主要是,很多网友指出,鳌拜不姓鳌,人家是瓜尔佳氏。

但说实话,写“瓜尔佳府”或者“瓜府”是完全不对的。

在聊这个话题之前,我们先说一说清朝满大臣的称谓。清朝统治者为满族,努尔哈赤出身建州左卫都指挥使世家旁系,属于建州女真。女真族人的姓名是连在一起读的,比如,如果听评书《岳飞传》,你一定会熟悉这个人名——完颜阿骨打。

女真被蒙古打败之后,很多地方受到了蒙古人的影响,其中便包括称名不称姓。这当然是因为元朝的统治者基本采用的是称名不称姓的做法,最简单的例子是铁木真。他的姓实际上是孛兒只斤,但没人叫他孛兒只斤铁木真。

橘玄雅在《清朝穿越指南》里专门写了清朝满大臣称名不称姓的现象,比如纳兰性德,清人笔记里一般叫他“侍卫成德”,或者索性叫他的字号“容若”。虽然乾隆皇帝曾经下过旨意,要求旗人不要像汉人一样互相称呼字号,但这道旨意似乎一点用也没有。

和珅是和大人,鳌拜是鳌大人,这一点是没有错的。

这当然不代表鳌拜姓鳌,就好像以下这几个人,其实都是亲戚:

傅恒的爸爸叫“李荣保”

傅恒的大伯叫“马齐”

傅恒的爷爷叫“米思翰”

人家都姓富察氏。

《延禧攻略》里叫他富察·傅恒是不对的。

鳌拜的“鳌府”,既然问题不在于“鳌”,那我们看看第二个字“府”——鳌拜家有没有资格被称为“府”呢?

重礼的古人,在房子大小和规制上,有着非常严格的规矩。在《明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只有亲王和郡王这个级别,才能被称为“府”:

百官则不允许称为府,而要叫“第宅”:

我们这样的老百姓,只能称“庐”和“舍”:

这个规定,到了清朝,基本不变。只有郡王以上可以被称为“府”,鳌拜虽然是康熙的四大辅臣之一,他获得的二等公是功臣爵位,而不是宗室爵位,所以他没有资格用“府”。当然你非说他飞扬跋扈,我也没话说,毕竟我没穿越回去看。

但是,就算鳌拜真的有资格把自己的家称为“府”了,那他根本就不会挂匾额。这个知识点我是从朱家溍先生的《<红楼梦>作者对建筑物描写中的真事和假语》得来的:

至于府门挂匾,在清代是从来没有的。只有庙门上才有“敕造xx寺”的匾额。还有不属于“府”类型的官员宅第,门上可挂宅第主人科甲中式标志的匾额,如“乡魁”“会元”“进士第”“太史第”等等。

叶嘉莹先生曾经讲过,她的祖宅大门上,就悬挂“进士第”的匾,这正好可以和朱先生的讲法相映照。

清朝末年的时候,光绪钦定的《大清会典》基本沿用乾隆时期的规定。在制度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对于宅院的名称,一般亲王与郡王的住宅可以称王府;对于府内的建筑的名称,只有王府中的主要建筑可以称殿、寝。

不仅是名称,对于王府建筑规制,连门的数量、油漆彩画的形式以及门钉数量都有严格要求。超越规定要求营建住宅的,会受到严厉的处罚。比如,顺治四年,郑亲王济尔哈朗府在兴建新的王府时,因“主殿台基逾制,及擅用铜狮、铜龟、铜鹤”,受到严厉的处罚,不光罚银两,连官职都被罢除。

另外,影视剧中常见的门前石狮子,也不是什么人家都可以配备的。朱先生文章中也有相关论述:

第三回“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

朱:按这座大门的一部分是照清代亲王府第格局描写的,门前有一对石狮子,是最高格局的府,但这种类型门和狮子是不临街的,临街的是东西阿塞门。北京的郑王府、礼王府、定王府、大公主府等许多府第都是石狮子在阿塞门内,而没有石狮子临街的例子。

我们以北京非常著名的恭王府为例。恭王府曾经经历了三位主人,最早的主人是乾隆宠臣和珅,和珅的宅子再豪华,也不敢给自己家挂块牌子叫“和府”,而只能是“和第”。

《铁齿铜牙纪晓岚》里,不仅出现了“和府”,还有“纪府”,和珅没资格,纪晓岚更没有资格,当然这属于影视剧中常见的小错误,毕竟观众还是要通过道具知道故事发生的地点。

和珅倒台之后,这座宅院被送给了嘉庆皇帝的弟弟庆郡王永璘。内务府在永璘搬进去之前,特意按照郡王府的规制进行了改建。永璘因为私自给养母颖太妃过生日和去寿皇殿祭祖(当时他已经被勒令退出内廷)而被嘉庆皇帝严加申斥,“殊不安分,著传旨申饬,嗣后永璘惟当谨慎当差”,郁郁不安而去世。

