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电影 电视 爆料 搞笑 美图

《鹿鼎记》张一山救茅十八 张一山版《鹿鼎记》到底有多差?

2020-11-18 10:48:15
A+ A-

《鹿鼎记》张一山救茅十八

张一山版的《鹿鼎记》在没有太多宣传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开播了,很多人之前都称赞张一山是新生代演员中的实力派,他之前演的几部电视剧也的的确确担得起这个评价,原以为这一版的《鹿鼎记》会是一部低调的好剧,可是看了第一、二集不由得想起了李成儒老师的那句“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张一山似乎刻意的往机灵狡黠这路子演,有点用力过猛,感觉有些浮夸。这一版的韦小宝似乎不像是烟花之地生长出来的小痞子反而有点像初出江湖的小偷匪类。

配音也有一些让人出戏,太过于刻意迎合太监模样反而不显真实。《鹿鼎记》的影视剧拍摄一般剧情都会偏向喜剧,但动作表情都太过刻意,倒有些像是欢乐喜剧人那种魔改剧情的小品。一些刻意制造的笑点真的不会让人感觉好笑,反而会让人感觉尴尬。

不知道导演和编剧为什么要把剧情改编的这么赶,一开始韦小宝一段表情夸张的说书后茅十八就出场了,还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韦小宝就进宫了,这对韦小宝的刻画也太少了。一集跳了很多东西。为店小二抱不平的细节没了,这让少年时期韦小宝的形象失色不少?后来海大富抓走了韦小宝茅十八,小说从这里韦小宝开始反客为主,茅十八也要退场了。小宝弄瞎海大富,杀死真的小桂子,反应机敏,残忍狡诈,海公公后来明知小宝李代桃僵,却又行若无事,气氛悬疑而紧张。

但张一山版怎么处理呢?误杀死小桂子的变成了海公公自己,他自己让韦小宝变成新的小桂子,光明正大指示他做各项事情,韦小宝那种为了生存不断逢迎伪饰的一面全都没掉了,而且对的各项指令,也丝毫不觉得奇怪?这还是那个随机应变的韦小宝吗?这时候的韦小宝,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任人摆布却惘然不觉。鳌拜出场,完全没有久经沙场、三朝元老、一代权臣的气场,反而还会被小桂子胡说八道几句就破功,甚至变得说话哆嗦,眼神闪烁。

看看原著鹿鼎记的前三章,以明史案开篇,借文士和小孩父子的问答,说出了“鹿”和“鼎”两个字的含义,后面以盐枭、官府、天地会与茅十八的闹剧拉开帷幕,引出了了吴三桂、沐王府、天地会等各派势力,韦小宝这时还是一个小孩穿插在里头,为母亲抱不平,对盐枭耍阴招,刻薄嘴贱,然后施计假哭,撒石灰粉救茅十八,和茅十八闹些小矛盾,又打肿脸充胖子,明明贪财怕死,却喜欢把义气恩仇挂在嘴边,却在旁人面前表演不着痕迹,几段篇幅描写下来,一个狡猾市井又不失亮色的小混混描绘得活灵活现。

张一山版《鹿鼎记》到底有多差?

最受争议的是剧中演员们的表演。张一山版的韦小宝,被很多网友评价“非常浮夸,用力过猛”,“不像是韦小宝,倒像是孙悟空”。

表现活泼是靠瞪眼睛、拔高声线以及大幅度的肢体动作,表现机灵是靠丰富的面部表情。因为太过夸张,不少网友评价这部剧像舞台剧、小品。还有网友表示,看完这部剧内心只有一个问题,韦小宝真的会受女生欢迎吗?

不止张一山,剧中所有演员都走“浮夸流”,比如田雨饰演的海公公,其造型和表演颇有些故弄玄虚。

唐艺昕饰演的建宁公主也有些无厘头,在被韦小宝说中心事后,竟在地上连续打滚并大喊“你滚”。

索额图和韦小宝查抄鳌拜府,两人义结金兰,整个过程索额图一直在挤眉弄眼。

不过,这些锅并不能都让演员背。几集看下来,与其说新版《鹿鼎记》是一部古装武侠剧,不如说它是一部古装情景喜剧。

首先是剧情的简单化,新版《鹿鼎记》在一集内就讲完了韦小宝遇见茅十八、被海公公带到宫中、海公公双目失明、韦小宝顶替小桂子留在宫中等剧情。节奏非常之快,导致很多情节和人物背景都是一笔带过,没有太多细节,不熟悉《鹿鼎记》的观众可能会看得一头雾水。

剧中的人设也都非常符号化,海公公原本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角色,他老谋神算、心思缜密,一直暗中追寻董鄂妃之死的谜团,并暗练对付化骨绵掌的功夫,他与太后的交锋本来是一大亮点。但在新版《鹿鼎记》中,海公公与太后打架却有点像小孩子打架,“跟闹着玩儿似”的。最后,海公公竟然是被韦小宝一番话给“捋死了”。

还有很多桥段也颇为儿戏,比如韦小宝和茅十八认识还不到五分钟,茅十八就将其称为“我兄弟”。

海公公喝药被毒瞎,情急之下打了小桂子,小桂子便因此撞到桌子上撞死了。

鳌拜因为苏克萨哈处处与他作对,“他的奏折大逆不道”,便要求康熙将其凌迟处死。

这版《鹿鼎记》在制作上也不太考究,韦小宝母亲韦春花穿一身雪纺材质的衣服,鳌拜家门口挂着“鳌府”的门匾……

近日,张一山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这版《鹿鼎记》画风已经往卡通和搞笑上走了,可能表演方式会有些变化,有时会写意一点,不会那么落地,这都是创作手法,人和事肯定是尊重原著的。希望能给观众带来一些新鲜的东西,让观众爱看。同时他也表示:“千万不要把我当特好的演员,因为我也有演不好的时候。”

其实,以新版《鹿鼎记》的制作班底,本不应该出现当下的差评,其导演马进曾执导《营盘镇警事》《幸福来敲门》,编剧申捷是《鸡毛飞上天》《白鹿原》的编剧。

但这部剧恰恰是先在编剧和导演这一环出现了偏差,才逐渐变成了“四不像”。经典可以解构,但前提是要尊重原著。《鹿鼎记》也能变成情景喜剧,但并不等于抛弃逻辑和智商。电视剧的风格可以简单夸张,但也要让观众相信这个故事。

新版《鹿鼎记》的翻车,不仅说明了武侠小说改编并不简单,也侧面证明了演韦小宝尤其难。观察以往的版本,从陈小春、周星驰、梁朝伟到张卫健,他们都各有特色,但近年来的黄晓明、韩栋却遭受质疑。

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韦小宝是一个变色龙似的人物,他圆滑机灵,善于和各类人打交道,他并非是个完全正面的角色,作为一个市井小流氓,他大多数的行动并不值得赞扬,他有7个老婆这件事在今天也不值得被宣扬。但他身上仍有自己的闪光点,比如重情重义。

对于演员来说,这样的角色并不简单,太刻意就显得做作,不够投入又显得木讷。而能演好韦小宝,其重点并不在于演出他的痞气,而是演出他的闪光点,演出他的讨喜之处。

责任编辑:于浩淙 Hzx017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