也许是因为害怕,他的儿子绵愍承袭了庆郡王之后,却上奏说自己家里有不合制度的陈设。最终,嘉庆皇帝的回答是,这些都是和珅家原有的物件,所以不予追究——这当然是给弟弟面子,毕竟,这是他同父同母的兄弟。

而在恭亲王搬进庆郡王府后,内务府再次按照亲王的规制,对于这座王府进行了改建。

所以,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如果鳌拜真的要在他家门口挂一块匾,他究竟要怎么题写呢?

他可以写“鳌第”。

历史上鳌拜的家叫什么

如果不是新《鹿鼎记》中将鳌拜的家写成了“鳌府”,这个知识点还真容易忽略。这同时也引发了网友热议,鳌拜本姓瓜尔佳,鳌拜的家不叫鳌府,难道叫“瓜府”?

新版《鹿鼎记》中,“鳌府”引发网友热议

其实,鳌拜的家既不叫鳌府,也不叫瓜府,因为以鳌拜的级别,还不能用上“府”这个字。

那应该叫啥?

别急,这事还要从鳌拜的生平说起。

“满清第一勇士”成长记

许多人对鳌拜的印象来自金庸小说《鹿鼎记》,我们不能否认《鹿鼎记》的文学价值和艺术价值,但毕竟文学是文学,历史是历史,真实历史上的鳌拜,并非如小说中描绘的那样不堪。

陈小春版《鹿鼎记》截图,“满洲第一勇士”并非浪得虚名

鳌拜可谓是清朝的“开国元老”,军功显赫。虽然他生年至今不详,但总归是早于清朝入关的。

满族人上马为兵、下马为民,鳌拜也一样,他从小就受骑射训练。鳌拜的伯父费英东早年追随努尔哈赤起兵,是清朝的开国元勋之一,二哥卓布泰是清初军功卓著的战将。家庭环境的熏陶加之个人的努力,使他成为武艺高强、弓马娴熟之人。

鳌拜的伯父费英东画像

崇德元年(1636年)十二月,皇太极率军第二次出征朝鲜,鳌拜任职护卫,随侍皇太极左右。第二年,清军进攻牵制辽东的明军重要基地皮岛(今朝鲜椵岛),鳌拜第一个登岛。

明军自天启元年(1621年)占据皮岛,在这里开辟市镇,派驻重兵,与宁锦前线互为犄角,成为后金的心腹之患。

努尔哈赤在世时曾多次尝试进攻,却从未成功。皇太极也为此挖尽心思。阿济格奉命指挥攻取,在与将士商议后决定分两路进攻。崇德二年(1637年)四月八日夜,后金军一路排列巨舰,但其实是佯攻,用以吸引上万守岛明军,实际上,另一路在进行真正的作战:轻舟疾进,攻皮岛北侧。

阿济格问谁敢率军登岛,鳌拜主动请缨,与准塔向阿济格立下军令状,誓死攻克皮岛。鳌拜和准塔本打算偷袭登岛,但还是被明军发现,遭到炮矢攻击,冲击几次都没能登陆。就在这时,鳌拜忽然亲自操舟射箭,到岸边后一跃而上,吸引了主要炮火,准塔则率其他部队登陆,举火引导后面的后金军。鳌拜因此成为登上皮岛的后金第一人。

明、后金对峙局势。皮岛在鸭绿江入海口东南位置

皇太极听闻登岛成功,撰文告祭努尔哈赤,以慰在天之灵。鳌拜论首功,膺重赏,由牛录章京超擢为三等梅勒章京,赐予“巴图鲁”称号(勇号,意为英雄、勇士),又擢镶黄旗护军统领。

皮岛一役,奠定了鳌拜在清初军人序列中的地位,但鳌拜的战功,还远不止于此。

松锦之战,是关系到明与后金存亡之战。崇德六年(1641年)六月,鳌拜随郑亲王济尔哈朗围困锦州,明蓟辽总督洪承畴率13万大军支援,驻营松山西北,攻击后金营。明军锦州守将祖大寿也派兵出击,使得济尔哈朗指挥部队右翼失利,此时,指挥左翼的阿济格派兵援助,鳌拜则负责统领镶黄旗护军,此战明军失败。本可收兵的鳌拜没等军令部署,继续追击明军,使得明军最终失败。

几次胜仗下来,鳌拜由三等梅勒章京擢为一等梅勒章京。

松锦之战,明军基本赔光了家底

两场战役后,鳌拜不断受到拔擢,成为清初备受倚重的大臣。

清军入关后,鳌拜率军攻闯王、定北京、征湖广,为清朝征服中原立下战功。顺治三年(1646年),鳌拜出征四川张献忠大西军,在南充大破大西军军营,斩张献忠于阵前,因此以首功被顺治帝超升为二等公,授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皇帝禁卫军司令)。自此,鳌拜参议清廷大政。

描绘张献忠和大西军的绘画

顺治帝于顺治十八年正月初八驾崩,玄烨八岁即位。顺治帝有遗诏,由索尼、遏必隆、苏克萨哈、鳌拜四大臣辅政。索尼历事太祖、太宗、世祖三朝,多经历内外大事,老谋深算,但架不住年老多病;遏必隆生性庸懦,遇事没有主见;苏克萨哈和鳌拜本是姻亲,但因曾是摄政王多尔衮旧属,为其他辅政大臣所恶。因此,鳌拜虽在四辅政大臣中地位最低,却得以擅权。他结党营私,网罗羽翼,凡触犯他的人基本都被置于死地:先后杀死户部尚书苏纳海、直隶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等政敌,甚至还用言词诬陷赐死了同为辅政大臣的苏克萨哈。

电视剧《康熙王朝》截图,四大臣觐见年幼的康熙帝

康熙帝亲政后,鳌拜与家中在朝为官的亲戚穆里玛,塞木特,纳莫以及大学士、内大臣班布尔善,吏部尚书阿思哈等人串通一气把持朝政,甚至不把年轻的皇帝放在眼里,常在皇帝面前高声质问,呵斥其他大臣。康熙帝深感鳌拜“欺朕专权,肆意妄为”,但他也知道,明降谕旨只会打草惊蛇,甚至多生事端,于是准备欲擒故纵。康熙六年,先是命鳌拜二等功外加赐一等功,第二年又加太师。

一日,鳌拜佯装生病,要康熙帝看望,皇帝到了他的榻前,御前侍卫见鳌拜脸色有变,急忙掀开床铺,发现一把利刃,康熙帝则神色不变笑着说:“刀不离身乃满洲故俗,不足异。”随后立即回宫,准备捉拿鳌拜。

鳌拜也不是软柿子,捉拿他谈何容易。于是,皇帝选择身强力壮的小内监和一批王公子弟练习布库(摔跤),训练了一支亲信卫队。鳌拜奏事时,皇帝还在与小内监互搏,也不回避,鳌拜以为皇帝年幼,只是玩乐而已,没当回事。皇帝一方面仍继续练习布库,另一方面却与索额图等近臣密谋善后事宜。一切计划准备停当后,康熙八年(1669年)五月,鳌拜入宫时,这群小内监擒获鳌拜。康熙帝命议政王大臣等审讯鳌拜。大臣们审实后,宣布鳌拜30条罪状,应处以革职、立斩。

周星驰版电影《鹿鼎记》截图,擒拿鳌拜

据法国传教士白晋记载,当时鳌拜请求觐见康熙,让康熙看他为救康熙祖父皇太极而留下的伤疤。结果,累累伤痕和对上两代皇帝的功绩,终于使他保住了性命。康熙也确实念及鳌拜资深年久,屡立战功,且无篡弑之迹,遂对他宽大处理,免死禁锢。其党羽或死或革。不久,鳌拜在禁所死去。

在电影版《鹿鼎记》中,鳌拜被刻画成一个胡须鬓耳、凶神恶煞、杀人如麻的奸臣形象,加之老戏骨徐锦江的演绎,鳌拜成了威风凛凛、目露凶光、霸气十足的人。

周星驰版电影《鹿鼎记》截图,徐锦江饰演的鳌拜,是鳌拜的经典影视形象

黄晓明主演的剧版《鹿鼎记》中,鳌拜还是徐锦江饰演。韦小宝被假太后扔进牢里和鳌拜在一起,发起狂来的鳌拜也把观众吓得不轻。

2008年版电视剧《鹿鼎记》中鳌拜(徐锦江饰)发狂

在电视剧《康熙王朝》中,鳌拜同时被康熙帝和班布尔善利用,班布尔善利用鳌拜专权谋反自己坐收渔人之利,康熙则利用鳌拜除去其他的辅政大臣,鳌拜俨然成了朝堂上的一颗棋子,最终也被皇帝“将了军”。

电视剧《康熙王朝》截图,擒拿鳌拜

抛开艺术作品不谈,一个最真实的鳌拜,既不是忠臣,也不是奸臣,他应该是权臣。

这在《康熙王朝》里得到了一定的反映:班布尔善煽动鳌拜谋反,鳌拜却坚决拒绝,即便大家伙都劝他废帝,但他还是在掌心写了一个字——“隐”。

电视剧《康熙王朝》截图,面对煽动与蛊惑,鳌拜坚持“不做罪人”

大清立国时,他战功赫赫,立下汗马功劳;位极人臣时,他嚣张跋扈,终归咎由自取。

鳌府如果不对,应该怎么称呼?

我们了解了鳌拜的一生,现在回到最初的问题:鳌拜的住所究竟该怎么称呼?

我们熟悉的古代官员人家,一般都以姓氏冠名府邸,姓李就叫李府,姓孙就叫孙府,抛开“府”能不能用在普通官员的家中不谈,汉人执政的王朝倒是好办,因为汉人多是单字姓氏,可对于清朝来说,就不同了。

在中国古代,“府”的概念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官吏办理公务的所在,相当于各级政权机关;

(二)高官和贵族的私人宅邸,如恭亲王府,醇亲王府;

(三)古代区域行政级别规划,处于省和县之间。

作为居住功能的“府”,最早见于《周礼·天官大宰》中:“百官所居曰府”。不过,随着后世社会等级制度的发展完善,真正能够称得上“府”的,仅以世袭藩王和王公侯爵为主。到了明中期,国家对建筑规制的界定更为森严,是否有资格把住宅称为“府”,有了更明确的等级划分。据《明史·舆服志》记载:

“藩王称府,官员称宅,庶人称家。”

《明史》还对不同等级的房屋有着不同的规制要求,超过规制也是不被许可的。

位于湖北钟祥的明兴王府。嘉靖帝朱厚熜在此出生,并在正德十六年(1521年)入继大统前一直生活在这里

清朝基本沿袭明制,府成为皇族王公贝勒的私家宅邸,具体来说,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公主、镇国公与辅国公的家可以叫“府”,一般的臣公住处,都不能以府相称,权盛如和珅,家里也只能叫“第”——乾隆四十一年,和珅修建豪华宅邸,时称“和第”,即便和珅姓钮祜禄,人们也叫他家为“和第”,因为清朝满人称名不称姓,这是受元的影响,在清代大臣吴振棫所著史料笔记《养吉斋丛录》中有明确记载:“凡公私文牍,称名不举姓,人皆以其名之第一字称之,著姓然。其命名或用满语,或用汉文;用汉文,将用二字,不准用三字,以其与满语混也。”

所以说,人们口头上把和珅的宅子叫作“和第”也算合理,但要注意,这仅限于口头称呼上,正式的官文不能这样写。比如在《清史稿》中,提及满族大臣的宅第都是使用全名的,如“傅恒第所赐甚多”。

银安殿,恭王府正殿,恭王府曾是和珅宅第

此外,不是所有的宅邸都要冠以姓氏,爵位、封号也可以用来命名。清朝王公的宅邸,大多遵循这个原则,特别是至今依然知名的,如恭王府、醇亲王府,再如和敬公主府(清乾隆皇帝第三女固伦和敬公主下嫁后的赐第)、雍亲王府(康熙帝赐予四子胤禛,即后来的雍和宫)等等。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用姓氏冠名的宅邸。在合肥淮河路步行街上,有一座占地3500平方米的古建筑,门口挂着一块牌匾,写着“李府”,这是李鸿章故居。同治年间,李鸿章和兄弟在合肥广置房产,时称“李府半条街”。

实际上,李鸿章在世时,并没有把自己的家称作“李府”,他深知“府”不是自己能用的,往大了说,这是要杀头的。因此,李鸿章故居大门上“李府”的出现,八成是后人没考虑过当时的政策。

李鸿章故居,就位于合肥最繁华的地方——淮河路步行街

因此,“鳌府”绝对不会出现在鳌拜的家门上。他在世时,虽然位高权重,居功厥伟,受封“二等公”,但这毕竟是个功臣爵位,不是宗室爵位,不能用“府”。

当然,受历史资料的限制,目前还没有查清历史上鳌拜的家门口到底挂的什么匾额,这也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

也许鳌拜飞扬跋扈,私下把自己家叫“鳌府”却不敢挂匾,或像和珅的“和第”那样,被老百姓成为“鳌第”,抑或是真的挂了块牌匾,如“傅恒第”一样,叫作“鳌拜第”。

其实,影视作品毕竟是影视作品,在现实基础之上,有一些艺术加工可以理解。如果我们真的严肃追究每部历史剧的细枝末节,恐怕没有一部历史剧能经得住考验,因为任何历史记载都不会包含所有的史实细节,只要在合理区间内,艺术加工未尝不可,关键是要符合大众审美。

责任编辑:乔娇 TT0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